穿越后,我和崇祯称兄道弟 8.2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历史 架空历史
作者: 花公公 主角: 胡云卿 崇祯
117.41万字 0.1万次阅读 2.8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575章 少族长杨昭 2024-02-28 20:44:05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117.41
    累计字数
  • 83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575章
简介

魂穿大明,误把崇祯当做表弟。 从此带着表弟一边赚钱,一边强国。 有个叫晋商、晋党的跟我们抢生意? 我们就假冒晋商,卖巴豆喂马,卖空包弹打炮,离间建奴,杀了他们,兵不血刃。 有个叫李自成起兵造反,把我们货物抢了? 呵呵,看老哥两个大逼斗抽得他找不到北。 老弟别怕,有老哥在,保证你吃香喝辣,回头和我一起逃往海外,找个世外桃源当土皇帝。

第1章 穿越大明

崇祯元年。

腊月初。

寒风凛冽,京城官民早冷得足不出户,城外更是人迹罕见,只有官道上一小茶馆还升起缕缕炊烟。

“哎,天灾人祸不宁日,要跑路咯。”

少年一边咒骂,一边铲霜放入锅炉中。

他看上去十六七岁,模样俊秀,气质出尘,

哪怕裹着厚厚的冬衣,依旧俊朗飘逸。

他叫胡云卿,是一名现代穿越者,穿来大明已经快两年了。

现在么,他父亲死后,就成这家茶馆的老板了。

茶馆内除他就只有一条大黄狗相伴,天没亮就跑出去了,也不知还回不回得来。

这天气,连人出门都可能被冻死街头,何况是狗?

也得亏了胡云卿前世,小时候就跟着爷爷学了几年老中医,爷爷死后长大了又随父母外出读书,休假了就去帮父亲给人做装修的活计。

大学读了设计师这种不好不坏的专业,所以这一年多来,靠着前世的知识和那点微薄的医术,为附近十里八乡的乡亲们治病,修棚,钉个牛马蹄啥的,小日子也得过且过,攒了点小钱。

但是,胡云卿的心里,却始终忧虑。

因为,算算日子,再过不了几天崇祯就要自断臂膀,开始杀人了。

杀的不是别人,正是魏忠贤。

没了魏忠贤压着,崇祯就陷入内被东林党文臣愚弄,外被建奴袭扰。

随后十六年里,瘟疫爆发,干旱频频,民不聊生,国家羸弱,四处起义,最后更是让建奴入关,嘉定三屠,扬州十日!

大汉民族,即将迎来最为悲惨的黑暗时代。

往后屈辱三百年里,又被西方列强瓜分国土,肆意凌辱!

胡云卿作为穿越者,自然也有过一腔热血想报国改变这一切,奈何原身从未读书,身子骨也孱弱,唯一的出路就是入东厂做宦官。

可就算他愿意为国而放弃做一个男人,但崇祯当朝第一件事就是拔出阉党。

所以崇祯要自作孽,他也只能无奈摇头。

既然改变不了,胡云卿也只好躲远一点,等开春过后,他就准备南下,然后伺机逃亡海外,离开大明。

却不曾想,前几日有商旅给他带信。

是原身的表弟李年所寄,称在外赚了大钱,准备在除夕前回来接他这个哥哥去过年,让他做好准备。

按照书信中预计的日子,估摸在这两天就该到家了。

想起原身打小就跟他表弟李年的铁关系,再想到对方发财了还想着自己的举动,胡云卿决定,无论如何都要说服对方和自己一起去海外另谋他路。

毕竟那是自己在这个世上的唯一亲人,他不忍心对方留在这行将朽木的大明等死。

潭峪岭,德陵,明思宗,朱由校墓。

一身便衣的崇祯帝朱由检祭拜完后,带两人和一众侍卫正从德陵下山。

走到山脚后,他看向白雪皑皑的德陵,又望向跟在最后的中年太监,长叹一声。

“皇兄临终前,曾拉着朕的手,让朕日后勤政并善待忠贤。”

“朕一直谨记,才特让你守陵,远离朝堂不让他们攻击你,但满潮文物恨你不死,数汝罪十则!”

