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止离婚!陆少夜夜跪地轻哄 8.9
连载中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总裁豪门
作者: 风羽轻轻 主角: 陆泽 乔熏
91.43万字 172.4万次阅读 757.6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342章 此去经年,久别重逢1 2024-04-21 22:51:04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3
    作品总数
  • 347.06
    累计字数
  • 791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342章
简介

结婚三年,他对她弃如敝履,却待白月光如珍似宝。他冷落她、苛待她,他们的婚姻犹如牢笼。 乔熏全部忍耐,因为她深爱陆泽! 直到那晚大雨滂沱,他抛下怀孕的她飞往国外陪伴白月光,而乔熏遭遇意外,却只能爬着出去叫救护车…… 她终于释然:有些人的心永远捂不热。 乔熏写下一纸离婚协议,悄然离开。 …… 两年后乔熏归来,身边追求者无数。 她的渣前夫却将她按在门板上,步步紧逼:“陆太太,我还没有签字!你休想跟别人好!” 乔熏笑颜淡淡:“陆先生,我们之间再无关系!” 男人眼眶微红,颤着声音说出结婚时的誓言:“陆泽乔熏这辈子不离不弃,禁止离婚!” (关键词:乔熏+陆泽)

作品荣誉
第1章 没有爱的婚姻,犹如笼牢

乔熏不知道,是不是出轨的男人,都有两部手机。

陆泽洗澡的时候,他的情人发来一张自拍。

那是个很年轻的女孩儿,长相清秀,却穿着与年龄不符的贵气衣裳,所以显得有些局促。

【陆先生,谢谢您的生日礼物。】

乔熏看了很久,直到眼睛泛酸。她一直知道陆泽身边有个人,只是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女孩子,心痛之外她也惊讶丈夫的喜好。

她想,真是抱歉,看见了陆泽的秘密。

背后传来浴室门拉开的声音。

片刻,陆泽带着一身水气出来,雪白浴衣包裹着壁垒分明的腹肌和结实的胸膛,英挺性感。

“还要看多久?”

他抽掉乔熏手里手机,睨她一眼,便开始穿衣服。

他的神情间,没有一丝被妻子戳穿的窘迫。乔熏清楚,他的底气来源于经济,因为乔熏是被他养在家里的,即使婚前她也曾是国内知名小提琴手。

乔熏没跟他计较那张照片,她也计较不起。

看出他要出门,她连忙开口:“陆泽,我有话想跟你说。”

男人慢条斯理地扣好皮带,看向妻子,大概是想起方才她在床上逆来顺受的柔弱姿态,不禁哼笑:“又想要了?”

但这亲昵,也不过是狎玩。

他从未将这个妻子放在心上,只是因为一场意外,不得不娶罢了。

陆泽收回目光,拿起床头柜上一块百达翡丽男表戴到手腕上,语气浅淡:“我还有五分钟时间,司机在楼下等着了。”

乔熏猜到他去哪,眼神一暗:“陆泽,我想出去工作。”

出去工作?

陆泽扣好表带侧身看她,看了半晌,从衣袋里掏出支票薄写下一组数字,撕下来递给她:“在家里当全职太太不好吗?工作不适合你。”

说完,他就要走。

乔熏追过去,姿态放得很低:“我不怕辛苦!我想出去工作……我会拉小提琴……”

男人没有耐心听下去。

在他心里,乔熏就像是一株依附人的柔弱菟丝花,让人养习惯了,根本不适合抛头露面更吃不了苦。

陆泽抬手看了下表:“时间到了!”

他不带留恋地离开,乔熏留不住他,只在他握住门把时抓紧着问:“周六我爸爸过寿,你有时间吗?”

陆泽脚步一顿:“再看吧!”

门轻轻合上,一会儿楼下传来汽车发动的声音,渐行渐远。

几分钟后,佣人上楼。

她们知道先生太太感情一般,于是当了这个传声筒:“先生要去H市几天,说是有重要的事情。另外,刚刚公司送来一批先生的换洗衣物,太太,是送洗还是您亲自手洗熨烫?”

乔熏跪坐在沙发上。

半晌她才回神,轻声说:“手洗吧!”

因为陆泽不喜欢干洗的溶剂味道,所以陆泽的所有衣服,包括西装大衣,几乎都是乔熏手洗然后熨烫。

除了这个,其他方面,陆泽要求也高。

他不爱吃外面的菜,他不喜欢卧室有一丝杂乱。乔熏便学了烹饪、整理、插花……她逐渐成为完美的全职太太。

她的人生,也几乎只剩下陆泽。

但陆泽依然不爱她。

乔熏低头,注视着那张支票。

去年她娘家倒了,哥哥被指控人在看守所,她的爸爸突发疾病每月所花都不止十万,每次回家沈姨都抱怨她从陆泽这里拿得太少。

“他是陆氏医药集团总裁,身家千亿……乔熏你跟他是夫妻,他的难道不就是你的吗?”

