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师娘是大凶之物 8.8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奇闻异事 奇门秘术
作者: 赤色 主角: 陆明 小白
97.06万字 11万次阅读 64.2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459章 脑子全长在胸口上去了 2024-04-21 21:08:04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97.06
    累计字数
  • 208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459章
简介

我从小克死双亲,命犯孤煞,师父说我天生九阳体质,想要活下去,必须跟命属极阴的女人同房。 直到那年,师父娶了个妖娆妩媚的女人,在婚宴上,我用一杯毒酒,毒死了师父,占据貌美如花的师娘,但我没想到这个师娘,并不是人......

作品荣誉
第1章 九阳体质

“陆明,我是你师娘,我们这么做不合适......”

“你.....!”

师娘疼的娇躯微颤,如白藕般的双臂紧紧搂住我,泪眼婆娑的朝我哀求,直到最后她身子猛的一颤,双眼翻白,倒在我的怀里昏睡了过去。

我沉着脸,“师娘,对不住了,是师傅让我来的。”

我的师傅张撇子现在就在门外偷听,按照他的性子,听着师娘的凄惨的嚎叫声,肯定会很兴奋。

我知道这样做不合适,但我更知道如果不这样做的话,我跟师娘就都活不了了......

我叫陆明,天生的祸害。

我出生的时候我妈难产死了,算命的说我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祸害!

等我满十岁的时候,我爷爷跟奶奶一起在后山的歪脖子树上吊死了,等发现的时候尸体都被山里野狼吃了半截。

后山是以前的乱葬岗,阴气很重,爷爷奶奶年纪大了身子骨受不住,从来不会去这种地方。

我总感觉爷爷奶奶是被人害的,我半夜悄悄跟我爸说,他刚听完就愤怒的扇了我一巴掌,让我闷着嘴别乱说,我顶着红通通脸蛋,目光幽怨的看着他,心底更加确定爷爷奶奶是被人害的。

我爷爷奶奶脸上全是烂肉,皮肤层层脱落,完全看不出人的样子,只有那一双凸出的眼睛互相对视,看得人心底发寒。

草草安葬完老人后,我爸就像疯了一样,整天浑浑噩噩的以酒度日,经常喝醉了蹲在墙角抽泣。

我看的出来他有心事,但我不敢问,也不敢说,生怕他跟之前一样打我,只能任由他去。

没隔几天,我爸死了,酒精中毒死的。

我对于这个结果完全不相信,从我记事开始,我爸就是方圆几十里地的酒蒙子,外号酒坛子,喝不醉。

下葬前,家属要见最后一面,我趴在棺材边上,冲着他低语,我一定会查出是谁害了爷爷奶奶跟他的。

我爸似乎真的听见了,当场眼角就流出了一行血泪。

阴阳先生见了急忙把我推开,迅速盖上棺材,草草下葬。

就这样,我成了孤儿。

从那以后村里人对我处处针对,怂恿小孩欺负我,还故意把我家砸得乱糟糟的,想要逼我离开,但我离开了这里,去哪儿能活下去?

之后幸好有一个叫张撇子的老道士下山游历,听说了我的事想要收留我,村里的村民巴不得我这个煞星抓紧走,毫不留情的把我塞给了老道士。

临走时,还给老道士塞了五十块钱,让他以后不想要我了也别送回来,找个山沟扔了就行。

从此我成了老道士的徒弟。

我很感激张撇子,他给了我一个安稳的家,还教我各种道术,我并没有沉浸在好生活里,而是暗暗做着打算,等有能力了就去给爸妈爷爷奶奶报仇,但后面似乎是我想多了?

张撇子平日里看我的眼神,总是很奇怪,有羡慕,有贪婪,更有很多复杂的情绪,我当时没有多想,只要能安稳的过日子就行。

张撇子每隔一个月,就要我咬破舌尖或者指头,流很多血。

按他的意思来说,我天生九阳体,阳气本来就重,在娘胎里还吸收了同胎弟弟的阳气,导致阳气更加浓郁,要是不泄出来,我必死无疑。

我听话的照做,但有一次我偷偷看到张撇子把我的血喝了下去,还一脸享受的表情,我开始有点怕了,想不通他究竟在做什么?

隔了一段日子,张撇子从外面带回来四个漂亮的女人。

我很好奇张撇子带她们回来做什么,难不成是想要娶老婆?

但他快七十岁的身子,能吃得消么。

难不成师徒齐上阵?

她们衣衫褴褛被锁链捆绑着,关在山里黑黝黝的洞穴里,外面被几扇铁门锁死,张撇子从不准我进去。

我从小就每天早晚给她们送着饭食,好奇心时常驱使我朝里面偷看,但山窟里面黑黢黢,只能隐约看到一双双发亮的眼睛。

我也尝试过跟她们说话,但回应的只有一些嘈杂的虫鸣声。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了好几年后,张撇子破天荒的允许我进入到山窟里了。

但进去可不是为了看看那些女人这么简单......

张撇子说我长大了,身体里的阳气已经越来越多,其他方式已经不管用了。

要是不找人泄泄阳气,我会阳气过重而死。

听说了后,我心里很是郁闷,依旧不情愿去跟她们扯上关系。

张撇子抽了我几鞭子,嘴里骂骂咧咧,“老子这是为你好,你个不领情的玩意儿!”

