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婚嫁豪门大佬,渣前夫失了控 8.5
连载中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总裁豪门
作者: 齐夏 主角: 余安安 林谨容
70.04万字 7.4万次阅读 130.6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343章 自作主张 2024-02-29 08:25:03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70.04
    累计字数
  • 168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343章
简介

所有人都知道,海城曾经最有名的纨绔少爷傅南琛,爱自己高冷的天才小青梅余安安爱得疯狂轰烈。 一场车祸。 余安安变成植物人。 傅南琛失去记忆。 余安安再次醒来,已是两年后。 彼时,傅南琛身边已有爱人。 为了爱人,在海城大学散布余安安,逼她离婚。 余安安失望离开。 五年后。 余安安转嫁他人时,傅南琛红着眼出现在她家门前。 “安安,我全都想起来了,你不能嫁给别人!” “妈咪,不能和坏叔叔说话,爹地会吃醋哦!”软萌的小糯米团子说完,向从轿车上下来的林谨容伸出手,“爹地抱抱!”

作品荣誉
第1章 我不要你了

“趁雨稚没来之前,我最后问你一次,傅南琛……你这么对安安,有一天恢复记忆了不会后悔吗?”

闻言,余安安正要推门的手一顿。

“余安安充其量只是一个人品下贱的前女友,你不嫌恶心要护着我无权干涉,但……为了不影响我们兄弟关系,别在我和雨稚面前提她,反胃!”

听到傅南琛对余安安侮辱性用词,谢子怀声音不住拔高:“当初是你非拉着她去领证,回来路上遇上车祸如果不是为了护你……她怎么会成植物人在医院躺两年?她至少是你的救命恩人,是你法律上的老婆!你在海城大学贴满她床照,让她怎么做人?”

“照你这么说……如果当初不是我把她从山里带出来养在傅家,她早就被余家折磨致死,车祸她护我一次难道不算报恩?什么年代了还玩儿挟恩图报这一套?她脸都不要下药爬床,我贴她裸照警告有错?要不是雨稚求情,我玩不死她!”

傅南琛懒散的声音从门内传来。

光听语气,余安安就能想象出他浓眉紧皱烦躁又轻蔑模样。

曾经她也被傅南琛炙热张狂地护过、爱过。

所以她知道,对于她这个敢给他下药爬床伤害他心上人的前女友,海城恶少傅南琛的报复手段着实留情了。

余安安眼眶酸胀难受。

她的傅南琛,连她皱眉都会舍不得。

绝不会质疑她的人品认定她下药,更不会用传播照片的方式伤害她。

那个爱她至深的傅南琛,已经死在了四年前那场车祸里。

包间内的朋友见傅南琛不高兴,用腿碰了碰谢子怀,低声提醒:“这件事傅伯父压下去的速度快,过段时间就没人会提起,未必会给安安造成多大影响。今天是南琛哥的生日,你别提安安让南琛哥不高兴。”

也有人替傅南琛不平:“说真的,这次是安安做的太过了!她和南琛哥是有过去,但谁没有过去?南琛哥现在心里只有雨稚,她要真爱南琛哥就该大大方方放手成全南琛哥,而不是抱着过去的那点执念,纠缠不放。”

“回头我们再劝劝安安,让她尽快和南琛哥把离婚证领了,对她也好。”

“没用的!咱们谁没劝过?她怎么说的?说要等南琛哥想起过去,如果那时南琛哥还选雨稚,她才会放手!她也不想想她的出身配不配得上傅氏继承人,当初南琛哥非她不娶,傅伯父傅伯母就南琛哥一个儿子没办法才点头!但现在南琛哥有多爱雨稚她难道看不出来?”

