哄枝 9.6
作者: 青眠
32.76万字 1.3万次阅读 81.5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完结篇:祝各位,一切顺利 2023-11-10 14:14:53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66.26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02章
简介

【古灵精怪新晋漫画家vs斯文禁欲法学教授】 - 顾之瑜,京大法学院新聘的教授。 长着一张让人心动的脸,却有着一张能把人气哭的嘴。 沈枝意第一次帮自己的妹妹代课,就被顾之瑜发现。 正所谓祸不单行。 沈枝意看着站在讲台上的男人,不自主的画下了男人的漫画以及各种Q版的顾之瑜。 却被顾之瑜逮了个正着。 课后,顾之瑜将她带到办公室。 问:“为什么帮人代课?” 答:“听说顾教授讲课讲的很好,所以我就慕名而来” 顾之瑜再问:“那你觉得我上课怎么样?” 答:“好!特别好!我从来都没有上过这么好的课!顾教授你简直太厉害了!” 顾之瑜:“行,既然你说我课讲的不错,那就把笔记本给我看看。” “......” 沈枝意视死如归般将笔记本递到顾之瑜的面前,顾之瑜翻开笔记本就看见那画了满满一页的Q版的他。 “画的不错。” 男人的夸赞让沈枝意还来不及开心时,又听见他讲: 顾之瑜将笔记本合上:“回去画一百遍,明天带给我。” “......” - 1v1双c高甜无脑不甜你打我

第一章“跟我来一趟办公室”

京城十月,秋高气爽。

京大法学院是百年名校,建筑风格更是极具有中式特色,就连校门都与古时的建筑一般,宏伟又端庄。

沈枝意欣赏着沿途的美景,院里的人工湖水色浅淡似翠绿的丝绸,宛如冰清玉洁的江南丽人,让人心生爱意,欲罢不能。那湖边的树木更是恍若一幅如画的山水画卷。

沈枝意找到湖边的一处公共座椅坐下,目光落在面前波光粼粼的湖面上。

沈枝意是一个在漫看平台上很是火爆的新晋漫画作家,起初画漫画的时候她只是抱着好玩的心态,在漫看这个平台上画着玩。

但由于她的画风以及故事情节都受到不少人的喜爱,平台上的粉丝数量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飞升着。

因此她火了。

火的彻底。

凭一己之力,让她第一本漫画《少女心事》霸占了平台首页以及封面整整一个月。

然而就在几个小时之前,沈枝意正坐在书桌前,手中拿着的电容笔在数位板上来来回回的胡乱画着,但又似乎对自己的作品感到不满意,而将画满整个电脑页面的漫画全都清除干净。

《少女心事》所创造出得成绩是沈枝意从来都没想过的,也让沈枝意开始有些膨胀。

而她的编辑更是在《少女心事》完结后,马不停蹄的催促着沈枝意开新坑。

开坑说是容易,但画起来是真的要命。

沈枝意构思了整整一个多月的漫画情节,可总是会在第二天觉得不满意,然后全部重新来过。

看着面前空白的电脑页面,沈枝意有些苦恼的叹了一口气。

再这样下去,她的头发可能真的要一根不剩了。

就当沈枝意打算提笔重新绘画时,沈明月的电话突然打了进来。

“姐姐,江湖救急——”

沈明月可怜兮兮的语气通过听筒里传来。

“怎么了?”

“我前段时间抢到了我男神的演唱会门票,所以我现在在去往机场的路上,但是下午有一节法学理论,求求你帮我去上一下好不好?”

像是怕沈枝意不同意,沈明月还不忘继续补充道:“我之前已经旷课两次了,这一次要是再不去就要挂科了,姐姐求求你啦!”

“你妈妈知道你不上课去看偶像吗?”

