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七零,搬空敌人仓库去下乡 9.1
完结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年代重生
作者: 六月无花 主角: 许琳 秦芳
141.33万字 6.4万次阅读 131.7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695章 全书完 2024-05-02 18:01:10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175.36
    累计字数
  • 202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695章
简介

《重生+神医+空间+异能+玄学+年代爽文》 许琳穿越上千位面后重生归来,带着前世的不甘与怨恨,大杀四方。 重活一世,许琳说老娘什么都吃,就是不吃亏,不受气! 有仇当天报,当天不报十倍报! 许琳说只要老娘够极品,极品们都不是老娘的对手。 许琳还说只要老娘够缺德,这世上就没谁能伤害到老娘。 有人想要道德绑架,许琳哈哈大笑,老娘就是一个没道德的,你们绑架个嘚! 什么养父养母,什么亲生父母,只要老娘不认,都是渣渣,虐就玩事了! 什么游手好闲的二流子,长舌妇,揍就完事了! 什么神神道道,老娘一眼就能看穿,想在老娘面前玩风水玄学,呵,你们都是孙子。 什么疑难杂症,在老娘手里都是玩儿,老娘曾经可是神医......

作品荣誉
第1章 大概可能也许母鸡是吃沙子长大的吧!

拥挤的厨房内,一道瘦弱的身影欢快的忙活着,像个勤劳的小蜜蜂。

不大功夫,厨房内传来诱人的香味儿。

许琳夹起一块鸡蛋塞进嘴里,享受的眯起桃花眼,巴掌大的小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

好吃,真的太好吃了,于是她连吃了几大口。

眼看着锅里的鸡蛋少了一半儿,这才小手一挥,掌心流出一把黄沙落入锅中。

许琳抄起锅铲子,快速的翻了十好几下。

确定黄沙与焦黄的鸡蛋融为一体,这才笑眯眯的装入盘中。

很好,大功告成,可以吃晚饭了,她端起盘子走向堂屋。

“喽喽喽,吃饭了,吃饭了。”

