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差役 8.9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历史 架空历史
作者: 酒白 主角: 许元胜 方柔
87.41万字 8.5万次阅读 80万累计人气值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503.75
    累计字数
  • 933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352章
简介

穿越古代,开局反杀歹毒兄长,凭借一模一样的长相取而代之。 兄长有两大遗产。 一,漂亮嫂子方柔,肤白貌美大长腿还是妥妥的富家千金。 二,差役的身份,这个时代的差役群体不再是下九流,是拥有独立的调查权,缉拿权,刑审权,堪称地表最强权利机构。 这一世,我要痛快,滋润的活着……。

第1章 回到古代

认罪书!

“我叫许元初,在大胜二十三年奸杀青山县酒楼掌柜三女一妻!”

“我十恶不赦,在我兄长的感化下,愿认罪伏法。”

“我妻过给我兄长为妾,望我妻婉儿待我兄长,如对我般谦恭卑敬,凡事无巨细,不可驳逆!早诞麟儿,绵延许家香火。”

……

一封详尽交代后事并记录犯罪过程的认罪书,塞在一个五花大绑,跪倒在地的青年男子嘴里,他一身粗布补丁短衫,麻布裤子,头戴方巾,脚踩草鞋,此时气息奄奄,胸口几欲停止起伏。

阴暗,潮湿,略带湿漉……!

这是什么地方?

许元初吐掉嘴里的认罪书,一阵急促的干咳,脑海里突然涌现一股陌生又熟悉的记忆。

他穿越了。

回到了一个在历史上不曾出现过的朝代,大胜王朝!

前世的许元初家贫辍学去城里打拼,一路从帮厨熬到掌厨,三十岁不到就在大城市里开了一家饭店当上个体户,生意还算红火,正待大展拳脚之际。

哪曾想。

一个网红为了噱头,在他的招牌菜牛杂锅里放了一个老鼠头,送他上了热搜,逼他下跪道歉,被全民网曝。

他百口难辩,回家后更发现娇妻卷走所有钱,跟着一个健身房教练跑了,孩子事后查出来不是亲生的。

他一时想不开,买了两瓶二锅头,这一喝就睡过去了。

等他醒来就来到了这个世界,这具身体的主人也叫许元初。

是青山村一个老实本分的农户,刚成婚尚未洞房就被兄长喊去小酌,后被下毒,用来抵罪。

他整合完脑海里的记忆,忍不住一叹。

“是不是老实人,不管在哪里,都要被欺负!”

“亲哥下毒,死了还要拿去抵罪,呵,兄收弟媳,还要谦恭卑敬绵延香火!这个时代的女人真是可怜,可悲!”

他能感觉到前身死的时候,那股满腔的不甘和怨恨,或许正是这股恨意,被下了毒还硬生生熬着没死透,一直等到自己穿越过来。

忽然,钻心的疼。

许元初脸皮抽动,闷哼了一声,感觉到肚子里一阵乱搅。

扑腾一声!

他忍不住摔倒在地上,鼻子尖磕在泥泞,湿润的土里,嗅着泛着霉味的泥土,嘴角渗血,呼吸越发的艰难。

这具身体内的毒,此刻完全爆发!

“老天让我再活一世,这次绝不能再憋屈的死去。”

许元初紧咬牙关,多亏了前世当了十几年的厨师,在他的餐谱上毒蛇,河豚也不少出现,一些不为外人知道的解毒方法,也懂得不少。

他看了一眼身上的穿着,此刻应该是夏季,但四周却透着凉意。

这里应该是乡下地窖,古时为了避暑会在冬季切割河里冰块储存起来留待夏用。

他艰难的四顾左右,漆黑一片,唯独角落里透着一股股的凉意。

他循着凉意,一步步的爬过去。

在地窖一角堆满了整齐的白菜,土豆,萝卜等还有一些不常见的野菜,在另外一边是两个木桶,泛着凉气。

许元初使出全身力气,哐当一声。

木桶骤然倒下。

哗啦一声,大片的积雪以及冰块还有冰水一股脑的流出来。

被水迎头一激。

他浑身打了一个寒颤,冰凉刺体,让他精神好了不少。

他从散落的冰块上,寻了一个锋利的冰块,费力割开了绑缚在手脚的绳子,稍后一头扎进木桶里大口的喝着冰水。

咕噜咕噜

滋的他五脏都凉透了!

