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镖局 8.9
131.59万字 0.3万次阅读 10.8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六百三十章:锁龙阵 2024-05-25 21:40:04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210.94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634章
简介

一趟阴镖,可使人平步青云,富甲一方;也可让人家破人亡,横死街头。 我当阴阳镖师这些年,我见过找南洋蛊师下情蛊的,结果两人成了亡命鸳鸯。也见过请邪神老爷护身,想要在赌场大浪淘金却死在乱刀之下的。还见过想要窃取他人气运,结果自己变的又痴又傻捡起了垃圾的。 我麻木于世间,牢记一句话。 “鬼不会变成人,但人随时可能变成鬼。”

第一章:阴阳镖局

黄泉路,鬼门关。百祟缠,万鬼拦。阳间的东西想要到阴间,可不只是一烧了之那么简单。有些时候,甚至得让人亲自下去送。

我叫张隐,是个阴阳镖师,一个鲜为人知的职业。

“押阴送财,护安定乱。阴阳风水,替人消灾。”

一趟阴镖,可使人平步青云,富甲一方;也可让人家破人亡,横死街头。

我当阴阳镖师这些年,我见过找南洋蛊师下情蛊的,结果两人成了亡命鸳鸯。也见过请邪神老爷护身,想要在赌场大浪淘金却死在乱刀之下的。还见过想要窃取他人气运,结果自己变的又痴又傻捡起了垃圾的。

我麻木于世间,牢记一句话。

“鬼不会变成人,但人随时可能变成鬼。”

我出生在阴阳镖局之中,祖上十三代都是阴阳镖师,到了我爷爷这一辈的时候,更是把阴阳镖局开到巅峰,走镖三百未失镖。全国各地的大人物都求着我爷爷出阴镖。

只因这阴镖当中有许多镖术可以福泽后代,使人扶摇直上,可一旦失手,雇主会家破人亡,镖师也会遭受极大的反噬。

因此爷爷出镖也很讲究命数,没有把握绝不冒险。

而我生于壬午年癸卯月庚申日癸丑时,八字半阴半阳,出生好几天我的眼睛是一黑一白的纯色。

这黑白异瞳在奇门中又叫“烛龙目”,相传能够窥探阴阳,看透鬼神,是阴阳行当里的最令人羡慕的天赋。

但有得必有失,因为早早就能窥探阴阳,我天生易沾染邪煞,刑克六亲,注定一生困难险阻。

果然,就在我三岁的时候,父母南下押镖失了镖,是他们第一次失镖,也是最后一次,下落不明,生死未卜。

爷爷知道派人找了好久,但一无所获。

自那事之后,爷爷就变得沉默寡言,出镖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而且时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都是我张家的命啊,躲不掉,终究躲不掉。”

至于什么命,什么躲不掉,爷爷并没有说。

为了我张家后继有人,爷爷十分疼爱地照顾着我,几乎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掉了。

而且决不允许我离开他半步,更不能去任何偏僻的地方,以为用这种方式就能保护好我。

可就在我十二岁生日的时候,屋外电闪雷鸣,风怒雨啸,十分的压抑。

原本在家准备吹蜡烛的我突然浑身抽搐,倒在了地上,整个人很快就要不行了。

与此同时,房门被轰的一声刮开,猛烈的雨水顿时灌了进来。

一道诡异尖锐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嘿嘿,一纪了,你张家的小儿我们该收走了。”

我倒在地上,只觉得五脏六腑剧痛无比,似乎有什么东西要从我身体里抽离一样。

“嘭!”坐在我对面的爷爷突然暴怒,猛地拍在了桌子上。

随后把他出镖时经常用的刀一把抽了出来,啪的一声斜扎在了桌子上。

“老子这把刀斩的邪祟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了,你们哪个不怕死的,进来试试。”