说话的几人,都是余安安和傅南琛曾经共同的好友。

但如今,她的朋友已然是窦雨稚的好友。

从她醒来到现在的两年里,他们已不止一次苦口婆心劝她放手,成全傅南琛和窦雨稚。

她也听过他们在背后抱怨,如果她没有醒该多好。

不得不承认,不论是在傅南琛那里,还是在朋友那里,她都不是无可替代。

在她昏睡的这两年,什么都变了。

她深吸一口气,挺直脊梁整理自己头发,如同奔赴战场的战士,推开门。

傅南琛抬眸,见来人是余安安,烦躁“啧”了一声毫不掩饰对余安安的厌恶,冷声质问谢子怀:“你带她来的?”

“安安,你怎么来了……”谢子怀没想到余安安会来,站起身担忧地唤她。

包间内安静的针落可闻。

余安安身形纤细,最小号的羽绒服穿在身上也显得宽松,苍白到病态的小脸被裹在白色绒毛围巾中,因消瘦的缘故澄澈的双眼显得越发大。

她凝视傅南琛:“酒会上被下药和你传播我照片这两件事,我已报警。”

闻言,包间内众人面色各异。

坐在最内侧端着酒杯的一男一女对视一眼,目光中透出些许惊慌。

女生忙放下酒杯,起身朝余安安走来,挽住余安安手臂劝道:“安安,南琛哥只是太生气才会贴你照片,报警就闹太大了,会给南琛哥带来不好的影响!而且傅伯父已经把照片的事压下去了,你别太计较了。”

余安安没有回应,自顾自开口,语声平静:“傅南琛,我想挽回曾经的感情不假,可不会下作到给你的酒里下药爬床,以你的能力……只要想查清始末,不费吹灰之力。”

可他还是毫不犹豫的相信这是她做的。

哪怕,他已经知道,因为幼时经历她对男女之事有极大的心理阴影。

“之前我不愿放手,是怕有一天我的南琛回来了,发现我轻易放弃了我们的感情,会怪我!”余安安轻轻挣开挽住自己的女生,枯槁苍白的手指将一直揣在怀中的离婚协议书,放在酒桌上,“我努力过,但太累了!所以傅南琛……我不要你了。”

傅南琛视线从离婚协议书上挪至余安安脸上,冷漠阴沉的目光中似有意外。

“等警方还我清白,你公开向我道歉后,就把离婚证领了吧。”

放弃这段感情,无疑是痛的。

就像皮肉被一点点从骨架上剥离,疼得生不如死。

毕竟,从出生到现在所有幸福时刻都是他给的,舍去这段感情就像舍弃此生所有的幸福。

她端起桌上的酒杯,冲傅南琛举杯,尽管泪水在眼眶中打转,还是忍着哽咽道:“26岁快乐!”

在众人惊讶愕然地注视之下,她一饮而尽,看也不看傅南琛,搁下空酒杯就走。

“安安!”谢子怀拿起外套就追。

随着谢子怀的离开,包间内再次热闹了起来。

“安安真答应领离婚证了?”有人拿起离婚协议书看过后递给傅南琛,“南琛哥,你看看,安安净身出户,还愿意偿还两年的医疗费。”

“真的假的?!恭喜南琛哥了!”

“这算今天南琛哥收到最好的生日礼物了吧!”

“不会是欲擒故纵吧?”

“肯定是啊!撑死三天,她肯定就又死缠南琛哥了!”

有人出主意:“南琛哥,你赶紧趁热打铁明天就叫安安把离婚证领了啊!”

傅南琛皱眉,借着包间内昏暗的灯光看向离婚协议下方余安安的签名,抿唇不语。

这份离婚协议书不是他给余安安的那一份。

他给的离婚协议书中,给了余安安房产和钱,足够她用后半辈子。

余安安这份,什么都没要。

自从余安安这个女人横插在他和雨稚中间,他无时无刻盼着和余安安毫无关系的一刻。

可不知为何,拿到了离婚协议书他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高兴。

在众人一声声的恭贺声中,傅南琛手机振动,来电显示“雨稚”。

所有的不快瞬间被抛到脑后,他眉目含笑接通电话往外走:“小乖你到了!我下来接你!”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