乔熏苦笑。

陆泽的怎么会是她的?

陆泽不爱她,平时对她很冷淡,他们的婚姻只有性没有爱,他甚至不允许她生下他的孩子,每次同房他都会提醒她吃药。

对,她得吃药。

乔熏摸到药瓶,倒出一颗木然吞下。

吞完药片,她轻轻拉开一个小抽屉,里面是本厚厚的日记本,翻开全是18岁的乔熏对陆泽满满的爱恋——

六年,她爱了他整整六年!

乔熏蓦地闭上眼睛。

……

乔熏没等到陆泽回来,周五晚上,乔家出了大事。

有消息递出来,乔家长子——乔时宴,因为乔氏集团的经济案,可能要判十年。

十年,足以摧毁一个人。

当晚,乔父急性脑出血入院,情况很危急需要立刻手术。

乔熏站在医院过道,不停给陆泽打电话,但是打了好几次也没有人接。就在她放弃时,陆泽给她发了微信。

一如既往,惜字如金。

【我还在H市,有事的话找秦秘书。】

乔熏再打过去,这一次陆泽接听了,她连忙说:“陆泽,我爸爸……”

陆泽打断她。

他的语气带着一丝不耐:“是需要用钱吗?我说过很多次了,急用钱的话就找秦秘书……乔熏,你在听吗?”

……

乔熏仰头望着电子屏幕,表情怔怔的,那上面正在放新闻。

【陆氏医药集团总裁,为博红颜一笑,包下整个迪斯尼放烟花。】

满天璀璨烟花下,

年轻的女孩儿坐在轮椅上,笑得清纯可爱,而她的丈夫陆泽,站在轮椅后面……他手里握着手机正与她通话。

乔熏轻轻眨眼。

良久,她声音带了一丝破碎:“陆泽你在哪儿?”

对面顿了顿,似乎很不高兴她的查岗,但还是敷衍了句:“还在忙,没事的话我挂了,你跟秦秘书联系。”

他没有察觉她快哭的语调,但他低头望向旁人的目光……很温柔很温柔。

乔熏眼前一片模糊——

原来,陆泽也有这么温柔的样子。

背后,传来继母沈清的声音:“跟陆泽联系上没有?乔熏,这个事情你一定要找陆泽帮……”

沈清的话顿住,因为她也看见了电子屏幕上的一幕。

半晌,沈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他又去H市了?乔熏我就不信,当年陆泽昏迷,这个叫白筱筱的女的拉个小提琴就把人唤醒了?即使真是这样,有这样报答的吗?”

“你的生日他都记不住!”

……

沈姨越说越气,再想想乔家处境,不禁掉下眼泪:“但是乔熏……你可要拎拎清,别在这个时候跟陆泽闹。”

乔熏握紧手掌,指甲掐进肉里,可她感觉不到疼痛。

跟陆泽闹?

她不会的,不是因为她这个陆太太识大体,而是因为她没有资格。

不被爱的妻子,名分只是形同虚设!

她凝视着那漫天的烟花,很轻地说了句:“这么多烟花,一定要花很多钱吧!”

沈清不明白她的意思。

乔熏垂了眸子,开始拨打秦秘书的电话。

深夜,扰人清梦,总归让人不快。

秦秘书跟在陆泽身边久了,地位超然,况且她也知道陆泽对这个妻子不在意,于是在听说了乔熏的来意以后,语气凉薄又咄咄逼人。

“陆太太您得先申请,让陆总签字,才能拿到支票。”

“就像您身上的珠宝,也是需要登记才能使用。”

“陆太太,我的意思你明白吧?”

……

乔熏挂了电话。

她低着头很安静,半晌,她抬眼看着玻璃中的自己……轻轻抬了手。

纤细的无名指上,戴着结婚钻戒。

这是她身上,唯一不需要向陆泽申请,不需要向他的秘书登记报备的东西……她这个陆太太当得多可悲!

乔熏恍惚地眨了下眼,低道:“帮我找个人,把婚戒卖了!”

沈清呆住:“乔熏你是不是疯了?”

乔熏缓缓转身,深夜落寞的大厅,她的脚步声都是孤独的……走了几步,乔熏顿住身形,轻而坚定地说:“沈姨,我很清醒!从来没有这样清醒过。”

她要跟陆泽离婚。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