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凰 9.4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权谋天下
作者: 须尽欢 主角: 楚天妤 帝隐 江景年
79.75万字 4.6万次阅读 24.6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356章 你看,他不心疼你的 2024-02-22 15:14:04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6
    作品总数
  • 1039.9
    累计字数
  • 1838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356章
简介

前世,楚天妤的新婚之夜,夫君和白月光颠鸾倒凤,却把她送到了神秘人的床榻之上,后来,她死在了那一场熊熊的大火里。 重生后。 天妤带着仇恨转身,誓要让仇人以血还血,以命抵命! 二哥一心只认姨娘,也罢,那就过继给姨娘当儿子。 未婚夫只爱农家女,可以,将他变成平头百姓,门当户对。 …… 双手沾了血,楚天妤心狠手辣一时声名四起,无人敢靠近,她也打算这辈子护着亲人一辈子不慕不爱。 然而。 当阴谋一个一个浮现,她竟然再次遇到了那个念了她两世,爱了她两世的少年……

第1章 她身子弱,还有心疾

“天妤(yu第二声),我有话跟你说。”

楚天妤猛地睁开眼睛,惊愕地看着眼前的人,眼里突然间溢出浓浓的恨意。

江景年?

江国公府的世子,她的未婚夫!

两年前。

他随父亲和哥哥去镇守边关,可不到三个月就传来他战死的消息,如今边关战事正激烈,他却平安无事地回来了!

“打仗的时候我受了重伤,昏在水边三天三夜,如果不是软软救了我,你恐怕就见不到我了,你是我的未婚妻,就该替我好好报答软软,世子妃的位置让给她吧,你做妾室就好。”

说完。

江景年握紧身边少女的手,眼里铺满了宠溺,语气也是楚天妤从来没有听过的温柔。

“她叫沈软软,是个孤女,因为救我患了心疾,她没你好命天天荣华富贵,身子又好,所以你要照顾她、事事让着她,切莫让我因这种小事烦心。”

楚天妤动了动眼眸,看着沈软软娇羞的小脸蛋,脑子里浮现的却是这个女人上一世的惊天狠毒。

……

垂眸。

她有些好笑的看着自己一身的素雅,从江景年的死讯传来,她就再也没有穿过鲜艳的衣裳。

而他身边的沈软软,满身鲜艳,娇艳欲滴,小鸟依人般依偎着江景年,见楚天妤冷着脸不说话,小嘴儿一扁红了眼眶,拽着江景年的袖子细细哽咽。

“景年,天妤妹妹是贵人,哪像我这般孤苦,出身又可怜,你让她一个官家小姐对我好,她哪受得了这种委屈,要不就算了吧。”

“你别这样说自己,你是这世间最好的女子,再说了,这些都是她应该做的,哪有什么委屈受?”

江景年见她哭了,心疼地将她拥在怀里温柔的哄着。

他知道,楚天妤喜欢他,离不开他,所以他想让楚天妤做什么,楚天妤都会乖乖听话的。但软软不一样,她娇小柔弱,身子又奇差,虚弱得像是随时都能倒下来似的,身边离不得人照顾。

怀里的娇人儿哭得伤心,江景年冷了眉眼与楚天妤道。

“你等了我两年,我也不是那么没良心的人,纳你做妾可以,但你要乖乖听话才行。”

“这样啊。”

嘲讽的语气微微上扬,楚天妤一双美目似冰刃掠过江景年又落到了沈软软的身上。

“沈小姐说自己是个孤女?一个孤女长得跟娇花一样美丽,肌肤白皙、十指娇嫩,沈小姐好厉害啊。”

沈软软脸色一白,迅速将自己的手藏进了袖子里,又往江景年怀里藏了藏,楚天妤将她的小动作都看在眼里,压着不断翻涌的恨意接着冷声道。

“身子这么弱都能不远千里来京城,真是辛苦,不然……我把嫁妆送给她,给她添添喜?”

“你真愿意?”

