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国公主倒贴,你管这叫废柴? 8.8
作者: 烟雨遥 主角: 叶沐辰
153.52万字 1.3万次阅读 45.7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663章 九州尊主(大结局) 2024-04-30 15:25:05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153.52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663章
简介

叶沐辰穿越了,开局被逐出家门,面临未婚妻退婚,负债累累,劣迹斑斑…… 什么,还调戏了大业第一才女? 啊,不是,她怎么不生气,还屡次登门,要与我结交? 那沈家小姐,退婚是你提的,你哭什么?你想复合?抱歉,追我的人从西域排到了帝都…… 第一花魁柳月蝶,姑娘,不是,你别这么热情,我怕…… 还有,公主,真的不是我不愿意娶你,而是要嫁我的人都快绕地球一圈了,说好了排队,您总不能例外吧? 从一次不慎展露文采后,叶沐辰的桃花运一发不可收拾,面对后院主动送上门来的一个个女人,他只想说:男人啊,魅力还是不能太大了……

第1章 开局即死局?

“听说了吗?佑安王府那个纨绔要被扫地出门了?”

“那当然,他调戏燕京第一才女的事闹得沸沸扬扬,何人不知?我还听说他的未婚妻都要与他退亲了!”

“呸!活该,让他一个庶子天天仗着佑安王府的势力横行霸道、欺男霸女,这不,报应来了!失去王府的庇佑,我倒要看看,他这文不成武不就的废物能活得了几日!”

“……”

恍惚间,叶沐辰耳边传来一阵唾弃。

他不禁感叹,谁啊?活得这么惨?都成了过街老鼠了,这不得被唾沫星子淹死?

下一秒,他的身体就被剧烈的晃动,“少爷,你醒醒,醒醒啊,王爷都命人将你丢出家门,让你自生自灭了,你怎么还在睡啊?”

“还有你们这些人,休要胡言!我家少爷虽然是纨绔了些,但,但他品行端正,我相信,他绝不会做出调戏女子之事……”

“他,他是被人污蔑的!”

女子声音哽咽,但坚定异常。

此刻,她死死的护在叶沐辰的身前,不惜与世人对立。

少爷?王爷?什么鬼?

叶沐辰眉宇轻蹙,想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身陷一片混沌黑暗中。

卧槽,那女子说的少爷该不会是他吧?

陡然间,一大段记忆灌入他的脑海。

……他,穿越了!

穿越到大业朝,开国功臣佑安王的庶子身上。

按理说,这般显赫的身份,原主应该混的如鱼得水、逍遥自在。

可偏偏身为佑安王庶子的他,文不成,武不就也就罢了,还不辨忠奸,在一些狐朋狗友的教唆下,欺男霸女、横行霸道,连路过的狗都要踢上几脚……

这致使燕京城的百姓对其怨声载道、避若瘟神。

自然,原主这般恶劣行径,也成为了朝中文臣的重点弹劾对象。

佑安王本就有几分功高震主之嫌,还屡屡被其牵连。

这次,这厮更是过分,在狐朋狗友的挑唆下,直接去调戏了宋婉清。

那宋婉清是何人?太傅独女,燕京第一才女,多少男儿的梦中情人?

原主此番行径,简直天怒人怨,王爷老爹也对他失望透顶,不等他醒酒,便将他扔出家门。

草!刚刚他还同情原主呢,现在却发现,原主丢下的烂摊子都要由他接手了!

垂死梦中惊坐起,小丑竟是我自己?

一时间,叶沐辰还有些无法接受自己的新身份,别人穿越都是皇帝,王爷,手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他可倒好,一上来就是艰难的生存局。

据他了解,大业朝国力衰弱,民生困苦,人力凋敝,连吃顿饱饭都是奢求。

现在他被赶出王府,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想填饱肚子,活着,更是步履维艰。

所幸,他不是原主那个废物,是华|夏二十一世纪穿越来的高材生,致富的办法一堆,就不信还养不活自己了!

就在他沉思间,一道声音响起,“喂,叶沐辰,别装睡了,你以为你醉酒就可以赖账、不还我的钱了吗?”

