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助他恢复正常

书名:
直播算命太火,全球大佬请我出山
作者:
月上知君
本章字数:
2029
更新时间:
2023-11-20 07:00:00

蓦地,一群符篆飞天而落,降在“宁旭航”的头上,惹得他惊叫不已。

“不是我说你一个小姑娘家家的,手里头还挺富裕的。”

就在红梳盯着“宁旭航”的时候,身后传来一声尖叫。

红梳扭头,只见黄洁的肚子上被掏了一个洞,那洞里面还隐隐有黑气冒出。

而罪魁祸首正和周时西打在一起。

红梳三步作两步,连忙上前,顾不得许多,直接就给黄洁的肚子来了一个符篆大餐。

但下一秒,符篆应声而碎。

一团黑雾包裹着的东西从黄洁的肚子里钻了出来。

红梳表情扭曲,谁能告诉她,三个月多的孩子怎么活的?

蓦地,红梳突然反应过来。

不禁暗骂这个狗东西,还挺聪明的,魔的魔气加上鬼婴的怨气,这可不就双重buff。

也亏得她及时发现了这个地方,不然等明天,估计这个区域都要被魔气充裕。

“你们这都是什么表情,我给了你们周家百年的繁华,现在不过才开始要你们的回报,你们难道不应该感到开心吗?”

魔婴飞在空中,桀桀桀地笑了起来。

顾不得许多,红梳先保住了黄洁的命。

魔婴第一时间先拍死了对它威胁最大的弟弟,“亲爱的弟弟,你终究还是争不过我的。”

“是我庇护了周家几百年,周家的气运都在我身上,就你,还想跟我争?呸!”

说罢,魔婴看向周以昊,刺耳的笑声响了起来。

“周大少,我还要感谢你呢,你可真是个好人呐~”

“如果不是你,我复生估计还有点麻烦,感谢你了嗷~”

下一秒,一团雾气向正在缠斗的兄弟二人袭去。

红梳直接抬手挡了下来。

周以昊可以死,但周时西不能。

周时西虽然人坏了点,但是毕竟没有酿下大祸,更未杀人,不能在她眼巴前死了。

红梳列下阵法。

这个魔婴得快速解决掉,黄洁快要撑不住了。

红梳咬牙,唤出哭丧棒。

哭丧棒一出手,便知有没有,直接追着魔婴满别墅跑。

魔婴倒是想出去,只是它下的禁制对它自己也是有效的,太阳还未升起,它只能在别墅里。

一下又一下。

终于,魔婴的气息在别墅里越来越虚弱。

红梳一个符篆大阵布下,将魔婴紧紧地困在里面。

不出一个小时,它就会灰飞烟灭!

大厅里,红梳将黄洁的血止住,暂时保住了她的性命。

天还未亮,还不能出去。

红梳将她放在沙发上,自己坐在旁边。

唯二活着的兄弟二人紧紧盯着彼此。

“木木,你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儿吗?”

不知道自己能活的黄洁只想知道真相。

她不想什么都不知道地死去。

红梳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只以为她想知道真相,便道:

“几百年前,他们兄弟二魔因作恶多端被玄门中人禁锢在这里,结果阴差阳错,这块地落到了周家先祖的手里。”

“周家先祖当时只是农民,因饥荒逃难到此,并未请人看过风水,便就地建了房屋。”

“结果,谁也没有想到,这个地方被困了两个魔鬼,老大自称神灵,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进入人的梦中蛊惑人心。”

“刚开始,周家先祖也没搭理它,时间久了,他开始动摇,便与之做了交易。”

“此后,周家财富越来越多,却并没有什么副作用,周家先祖彻底放下了心,只是为了保险起见,还是跟后人说了一声。”

“其实周家先祖并不知道,老大这是在累积周家的气运,到了你们这一代,它已经累积得差不多了。”

“但是它贪婪地想要更大的能量,于是它盯上了鬼婴一类,为了将自己变成魔婴,它筹谋了很久,它给你们这一代人下了诅咒,你们每一个人都会有缺陷。”

“然后,它再利用你们的缺陷助自己重生。”

红梳活着,勾唇:“它唯一没有算到的就是我。”

直播间:

“她还挺自豪。”

“她那么厉害,不该自豪吗?”

“那倒也不是,只是我不理解,明明可以救下更多人,为什么只救这几个?”

……

“那老二呢?”黄洁好奇。

她好奇到感觉肚子都不疼了呢。

“它啊,它就是一个捡漏的,老大收集周家气运,它就捡一些个人的零散气运。”

“老大安排人助自己出来,它就入人梦,开始蛊惑人心,因为它也要出来。”

红梳这么一说,黄洁就明白了。

敢情是个不想动脑,懒得动弹,只想顺点好的,完了还要给人家干死的玩意儿啊。

直播间:

“这么看来,这家里面没几个好人啊。”

“要不是周老四刷到了梳姐的视频,这结局是真不好说。”

“那周老大咋还活着,不能弄死吗?我真是看见他就烦。”

“也不能怪他,他性子如此……”

“哦,他性子这样,就能害别人了?用自己孩子做交易,亏他下得去手。”

……

别墅静了。

一静,人就容易多想。

就比如此时的黄洁,她看向周以昊,问出了那个许多人都曾问过的问题,“你真的没有喜欢过我吗?”

其实这个问题,当你问出口的时候,你就已经知道了答案了。

就比如此刻的黄洁,她的心里其实已经知道答案了,但她不想去相信,执拗地要人亲口说出来。

面对这个问题,周以昊避而不语。

他并不觉得自己要给她什么回复,她想嫁入周家,想有一个孩子,周以昊给她了吗?

给了啊。

那他要点报酬不过分吧?

他有什么错呢?

都是交易,各取所需而已。

当然,如果他真的是这样想的话,那就不会避而不语了。

或许他到底是怎么想的,连他自己都搞不清楚。

不过,很快,他就可以搞清楚了。

红梳坐在一旁,她的目光在二人身上来回流转。

蓦地,她开口了。

“周先生,你之所以和它合作,不就是因为它能让你变回一个正常人吗?”

周以昊看着她,颔首,表示肯定。

红梳嘴角弧度增大,“这有什么难的,我也可以。”

只是,后果,可就完全与她无关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