电话里沈明月沉默了一瞬:“姐姐,求求你别告诉我妈妈。我真的就是叛逆一次,正所谓年轻不叛逆,什么时候叛逆,对不对?所以我的好姐姐,你就帮帮我嘛,求求你啦。”

沈枝意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从位置上站起身来到窗边。

窗外是一片明媚,天气很好,也适合她这样灵感枯竭的漫画作者出去走走,寻找一些新鲜的灵感。

“行吧,就这一次。”

“谢谢姐姐!教室我等会发给你!”

挂断电话后,沈枝意看了一眼手机上显示的时间。虽说离上课时间还早,但她却不想再继续呆在家中,于是她换了一身衣服出了门。

这段时间为了能够画出新漫画的内容,沈枝意几乎是把自己封闭在家中,除了偶尔需要下楼拿的快递,其他时候她的脚几乎没有踏出过家门。

本以为一个人呆在家里可以更好的完成漫画,可却没想到,不仅仅灵感枯竭,整个人也开始越来越焦虑,焦虑到后来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既然沈明月让她帮忙去上课,那她也正好可以借此机会好好放松一下。

“你知道吗?听说我们学院来了个超帅的教授,刚才我再给王教授教作业的时候正听见他们几个教授在那讲话呢。”

结伴路过的女孩的声音打断了沈枝意的思绪。

沈枝意扭头看向渐行渐远的女孩们,她们聊天的声音还能隐约的传进她的耳中。

“我好像听说那个教授姓顾来着,听说很帅,我真想看看究竟是长什么样啊。”

“说不定以后就有机会可以见到这个帅气的教授了呢,诶呀,还有十分钟就要上课了,我们得快点了。”

“快快快,我可不想再因为迟到被那个老头痛批一顿。”

女孩们的脚步加快了几分。

沈枝意收回目光,视线贪恋的扫过面前的美景,依依不舍的站起身朝着教学楼走去。

沈枝意踏进教室的时候,教室里几乎已经坐满了人,唯独第一排还空出了一张位置。

她看着正对讲台中间的第一排,犹豫了一瞬,只好硬着头皮坐下。

她从包里拿出本子跟笔,以免等到上课的时候被教授抓个正着。

沈枝意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离上课还剩下一分钟。原本喧闹的教室却莫名的安静了下里。

沈枝意觉得有些奇怪,她抬起头,一眼就撞见了从门口走进来的身影。

一身简单的白色衬衫,身形挺拔削瘦。

从沈枝意的角度看过去,她能够清楚的看清男人的整个面容。他有着让人惊叹羡艳的皮囊,好看的让人感到不真实,帅的整齐而又尊贵。

男人的视线淡然的扫过讲台下的学生们,最终目光在沈枝意的身上停下。

对上他的视线,沈枝意竟然有些心虚的垂下脑袋,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

“接下来半个学期的法学理论,将由我代替宋教授来教大家,我的名字——”

温润好听的声音传进沈枝意的耳朵里,沈枝意抬起头看着正对自己而站立的男人。

只见男人转过身拿起粉笔槽中的粉笔,在干净的黑板上写下了三个康劲有力的字——

顾之瑜。

沈枝意看着黑板上那三个刚柔相济、章法生动的大字,忍不住在心中暗暗感叹着果真是“字如其人”,都好看的令人不舍得移不开眼睛。

她忽然想起刚才在湖边那两个路过女学生的聊天,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她们口中那个很帅的教授,此刻正站在她的面前。

顾之瑜将手中的粉笔放到讲台上的盒子中:“我希望在我的课上,大家可以互相尊重。严禁出现旷课、代答到以及代课的情况。”

或许是因为他自带的气场实在是太过于强大,台下的学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但都没有一个人敢开口说话。

而沈枝意在听见这句话后,心中忍不住“咯噔”了一下。

因为她就是那个代课的人。

“好了,该说的话就这么多,接下来开始点名。”

顾之瑜拿起点名册:“对了,在上课前我已经将班级里同学的面容都过了一遍,所以有没有代课,大家各自心中清楚。”

“......”