“再不起来,本少爷可要让人扒光你的所有衣服,搜你的身了!”

什么?原主还欠账了?

叶沐辰一怔。

“别动我家少爷,他欠的钱,我来还!”身边的丫鬟大义凛然的道。

“你还?”那男子眉毛微挑,一脸嘲讽,“你知道你家少爷欠了我多少钱吗?”

“一千两银子!这是借据,他可是承诺过一月之内还上银子,若还不上,这条命可就是本少爷的了!”

轰!

一千两银子?

丫鬟如遭雷击,就是把她卖了也绝对不值这个价钱,少爷何时欠下如此巨债?这下,完了……

人群也议论纷纷。

“看,我就说了吧?失去王府庇佑,叶沐辰活不了多久,仇家都还没找上门呢,债主先来了!”

“一千两银子,别说一月了,没有王府帮忙,他一辈子都还不上!”

那逼债的男人阴险的笑着,“其实,想帮你家公子还上债务,还有一个办法……”

“什么?”丫鬟脱口而出,只要能救她家少爷,她做什么都情愿。

男人道,“交出你家公子与沈家的婚书,这笔债务,一笔勾销。”

丫鬟蹙眉,为了促成这桩婚约,姨娘可是险些付出了性命,她不能自作主张。

见她犹豫,男人冷哼一声,“不愿意是吧?那我只能将你家少爷扒光了,不过他被赶出王府,这身上应当也没有多少财物……”

“还不上债,就只能用命抵债!还有你这丫头,也将成为本少爷的女人……嘿嘿!”

男人猥琐的笑着,对丫鬟伸出了咸猪手。

他身后的家丁也齐齐的向着叶沐辰围来。

丫鬟满眼惶恐,但还在护着叶沐辰,“不!你们不能这般对我家少爷!”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直昏睡的叶沐辰突然暴起,他一把抓住了男人的手腕,“我看谁敢?”

男人看他醒来,非但没有丝毫害怕,还更加不屑了,“叶沐辰,你还以为你是佑安王府的二少爷呢?佑安王已经传下话来,与你断决父子关系,今后,有仇报仇,有怨报怨,有债嘛自然该讨债了!”

“我劝你不想死的话,就乖乖的交出与沈姑娘的婚书,不然有你好看!”

望着眼前的男人,叶沐辰眸子危险的眯起,此人名为赵吉安,在原主未被赶出王府前,曾是原主的狗腿子。

就是此人谗言蛊惑原主恃强凌弱,欺压百姓,人心尽失。

还有调戏宋婉清一事,也是此人一力促成,在原主夸赞宋婉清好看后,他告诉原主,这是画舫名妓,不然原主怎么胆敢那般大胆?

现在,他刚被赶出王府,其就来逼债、讨要婚书了?

若说这桩桩件件都只是个巧合,鬼都不信!

这赵吉安分明从一开始就是有目的的接近他,败坏他的名声,给他设下重重陷阱,搅毁他的婚事!

可惜,原主是个傻子,连这么明显的算计都看不出。

叶沐辰双拳紧攥,强忍心中愤怒,一字一句的道,“赵吉安,我若是没有记错,距离还债的期限还有三天吧?”

“你现在就找上门来,是否太过猴急?”

“还有,沈家和我之间的事情,与你何干?沈月茹给了你多少好处?”

记忆中,原主的这位未婚妻可不是什么小白兔,其对原主庶子的身份一直嫌弃的很,甚至与他那位同父异母的大哥眉来眼去,气氛暧昧。

他不信,此事与沈月茹和他那位好大哥一点关系都没有。

还有,赵吉安也不过是一个商人之子,如何见过太傅之女宋婉清?如何知道其行踪给他设套?

他冷眼看着赵吉安,“约定期限未到,按照大业律例,你若提前对我动手,就是挑衅律法,三日后,在此处,我归还你一千两白银,若还不上,我交出婚书,这条性命也任你处置!”

“但这三日内,你的人不得再来打扰我,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