江景年眼中露光,头一次对楚天妤露出笑容。

楚天妤的嫁妆十分丰厚,他早就想动了,本来还想着怕要费一番口舌,没想到她这么上道,自己先提出来了,软软这一路上时常哭泣自己一无所有,怕在京城无法立足,江景年就想着弄些东西给她傍身,但国公府……是不可能给她的……思来想去,只有在楚天妤这里最合适。

“楚天妤,你手上不是还有很多铺子?匀一半给软软,再带她去各世家走动走动,这样一来她就能在京中……”

“啪……”

又响又辣的一巴掌,打得江景年整个人都惊呆了。

看他的脸很快就肿得跟包子一样,楚天妤恨得撕心裂肺,只想冲上去把他的脑袋拧下来,丢去喂狗。

她真是傻啊,这样的嘴脸,这样的人,她竟然同意了这门婚事。

甚至为了给江景年铺一条通顺的官路,跪在冰天雪地里求了三天,才让父亲同意将他带去边关,想着到时候只要父亲和哥哥匀一些军功给他,回京之后,皇上一定会论功行赏,这样一来江景年不但能顺利承袭国公二字,还能就此踏进官途,前途无量!

可不到三个月,他就死了!

再出现在楚天妤的面前,就是眼前这一幕。

那时候的她,也是满目惊愕,被设计得没有了退路,为了家族的名声只能被逼得进国公府成了妾。

成亲那天。

沈软软被江景年八台大轿亲自迎回江府,而她,简简单单从侧门进的院子。

然而。

噩梦远不止这样。

洞房花烛,江景年和沈软软颠鸾倒凤,她却在喝了一杯茶之后浑身发软,躺在榻上,视线渐渐模糊,但她知道,有一个人穿着新郎喜服,一步一步来到她的榻前,他冷戾着眉眼,冰冷的指慢慢解着她的衣裳,慢慢的触着她的肌肤……那是一场让人撕心裂肺的噩梦,是现在想起来都会惊恐挣扎的恐惧。

那个男人折磨了她整整一夜,直到天亮才从她的身上下来,他一走,江景年就像疯狗一样的冲进来,将她从床榻上拽下来,对她拳打脚踢,怒骂羞辱,又捏着她的手指按印画押,将她所有的嫁妆全都划到了沈软软的名下。

第二天。

江景年以楚天妤不敬夫家为由把她关进了一座荒芜的院子里。

而沈软软拿到了她的嫁妆,自然风生水起,很快就让江老太太和江夫人对她疼爱有加。

后来。

她又勾着楚天妤的二哥楚西风,把阴毒的手伸进了楚府……

中间发生了什么,楚天妤不记得了,只知道没多久江景年进了一趟宫,回来之后,皇上震怒,下旨彻查楚府、外祖家程府,通敌卖国的罪一下,楚府、程府一共五百多条人命全都被赐死。

那一夜,六千禁卫将楚府、程府围得水泄不通,里面惨叫不断,那一夜,整个京城都充斥着浓浓的血腥味!

而江景年……牵着已经有了身孕的沈软软,嘻嘻笑笑着来到了荒院,指着外面冲天的火光,指着外面凄厉的惨叫让她听,告诉她,死的是她的亲人,都是她的亲人。

她无法忘记,上一世的那一刻,她是怎样的撕心裂肺,怎样的悔恨交加,她拼命挣扎着想要杀了这对狗男女,可江景年却一脚踢开她,将她身上从小带到大的玉佩抢走给沈软软戴上之后,大笑着一把火点燃了她的小院子。

“楚天妤,你打我?”江景年震惊“你竟敢打我,你当真不怕我退婚?”

威胁的声音让楚天妤眼中嘲讽四溢,冷声道。

“江世子,退婚用嘴说说恐怕不行,不如我现在就叫人去准备笔墨,咱们当场签画押,把这破婚给退了!”

江景年愣了一下。

他可从来没有想过退婚两个字竟然会从她的嘴里说出来,一时间,他气得手背青筋暴起,冷声斥道。

“我要是真的退婚了,你还不得找我闹个没完。”

眼神微闪,江景年接着说道。

“软软无父无母孤苦伶仃的,你就把她当成是你的亲姐姐,楚府今天不就有认嫡仪式吗?楚惜月一个庶女都能让你母亲过继为嫡女,你去跟你母亲说,让她把软软一起认在她的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