“姓张的,我们就不信你能一直待在他身边,欠下的总是要还得,只要你一下看不住,你这小孙子就……呵呵哈哈哈哈。”那诡异的声音再次传来。

爷爷没有说话,而是坐在原地抽烟,一夜过去,次日太阳初升外面的东西才散去,我也逐渐清醒了不少。

爷爷抽着烟,头发花白了大半。

我想跟爷爷说话,但爷爷却直接站起身,背起了平时的布包说道:“跟我走。”

我跟着爷爷,走了半天的山路,最终到达了一个山谷之内。

到了这里才发现,这山谷之上错综复杂着好几十条铁索,而铁索间,是一个个的棺材。

有红有黑,有石棺有木棺,甚至还有金属棺椁,看样子年头就不短了。

爷爷递给了我十几根蜡烛,告诉我在每个棺椁下面点燃。

我虽然不解,但也不敢忤逆,便立刻照做。

很快,十几根蜡烛的火焰就在这片空地上摇曳了起来。

爷爷拉着我扑通一下就跪了下来,朝着这空地上喊道:“诸位也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其余我就不多说了。谁若是能保我小孙子三十岁前平安,我将用我半辈子的功力解开其身上的枷锁。”

爷爷说完,就拉着我磕头。

几个头磕下,数道阴风刮来将这十几根蜡烛几乎尽数吹灭,但却有两根依旧在原地摇曳,甚至有了越燃越旺的迹象。

见此一幕,爷爷出现了久违的笑容。

让我面朝山谷外跪着,没有他的命令不许回头。

整整一夜,山谷内传出了轰隆隆的巨响,声响十分恐怖。

次日一早,爷爷脸色煞白地从山谷中走了出来,递给了我两件东西。

一把漆黑的剑和一只绣花盖头,那漆黑的剑上有着一环一环青色的锈迹,而那绣花盖头却有着一股特殊的异香。

爷爷再三叮嘱我,这两件东西切不可离身太远。

当时我也不懂,可直到入行多年,我才知道这短剑上的青锈不是一般的尸血铜锈。

而是大忠大义之士含冤报愤自刎而亡,不肯轮回为安,其忠心义胆沉冤屈枉,就是连阎王殿中的判官也无法辩驳。

此青锈凶煞狠绝程度,连一般的神佛也得退避三分。

李贺诗中的“恨血千年土中碧”说的便是这青锈。

而那盖头上的香味也不是一般的味道,奇门唤作“嫦娥恨”,也叫望门丧,是指大婚之日的新娘,吉日自尽,喜服出丧,燕尔横死,囍煞冲天。

一口心尖血喷在了喜帕上,怨念千年不散,才有了这淡淡的女儿红清香。

也是后来才明白这他们叫做魂役,是阴阳镖师都有供养的。

我接了那短剑,便成了那侠士的新主,必要仁义当先。

而取了那盖头,也与那女子结了情缘,我绝不可负他。

我也是后来才知道,它们叫做魂役,是阴阳镖师都会供养的,主要职能就是处理一些镖师处理不了的阴间事。

此后每逢初一十五,清明中元,我便给它二人供奉烧香。

没多久我就见到了那位侠士,他一席黑衣,名叫墨方。可许多年我都没见过那个女子,甚至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

有了墨方的保护,他对我是一片赤胆忠心,绝不允许任何人伤害我。

记得有一次,邻村一个老头抓住了我,说我偷了他家的鸡,平白无故地打了我一顿,甚至打破了我的头,流了不少的血。

那天,是我第一次见墨方发怒,他身上阴气滚滚而起,朝着邻村飘去。

我知道那老头完蛋了。

第二天打开大门,门口跪着一排的人,都是那老头的亲人。

「兄弟们,新书启航。一本接地气的民间灵异故事集,故事背景偏现实,全员低武,没有单方面爆杀,一个以阴阳之术见长的奇门江湖。我会写一些灵异事件的处置方法和真实事件,还有一些关于江湖的黑话类,兄弟们帮忙投投票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