“如今,我大明内忧外患,朕为了安抚群臣,你说朕当把你如何?”

崇祯一番话,吓得后面的中年太监匍匐跪地,泣声痛哭:“为了给陛下安抚群臣,奴婢甘愿赴死!”

崇祯没有接话,他望着这个中年太监,在思量。

三月前,他从兄长手中接掌皇位,一直想中兴大明。

登基以来,可谓是兢兢业业,殚精竭虑。

无论是自律还是生活,他都效仿先贤,节衣缩食,勤恳政务。

可结果是,登基三月以来,朝内党争不断,京城大凛!

都说瑞雪兆丰年,可这光降霜不下雪算怎么回事?

这一路行来见到冻死猪狗不知几何。

如今的崇祯,执政三月已见白发,再没有即位之初的雄心壮志。

有的只是负重前行,举步艰难。

又一阵刺骨寒风吹来,打断崇祯思绪,吹透了衣袍,令他不自禁的哆嗦了一下。

王承恩见状,马上劝道:“皇爷,天冷,您的龙体要紧,还是早些回宫吧!”

“这该死的大凛,不知又要冻死多少朕的子民……唉!”

崇祯无奈地摇头,情绪沮丧。

为防行刺,从另一条路回京途中,他坐在马车里,见沿路上荒废的田地,一座座死寂的村庄。

崇祯内心忧虑,又浓重了几分。

车队又行驶了十数里。

忽然。

远处一片山坳中,徐徐升起的白烟,令他一愣。

“停下!”

“皇爷,怎么了?”

崇祯下车指着远处山坳:“那些是做饭的炊烟?”

凛冬大霜,就算是城内百姓连烧饭的柴火都难拾得,这山坳里更冷,怎会有这么多的炊烟升起。

实在是有些古怪。

“皇爷,那是炊烟。”王承恩也皱起眉头。

“承恩……算了,忠贤你也一起跟朕去看看,其他人原地搭棚待命。”

随着崇祯一声令下,他带着先前跪拜的中年太监魏忠贤和年轻些的太监王承恩一起朝炊烟方向走去。

一行三人走得近了,果然就看见在那山坳下方,一座二十来户的村落中,每家每户都有炊烟飘着,这更令崇祯惊讶了。

然而更令他惊讶的是,一个十来岁的男娃,手捧一个砂锅就从村头的屋子小跑了出来,嘴巴里一直在哼着曲调。

“天寒地冻烧锅炉,埋管铺砖做地暖,做了地暖,好过冬!”

烧锅炉?

地暖?

崇祯一愣。

魏忠贤眼尖的上前一步,拦住小娃,笑道:“娃子,你说什么烧锅炉?”

小娃看了他们一行人一眼,笑呵呵指着他家门口的一大口铜锅,乐道:“就是我家门口的那只锅炉啊,云卿哥说了,只要一直铲霜进去烧,起来的热气、热水顺着管子流进入家里,家里就暖和得跟过夏天一样!”

崇祯大吃一惊,几乎不敢置信的走近那口大锅炉。

近了才发现,在锅炉靠近茅屋那面,一根根铁管从中伸出直埋地里,稍微靠近,就能够感觉到一股炙热的暖意。

小娃见崇祯一脸惊奇的模样,又得意道:“这不算啥,我云卿本事多着呢,他会治瘟疫,治好了我们村!还教我们种土豆,种玉米,全村吃了几个月都没吃完,你说我云卿哥厉害不?”

小娃嘚瑟个不停。

崇祯心中却惊涛骇浪。

会治瘟疫?

让村民种土豆,种玉米,全村吃了几个月?

天下间竟有这样的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