前身能硬撑这么久,说明毒性不会很大,只要及时吐出来就能好大半,时间不等人,不知道前身的好大哥什么时候过来。

直到肚子喝的鼓鼓的。

他伸出食指,弯着腰猛的戳进喉咙眼里,猛的一捅一搅,肚子里翻江倒海,骤然间扭头如利箭一般,从嘴里吐出来,只把肠胃快吐的翻出来后,才感觉那股子钻心的疼痛减弱了。

这个时候外面响起了哒哒哒的脚步声,稍后地窖遮掩的木板被掀开,一道影子拉扯的很长很长,缓缓的走了下来。

夜色下那是一个和前身长相一模一样的男子,两人犹如镜子里的彼此一般。

他穿着青色长衫,脚踩黑色布靴,手里拎着一个灯笼,虚晃虚晃的微弱光芒,只能照亮不大的一块区域。

“元初,不要恨大哥。”

“这个年景,活着也是遭罪,下去陪爹娘去尽孝吧。”

“放心,你的妻子我会照顾好的。”

一道毫无感情的声音响起,来人叫许元胜,正是前身的亲哥哥。

“哥,我不想死!”许元初艰难的仰起头,脸上露出哀求之色。

“不想死?”

“说什么傻话!”

“你活着做什么,一辈子种粮,纳税,住着狗都不愿意待的茅草屋,这样活有什么意思?”

“你死后,拿你的命我能成为县衙的正式差役,成为许家的骄傲。”

“这才是你活到今天,最大的意义!”

“当年爹娘偏爱你,把我送进征兵队伍,我被迫上前线,我是死过一次的人了,这次该你为了许家去死了!”

许元胜放下灯笼,蹲下身看着跪在地上的弟弟冷笑着拍了拍他的脸,眸子内透着厌恶和不满,上前线战场九死一生,当年爹娘其实就是送他去死。

却留下这个不中用的废物!

“哥!”

“如果我们互换身份。”

“你会为了许家,心甘情愿去死吗!”

许元初低着的头,嘴角露出一丝冷意,再次扬起头时,木讷的脸上泛白挂着苦涩,声音有气无力。

“我当然会,一切都是为了许家,所以你安心去死吧。”在昏暗的地窖下,许元胜没有发觉亲弟弟的神色异样,顺着话虚伪的呵呵一笑。

“哥……!”

“那你去死吧,嫂子我会照顾好的!”

许元初眸光内骤然浮现一抹阴冷,背后握在手里的锋利冰块,毫不犹豫直接刺进蹲在自己面前的好大哥许元胜的脖子里,血流如注,噗嗤噗嗤的往外窜。

“哥!”

“一切都是为了许家,安心去死吧!”

许元初眸光平静的看着挣扎中的好大哥,杀他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那个倒霉蛋的前身。

当冰锥入体的那一刻,他竟没有恐惧,有的只是冷静面庞下一抹难掩的兴奋感。

他两世为人,都被最亲近的人出卖,心已经沉寂。

这一世,他只为自己而活!

他面无表情的看着脚下,好大哥许元胜眼眸内透着的不甘,愤怒和后悔以及深深的哀求之色。

“从现在起,我是许元胜!”

“外面房间里睡着的那个女人,会是我的妻子。”

许元初平静道,弯腰脱掉许元胜的衣服穿在自己的身上。

望着因失血弥留之际的好大哥。

把自己的衣服给好大哥换上,然后把那封认罪书,塞进他的嘴里。

亲眼看着他咽下气!

随即把尸体拖到盛放冰块的木桶旁,盖上一层麻草垫子遮掩着。

这具认罪的尸体还不能立即用,毕竟他是一个假冒的,必须先搞清所处的情况再说。

他冷静的做完这一切之后,从地上捡起灯笼沿着台阶,一步步走出了地窖。

今日之后,在大胜王朝,他将开始自己新的生活,这一世不求扬名天下,但求活一个痛痛快快。

“空气真香!”

“活着真好!”

“嫂子,你好,我叫许元胜!”

许元胜看着夜色下这片陌生的地方。

入目是一处低矮院落,院子里有一棵泛着槐花香约乎丈许高的大槐树,枝干翠绿殷殷,遮掩着北面的三间砖瓦房,西侧房间就是嫂子睡觉的地方。

在东面是一个低矮的灶房。

在周边错落有致还有上百处院落,多是土胚房,但相比于眼前好大哥的家,就差的多。

这里叫青山村!

夜色萧索,晚风三三两两吹在身上带走了初夏后的闷热感。

这是活着才能感知的舒爽。

当年征兵,通过前身的记忆,作为长兄本就循例应招。

并非爹娘偏爱幼弟。

只可惜好大哥因此怀恨在心,认为是爹娘偏心。

好大哥侥幸从前线活着回来,在县衙谋了一个后备差役的职务,因为这层身份,在同僚的撺掇下顺利和县城一个商户之女成婚。

嫂子叫方柔。

这处院落多半是女方资助的,好大哥看来是吃软饭的,也好,最起码接下来不用吃糠咽菜,重生就遇到多金的嫂子,真好!

“关于好大哥入职县衙之后的事,前身知道的并不多。”

“我要冒充他,只靠一模一样的长相,怕是还不够!”

“先去会一会,这位嫂子!”

许元胜一步步走到方柔居住的西侧里屋,透过门缝凝目望向房间里,忍不住呼吸微微粗重稍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