许琳站在堂屋饭桌前吆喝,那语气那调调有点像是吆喝鸡狗的味道儿。

很快房间里走出几人,他们无视站在桌角的许琳,快步来到桌前坐下,闻着香味儿食指大动。

许琳瞅着坐下的几人,眼底闪过浓浓的恨意。

是的,是恨,许琳对这一家子的恨刻入骨髓,融进灵魂。

穿越千次都不曾忘记半分。

前世她在这个家当牛做马伺候一大家子。

小小年纪就因为一句长姐如母,五岁不到就开始干家务,六岁时踩着板凳烧饭做菜。

一开始还因为做的饭菜难吃被打的皮开肉绽,骂她浪费了粮食。

还是隔壁的桂花婶子看不过眼,私下指点了几次,这才学会做饭。

原本家里还不愿意让她读书,是居委会的大妈看不过眼,上门劝说多次,十二岁时才送她去读书。

老师嫌弃她的名字难听,给她改名许琳,她读书聪明,只用了二年时间就把小学读完了。

饶是如此也仅仅小学读完就辍学了,不是她没考上中学,而是考上后被妹妹许暖顶替了名额。

许暖打小不爱读书,比她早读了几年书,她都考上中学了,许暖还在四年级打转。

没有一门功课考过二十分的。

如果不是顶替她的读书机会,许暖一辈子也别想考上中学。

辍学后,除了干家务,许琳还接了糊纸盒做针线的活计挣钱,一天到晚没个闲时候。

许琳自问她的付出对得起这个家了。

但凡他们有点良心,就算是不疼她,也会找个好人家把她嫁出去。

哪怕是扣下全部的彩礼钱也成。

可是许家没有,许家为了让她多给家里干活挣钱,生生拖到她二十八岁才让她嫁人。

不对,也不能称为嫁,应该是卖,还是卖给了深山沟的老瘸子。

那个老瘸子是个家暴男,打死了三任妻子,许琳嫁过去不到一年便被活生生打死。

死后许琳不甘心,灵魂游荡人间,飘飘荡荡的回到了许家。

这才从许家人嘴里听到她不是这家的孩子,而是被许家人偷换掉的真千金。

许家真正的闺女正顶着她的身份吃香喝辣,享尽荣华富贵。

最最最重要的是,她的亲生父母也知道她的存在。

只因她的一条腿被许父打断,成了瘸子,那家人便打消了认回亲生女儿的想法,

把抱错的闺女当成了亲生的养,再不关心她的死活。

那一刻,许琳心里恨意滔天,引来了炮灰逆袭系统的关注。

系统告诉她,只要她完成一千个位面任务,她便能获得一次重生的机会。

许琳为了重生,与系统一块穿越不同的世界,

穿成一个又一个炮灰,为了学会不同的技能逆袭,她吃尽苦头,尝尽冷暖,

这才完成逆袭任务有了今天的重生。

在她重生的那一刻,系统解除绑定继续寻找新的宿主,不过却给许琳留下了一个空间。

空间面积有十亩地大小,配有灵泉,可以耕种养殖容纳活人。

里面还有她在一个古代位面建造的四合院,外加一个布置了时间静止阵法的大仓库。

放进仓库的东西时间处于静止状态,永不会变质。

除此之外,她在各个位面学到的技能也给她留了一部分,让许琳重生后有了自保之力。

许琳闭闭眼睛,压下翻滚的思绪,在桌角边坐下。

“咋做了这么多粥,败家的小贱人,不知道这年头粮食短缺吗?

你是想一顿吃完然后饿死一家子人吗?

你说说,你小小年纪心咋那么毒呢,许家养你真不如养一头猪,猪都比你值钱。”

许老太骂骂咧咧的分饭,这是许老太每天必做的功课,不管饭做的多少都得骂上一场。

不骂一场好像这顿饭就吃不下似的。

许琳眯眯桃花眼,麻木的小脸上不见丝毫变化,好像早就习惯了这种辱骂。

许父许母及许家的两个弟弟妹妹则是露出鄙夷嫌弃的眼神,没有一个站出来替她说句好话。

很快许老太便把粥分好了。

许老太的那碗粥最稠,许琳的粥最稀,稀的能照人,连个米粒子都没有。

许琳像是没有看到这种不公似的,木然的看着桌面。

许老太先动了筷子,饭桌上的几人立刻跟上,吃饭就跟上战场似的,桌上全是筷子的残影。

啊!老太太捂住嘴,疼的眼睛直抽抽。

张嘴想吐出来,又心疼鸡蛋,想吞下吧,又碜牙。

正纠结呢,饭桌上响起呸呸呸的声音。

啊,呸呸呸.......

“这什么啊,鸡蛋怎么炒的碜牙?”许父摔下筷子,继续呸,感觉吃了一嘴沙子。

“死贱人,你是打碎了多少鸡蛋壳进去啊。”

许母把鸡蛋吐在掌心,一边骂一边在掌心扒拉,似是要找出蛋壳。

弟弟许坤吐出鸡蛋,抬手就要抽许琳一个大逼兜子,被许琳歪头躲过。

他一巴掌抽在了桌沿上,疼的许坤抱着手惨叫,感觉掌心要断了。

“赔钱货谁让你躲的?”许坤气的破口大骂。

一时间咒骂声呵斥声责怪声四起,好不热闹,就是没有一个人替许琳说一句好话的。

“小贱人,你说说你能干啥,连个鸡蛋都炒不好,这,这鸡蛋里面怎么有沙子啊。”

许母盯着掌心的鸡蛋瞪大眼睛,其他人亦是如此,鸡蛋里面有沙子,听着好诡异啊。

很快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到许琳身上,许母怒问:“小贱人,你说是不是你故意掺的沙子?”

许琳眨眨无辜的眸子,肯定不会承认她是故意的,而是用怯怯的蚊子一般的声音解释道:

“我不是,我没有,不是我,大概可能也许母鸡是吃沙子长大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