莫名被点的沈枝意脸上一热,刚才顾之瑜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视线不偏不倚的落在她的身上,深邃的眼眸虽然其中没有任何的情绪,但还是盯得沈枝意感到心中发毛。

她闭上眼睛,假装冷静。

当顾之瑜点到沈明月的名字时,沈枝意愣了一秒后,心虚的答了一声“到。”

可偏偏她的字刚从嘴中吐出一个音节的时候,坐在后排不知道是哪个男生声音洪亮的说了一句:

“顾教授,沈明月她请假了。”

“......”

沈枝意的心中一梗,这又是哪一出,沈明月怎么没有告诉自己会有这么一出啊。

她能够清楚地感受到男人若有所思的视线正停留在她的身上,沈枝意低下头,看着面前这本空白的笔记本,思绪混乱。

想起自己上大学那会,班级里不少人都找人代课,都不曾被教授发现,唯独只有她乖乖的上完了每一节课。

但沈枝意没想到的是,自己第一次帮别人代课,就这么出师不利,被抓了个正着。

沈枝意的心情有些复杂,她小心翼翼的抬眸去看男人,只见顾之瑜只是沉默的将手中的点名册放到一边,随后拿起一旁的教案跟电脑,认真讲述起了课件内容。

男人的嘴唇很薄,剑般的眉毛斜斜飞入鬓角的几缕乌发中。他的侧脸极其英俊,轮廓更是无可挑剔,仿佛是艺术家手中的完美雕刻一般。

他就这么站在讲台上,不甚在一的目光时不时扫过,矜贵与清冷浑然天成,宛如雪后松竹,引人瞩目。

看着近在咫尺的美男,沈枝意握着笔的手不自主的在空白的笔记本上描绘出了男人的模样,甚至还不忘在角落处画上一个Q版的小人。

沈枝意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抬眸看了看男人的动作,还不忘给Q版小人画上一双小手,而手中则是一根长长的教棍。

讲台上男人正认真讲述着各种案例,声音清洌又低沉,就好似优雅的大提琴曲听得人心神荡漾。

教室里的学生都认真的做着笔记,整个教室更是鸦雀无声,除了顾之瑜好听的声音外,只能够听见大家沙沙写字的细微声响。

唯独只有沈枝意,低着头看似认真的在记笔记,实则是在画着讲台上的男人。

沈枝意画的入迷,没一会儿原本空白的页面便被她画满了Q版的顾之瑜,并且每一个Q版小人都是不一样的神情与动作,看起来既可爱又生动。

沈枝意满意的欣赏着自己的杰作,却没发现原本站在讲台上的男人突然走了下来。

直到——

沈枝意感觉到自己的面前覆上来一道阴影,还有一道不容忽视的视线正从自己的头顶传来。

她正打算翻页的动作一顿,抬起头撞进了男人深邃的眼眸中。

顾之瑜看着面前女孩的神情从疑惑转变为慌乱,他的视线不留痕迹地从她的脸上移开,停留在沈枝意面前摊开的笔记本上。

“......”

沈枝意紧张的咽了咽口水,心中为自己捏了一把汗。

只见顾之瑜若无其事的转过身继续着刚才没讲完的知识点,留下沈枝意一个人呆愣的看着他的背影。

他......没看见嘛......

沈枝意低头又看了看自己的笔记本,疑惑的皱起眉头。

不应该啊,这么明显的怎么可能会看不见......

算了,看不见最好,这样她还可以侥幸地蒙混过去。万一到时候他要细细追究起来,那她可惨了。

好不容易熬到下课,沈枝意刚将东西收拾好,从座位上站起身子来,一抬头顾之瑜就站在自己的面前。

出于礼貌,沈枝意硬着头皮跟顾之瑜打了个招呼:“顾教授好。”

顾之瑜轻点了一下头:

“跟我来一趟办公室。”

「顾教授驾到,通通闪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