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1章 最伟大的民族

书名:
穿越发媳妇他不领,女帝急了
作者:
奔跑的老虎
本章字数:
2892
更新时间:
2024-01-19 21:20:04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盛世枭雄

穿越古代盛世王朝,林立只想守着小媳妇吃好穿好。 却不小心引发了工业革命,站在了朝堂之上。 是男人就要能扛得起天下。 从农业强国到工业强国、军事强国,八方来朝,盛世大夏。
连载中,累计237万字 | 最近更新:第1147章 行刑

第1章 穿越夏朝

书名:
盛世枭雄
作者:
清风明月
本章字数:
2088

“二郎,吃药了。”

林立接过药碗,将苦涩的药一饮而尽。

躺在床上的这几天,林立终于接受了他穿越的事实。

从现代穿越到了封建时代,大夏朝的一个小山村。

原主与他同名同姓,是个秀才,也叫林立,久病卧床。

爹娘为了冲喜,给他娶了个小娘子,外边还在拜堂,屋里床上这个壳子里就换了芯。

林立一脚踩空,眼睛一闭一睁,就成了新郎。

下不来床,连拜堂都做不到的那种。

可能是他魂魄的力量太强大了,换了他这个芯之后,这个身体真日渐好转起来。

第二天就可以坐起来,三四天之后就能下了地。

送回空碗,林立看着不敢直视他眼睛的小妻子。

脸上的稚气还没完全脱去,消瘦的面庞,衬着眼睛大大的。

是个美人胚子。

只是才十四岁啊。

万恶的古代封建制度,十四岁的花样少女,就成了人妇。

想起这个身体的年龄,也不过十五岁。

林立内心长叹一声,温声道:“秀娘,这几日辛苦你了。”

秀娘的脸上飞起红润,放下空碗,要扶着林立躺下。

林立摆摆手:“躺了几日也乏了,我出去站站。”

黄泥墙壁茅草屋顶,篱笆院墙,抬头就是村外大片的田地和群山。

阳光刺眼,风却有些微凉,正是秋季丰收的季节。

小妻子秀娘扶了林立出来站在阳光下后,给灶台塞了一把柴火,看火旺盛了,就坐在小石磨前磨豆子。

林立身体不好,吃的就要精细些。

只是山村里只有高粱大豆这两种作物,大米白面都要在县城里买。

家里为了给他冲喜和治病花光了积蓄,只能将大豆细细地磨了,熬成豆浆给他喝。

他穿过来几天,就喝了几天的豆浆。

“秀娘,我来磨。”林立伸手。

秀娘被抢了手里的活计,呆呆地站在一边,想要伸手接过来,又不敢。

林立不急不缓地将豆子磨了,甩甩发酸的胳膊,秀娘手脚麻利地将豆渣和磨出的豆汁都收在木盆里。

“秀娘,娘开的药还剩下吗?”

前些日子,娘下巴上生了毒疮,大夫给开了石膏涂抹。

大约是他的身体日渐好转,让娘去了火。

或者就是石膏的作用,娘下巴上的毒疮只涂了几次石膏,就好转了。

“还有。”秀娘的声音蚊子般的细,转身进了正屋,出来时候手里有个不大的黄纸包。

林立接过来打开看看,正是石膏。

可以点豆腐脑了。

看着日头,爹娘大哥大嫂下地也快回来了,他又要秀娘找了块布,一起将豆渣拧出豆汁,倒在锅里熬煮起来。

秀娘真是个好妻子,林立要她做什么,就乖乖地做什么,什么也不问。

林立却是要教会秀娘怎么点豆腐脑的,就细致地将过程说给她听。

别看秀娘瘦小,身子还没有长开,但力气却不小,一个人就端了一大锅的豆浆,倒在木盆中。

日头倾斜,地里忙乎了一天的爹娘和大哥拉着满满一大车豆秸回来。

割下来的豆秸还要晾晒了,才能脱豆,这几日院子内外都铺满了豆秸。

秀娘忙在院子里摆上桌子碗筷,又按照林立之前说的,熬了酱汁。

掀开木盆,豆浆已经定型成白嫩嫩的豆腐脑,秀娘小小地惊呼了声。

“烫着了?快放下我来。”王氏很是疼爱这个给儿子冲喜的儿媳妇,忙着道。

“不是,娘,你快过来看。”秀娘惊喜地道。

“哟,这是什么?”王氏赶忙过去,惊讶地问道。

“是二郎教我做的,叫做豆腐脑。”秀娘看着林立,眼神里满是崇拜。

白嫩的豆腐脑盛在褐色的陶碗里,浇上一勺酱汁,林立舀了一勺送到口中。

滑嫩的口感,酱汁咸度适中,林立舒适地眯眯眼睛。

“这滑溜溜的,是豆子做出来的?”林父尝了一口,满脸惊喜。

“二郎,你怎么会做出这个?”王氏也尝了一口问道。

林立自然是想好了如何回答。

“这些时间躺着,实在是无聊,就按照书里说的试试,果然成了。”

原身是个秀才,一心功名,就是因为不分日夜苦读书,才熬坏了身子。

一听书里说的,全家人脸上都出现了释然。

林立还不忘解释一句:“是从一本古籍上看到的。”

林家只有林立识字,他说是古籍,就是古籍。

“我儿子太厉害了!”王氏首先赞扬。

“嗯。”林父不善言辞,一个字就代表了。

“二弟,你身子弱,不要太劳神。”大哥心疼地道。

大嫂站起来走到后院,不多时摸了个鸡蛋回来,舀了水煮了。

秀娘满是崇拜地望着她的二郎。

林立的脸微微红了。

一家人就着高粱米饭,每个人都喝了两大碗的豆腐脑。

侄子小虎子肚子鼓鼓的了,还眼巴巴地看着木盆底。

林立只喝了一碗。

他的胃肠还弱,活动也少,吃不了太多,得的鸡蛋,分给了小侄子一半,另一半偷偷地藏了起来。

饭后趁着天还亮,一家人卸下豆秸,平铺在院子里。

林立也坐在一边,看着这一世的家人们。

能为这一世的家人做些事情,他心里也很满足。

不过只豆腐脑,他又不太满足。

这个家太穷了,只有年节杀了鸡才能吃上次肉,鸡蛋还要攒着换盐巴。

这个时代也太落后了,素油都还没有出现,铁锅也没有普及。

棉花好像也没有出现,眼看着冬天就要来临,他都想象不出只靠着麻衣,如何过了冬去。

“爹,大哥,我想做个东西。”

前世大学四年,林立对弩箭生了兴趣,加入了大学弩箭社团,自己还亲手制作过一支手弩。

现在他的身体还不足以支撑他做这么复杂的手工。

尤其是缺少工具的情况下。

他比划着,在地上画出他需要的东西。

农村的男人或多或少都懂点木匠活,一般家里的小物件都自己做了。

林立要的东西并不复杂,他已经尽量简化了。

一根平整的半指厚的木料做弩臂,其上的凹槽很考验手工。

一条带着弹性的软木可以充当弩弓。

林立在木块上用木炭画了扳机的形状,大哥林卫看着,用斧头就切出来了。

这手工让林立很是佩服。

最麻烦的是弩弦。林立找不出弩弦的替代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