我身上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无奈之下只能走进山窟。

山窟里面黑黢黢的,张撇子点燃了一盏烛灯挂在墙壁上,他人就站在门口等着,跟盯梢一样,余光时不时向我打量,这让我感到很奇怪。

我感受着周围传来轻微的呼吸声,腿脚不由微微发抖。

她们在暗无天日的山窟关了好几年,还能是人么……

可没想到的是那四个女人还活着,手脚依旧被铁链束缚着,身上的衣服已经破得不成样子,整个人全都暴露在空气当中。

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些女人居然没有一点变化,容貌依旧娇嫩,皮肤细腻光滑,整个山窟里都散着一股直冲脑海的香味儿。

昏暗的烛光下,她们显得更加的迷人。

中一其个女人拖着铁链起身,朝着我走了过来。

她长着一张瓜子脸,白玉般的脖颈细腻嫩滑,玉肤白中透着丝丝晕红,破烂的裙摆只能盖住部分地方,硕大的果实露出了大半,很是迷人。

她面无表情的看了我一眼,“第一次?”

我呆滞的点了点头。

“嗯......”

“我来吧。”

说着,她直接脱下了我的衣服,我有些害怕的抗拒,但余光注意到门口的张撇子,最终还是任由她摆布。

她的双腿在我身上来回缠绕,身上的芳香不断刺激着我的鼻腔,朝着我脖颈吐了几口热气,惹得心底更加的上火。

她叹息一声,凑在我耳边低声言语了句。

“搂着我......”

我从小阳气就重,对于各种阴气煞气很是敏感,这一次跟她们亲密接触,我能清晰感受到她们身上阴气不少,太奇怪了,正常人的身上有这么多阴气早死了吧。

一直回到家里我脑子里都一片空白。

直到下午到去给她们送饭的时候,才逐渐缓过神来,碍于心里的疙瘩,我不同以往,给她们多带了很多的肉。

……

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每个月都会被张撇子监督着进去一次。

没有拒绝的权利,要是不去的话我就会被他打,一些带着刺的藤条狠狠抽在我身上,一顿打下来,藤条上的刺都被我用皮磨光了,因为抵抗我后背上都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血痕。

直到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这个张撇子并不是什么好人。

我心里一直憋着仇恨,我从没忘过给爸妈爷爷奶奶报仇,在仇恨的刺激下我更加努力的向张撇子学道术,加上还算聪明,两三年他一身道术就被我就学了个七七八八。

原本以为可以开始报仇了,没想到直到有一天,张撇子让我去最后一次山窟。

我心里很好奇为什么这是最后一次?但还是点头答应了下来。

我到了山窟之后,第一次说话的那个女人迎了上来。

我记得她叫素玲,寡言少语,很少主动跟我说话。

但这一次她不同以往的主动开口了。

“这次过后,你就要死了。”

“嗯?”

我愣了一下,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意思。

素玲沉默了片刻,再次开口道:“你知道你张撇子为什么每个月都让你来一次吗?”

“知道,我有九阳体质,为了继续活下去,只能每个月泄一次阳气,不然会阳气过重而死。”

这是张撇子告诉我的原话,我也原模原样的说了出来。

我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她,很是不解为什么她要说我快死了。

素玲点了点头,眼里情绪很是复杂。

“你确实是为了活下去,但张撇子不一样。”

我眉头微微皱起,有些不解,直接开口问她哪里不一样了。

素玲微微叹了一口气,眼神浮出一丝怜悯,又有些别样的情绪。

我们相处了两年,其间发生过很多次关系,若隐若无间有一些情愫。

“张撇子是为了夺舍你,才以这种方式让你活到现在,等你身体里阳气汇聚起来后,他就该动手了。”

我整个人愣在了原地,下意识有些气愤。

没想到养我长大的张撇子,居然想要弄死我,原本我还以为他只是有一点精神类疾病,喜欢虐待人。

但很快我又恢复了一丝理智。

警惕的看向素玲,我迟疑道,“你怎么证明你说的是真的?”

对方也有可能是为了离间我跟张撇子的关系,想要害我,毕竟被关押在这里这么多年,没有恨意是不可能的。

素玲似乎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幕,表情没有丝毫变化。

“张撇子是不是从来没吃过鸭肉,葱姜......因为它们阴气很重,张撇子已经老了,加上身负重伤,阳气愈发稀薄,要是吃了会减短寿命,如果不相信的话,你可以买一点给他吃吃看。”

“他让你活下去,就是为了等你九阳体质的阳气汇聚到一定程度,就夺舍你的身体,重来一世。”

我瞪大双眼,一脸难以置信。

我后背止不住的发凉,整个人浑浑噩噩的。

我知道对方说的是真的,因为张撇子真的没吃过这些东西,之前他跟我说是因为忌口才不吃。

现在想起来是另有隐情。

素玲看我的模样,也很识趣的不在多说,她脱下衣服,扭着腰肢,伸出细手缓缓勾住我的脖颈。

“来吧,最后一次,以后怎么样就看缘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