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农门小福宝,满朝权贵争着宠 9.1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种田经商
作者: 叶芜 主角: 秦夭夭 云倾羽
101.39万字 8.5万次阅读 62.9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491章 吓死人,不偿命 2024-04-24 00:29:46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101.39
    累计字数
  • 254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491章
简介

现代顶级军医穿越到大宁国一个还没出生的胎儿身上,逃难路上自备口粮,带着全家闯万难,斗奇葩亲戚,发家致富。 秦老大:“饥荒当头,得想办法找一些高种粮的种子才行。” 秦夭夭:“我有呀!” 秦四哥:“要是能打造出一种能在百米之外击中猎物的武器该多好。” 秦夭夭:“我有呀!” 某太子:“你看我缺个媳妇……。” 秦家老少:“没有!!!”

作品荣誉
第1章 开局差点被憋死?

秦夭夭表示现在很慌。

身为现代顶级军医的她,穿越成大宁国一个农妇肚子里的小胎儿。

至于她为啥慌?

那是因为她老娘难产了!

不,准确来说连难产都算不上。

她家老娘怀胎七个月在被追杀的路上跑得太急,跌了一跤,貌似没……没气了。

对此,秦夭夭十分唾弃自己还没见过面的老爹。

不知道自己的媳妇身怀六甲咩?

敢不敢抱着你媳妇跑啊,你让她一个人挺着个肚子跑。

不过她现在也没时间吐槽那个不太靠谱的便宜老爹了。

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用尽力气在这狭小的空间自救了。

她知道她娘现在所在的朝代叫大宁国,已经连续三年大旱了,南蛮乘机进犯大宁,边境失守,生活在边境的他们只能举家逃往京都,准备投奔到京都亲戚家。

一路上,她娘亲顶着一个大肚子,拉扯着两个哥哥逃命,是真的逃命,后面追兵不断,那凶险程度就连她在肚子里都能感受得到。

她前世是个孤儿,准确来说是个遗孤。

她从来没有感受过家的温暖,她想抓住这一世的温暖。

“娘亲,你可要挺住啊,我还没和你见面呢。”

秦夭夭心中对着没见过面的娘亲大喊,同时使劲会挥动着自己的小胳膊小腿,在自己的不断努力下,耳边终于传来“噗”的一声。

羊水破了!

同时也听到了一声欣喜的喊声:“老四媳妇醒了!”

秦老太闻言,顿时松了一口气:“醒了就好!”

目光在看到许秀英下身的时候,脸色大变:“不好,老四媳妇破水了。”

众人刚放下的心瞬间又提了起来。

看到这情况,秦老太也顾不上其他,连忙吩咐。

“老二媳妇和老三媳妇过来帮忙,其他人都背过身去。”

“老四媳妇,为了自己和孩子,一定要争一口气。”

秦老太一边按压着许秀英的肚子,辅助她快速产下孩子一边给她加油打气。

突然间,秦老三突然大喊:“娘,南蛮追兵杀过来了。”

听着远处的马蹄声,秦家人全都慌乱了起来。

“娘,我们快走吧。”二儿媳冯下小花急忙站起来,对着秦老太喊道,身子已经慢慢往外挪动了。

她不能丢下在马上生产的媳妇,可也不能让其他人陷入危险中,厉声道。

“老四留下,其他的人赶紧走!”

“娘,要走一起走!”

“奶奶,我们要和您在一块。”

大家都不同意丢下秦老太和四儿媳。

除了冯氏......

眼见大家都坚持不走,秦老太也再不废话,给媳妇加油打气的同时,按压肚子的手劲加重了许多。

“老四媳妇,咬紧牙关拼一把,将小七生出来,我们抱着她一起逃命!”

也许是秦老太的话起了作用。许氏咬着牙将全身力气用在身下。

肚子里的秦夭夭也调整姿势,努力往外冲刺。

她也听见了外面的声音,危险关头,秦家都能同一条心不离不弃,她真的很喜欢这一家人。

母子俩一起使力,秦夭夭一下就冲了出来。

“快、快,生出来了。”

石氏也没想到会生那么快,手忙脚乱地脱下自己的外衣,将秦夭夭裹了起来,也没来得及看看是男是女。

秦老太将许氏的衣裙整理好,喊秦老将许氏背了起来。

秦老太看着不远处的南蛮匈奴,厉声喊:“跑!”

对于老天爷的安排,秦夭夭表示很满意。

只不过现在的她表示真的不舒服,她刚出娘胎,都还没看一眼这个世界就被件又脏又臭的衣服包裹得严严实实的。

主要是她脐带连着胎盘一块被包着,身上全是血污,黏糊糊的,加上是被一件满是汗臭味的衣服包着。

汗酸味和血腥味混在一起的味道熏得她差点原地去世。

还有,三伯娘,你能抽空看我一眼不,你知道你抱我抱反了不?

幸亏在逃跑的途中,以衣服松散开来,秦夭夭的小脑袋漏了出来,她才避免了被活活熏死的宿命。

“感谢我的三伯娘没有把我抱得太严实,否则我真的要被熏死了。”

她赶紧扯开嗓子开嚎。

她这是自救,除了打开肺功能之外,她还是试图通过哭声来提醒一下粗心的三伯娘,她把她……抱反了。

被倒吊的滋味不好受啊!

就在她开嚎的时候,耳边传来一声凄厉的吼声:“快走。”

紧接着,秦家的男人的嘶吼也接着响起。

“使劲往前跑,不要回头!”

秦夭夭被石氏倒吊着抱在怀里,从她的角度看到南蛮的铁骑和他们的距离不足百米了,而秦老太和秦家其他的人将年幼的孩子和妇人推了出去,自己则拿着柴刀,扁担之类的东西挡在前面。

秦家的男人高举着武器并排在成一排,像是一堵坚硬无比铁墙保护着后面的老幼。

“奶奶!”

“爹!”

“孩子他爹!”

飞奔的秦家人立马停下,拼了命地往回跑。

他们只有一个念头,要死就死在一起。

秦家大孙子秦令羽甚至从路边捡了一根手腕粗的木棍横着胸前,怒视着越来越近的南蛮铁骑。

至于许氏,身体太虚弱早就陷入了昏迷中,被秦老四放在了路边。

秦夭夭被石氏抱着狂奔,小脑袋露在外面晃啊晃,晃得她头晕脑涨的。

看到这个场景,秦夭夭心里也着急不已,但她一个刚出生的小胎崽,连动都动不了,就是想救人也有心无力啊。

难道我刚出生就结束了?

老天爷呀,咱不带这样玩的啊!

这时候要是来一场地震震出一个深坑活埋了他们多好。

秦夭夭心里想着。

就在秦家人以为必死无疑的时候,突然地上开始震动了起来,山两侧山上的巨石滚了下来,道路震裂开了一个大口子。

南蛮铁骑挥动着刀,就在距离秦家人不足三十米的时候,被地上突然裂开的大口子尽数吞噬。

缝隙两边的沙石倒灌,将他们全是全部活埋在下面,数百人的南蛮铁骑无一人生还!

这突如其来的变动吓得秦家一家人都呆在了原地,久久反应不过来。

“我去,这么灵验的吗?”

“那我还要貌美如花人人爱,家财万贯花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