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中医 9.5
作者: 方千金 主角: 方彦 安瑶
112.77万字 2.5万次阅读 35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483章两个人的结合 2024-05-29 05:20:05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7
    作品总数
  • 2052.25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484章
简介

青年医生方彦一梦千年,在梦中,他和家传医馆一起穿越历史长河,他见到了神医扁鹊、道医葛洪,医圣张仲景、药王孙思邈、小医圣张景岳,火神派祖师郑钦安....... 医馆带着方彦穿越了整个历史时空,方彦在每个时代停留,遇到了当时最为顶尖的名家医手.......他和众多名家坐而论道,甚至给予不少名家启发,开创流派........ 内科、外科、针灸、方剂,方彦集众家所长,身负各流派医术之精华梦醒都市。

第1章 一梦千年

庆城市第一医院,中医科,方彦坐在办公桌后面,精神恍惚,额头的伤口已经包扎好了,隐隐约约还能看到纱布里面的殷红。

“方彦,你给我滚过来!”

方彦还正在发懵,科主任陈忠全就气呼呼的走了进来,冲着方彦厉喝。

值班室的几位医生都吃惊的看向陈忠全,有的人还带着点幸灾乐祸。

方彦这是又要被陈主任训斥了吗?

方彦是庆城市第一医院的医生,今年28岁,新晋主治医生,毕业于庆城市中医学院,本科学历。

方彦的爷爷在庆城市杏林界稍有薄名,属于很有水平的民间医生,开了一家中医医馆,叫福生堂,福生堂是方彦的爷爷方渊林从师父王恩平手中接过来的,属于老字号,福生堂这个招牌在庆城市已经有上百年了。

虽然只是本科学历,可因为方彦从小就跟着爷爷方渊林学医,有些底子,再加上方彦毕业那会儿大学生还算吃香,所以有幸进了庆城市第一院这么一家三甲医院,留在了医院中医科。

毕业五六年,方彦也刚刚拿下主治医师职称,不过科主任陈忠全还没安排方彦坐过门诊。

准确的说,方彦属于刚刚拿到主治医师职称的住院医,管床大夫,职称拿到手了,但是医院这边的待遇还没有紧跟着提上来。

“???”

正在发懵的方彦被陈忠全的声音惊醒,有点茫然的看向陈忠全。

“怎么,这会儿给我装无辜?”

陈忠全怒声质问道:“三号床的药是不是你阻止患者服用的,谁给你的权利干涉其他医生的医嘱,拿到了中级职称,就觉得自己能耐了?”

“三号床,医嘱?”

方彦依旧有点愣神,尽可能的在自己的记忆中寻找,好半天思维才和现实接轨。

并非方彦想要装傻充愣,也不是方彦患了什么失忆症,而是他刚刚经历了非常匪夷所思的事情,以至于这会儿还有点分不清楚虚幻和现实。

这几天家里医馆那边也出了些事情,方彦几乎是医院和福生堂两头跑,早上出门的时候,福生堂的牌匾不知道怎么掉了下来,砸在了方彦的头上,给方彦的额头开了一个小口子。

伤口并不算大,缝了两针,包扎好之后方彦就到了科室,因为来的早,晚上没睡好,方彦就趴在值班桌上眯了一会儿,其实也就是十几分钟。

可就是这十几分钟,方彦却做了一个非常离奇的梦。

在梦中,方彦竟然和福生堂一起穿越了时空。

他见到了神医扁鹊、道医葛洪,医圣张仲景、药王孙思邈、小医圣张景岳,火神派祖师郑钦安.......

福生堂带着方彦穿越了整个历史时空,方彦在每个时代停留,遇到了当时最为顶尖的名家医手.......他和众多名家坐而论道,甚至给予不少名家启发,开创流派........

伤寒派、经方派、滋阴派、火神派,每一派都有方彦的影子。

那一场梦境历时上千年.......方彦也好像实实在在的在漫长的时空中度过了上千年。

梦中的经历,梦中的所学,就像是刀刻斧凿一样印在方彦的脑海中,历历在目。

也正是因为刚才的离奇的梦境,这会儿方彦还有点恍惚,甚至有点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这会儿究竟是在梦境还是现实。

“你是说三号床?”

方彦缓缓出声,在梦境中经历了上千年,而且记忆是那么的深刻,相比起来之前的二十多年的记忆反而微不足道了,除了父母爷爷等一些非常亲近的人,哪怕是身边的这些同事之类,在方彦眼中好像都突然变得陌生起来了。

至于什么三号床,现在方彦确实是一丁点都想不起来了。

“怎么,我们的方大医生失忆了?”

陈忠全气急而笑:“大家看看,方大医生失忆了,脑袋被砸了一下,分不清楚今夕是何年了?”

“就方彦那脑子,需要失忆吗?”

边上有人忍不住笑道:“陈主任您也太看得起方彦了,他就是不失忆,也和失忆了差不多。”

方彦在中医科五六年,和科室的大多数人都不合群,更是不怎么得科主任陈忠全喜欢,之前不少人看在方彦爷爷的面子上,多少对方彦还有点讨好,陈忠全对方彦多少也有点忍让。

可这一阵,福生堂遇到了麻烦,方渊林在庆城市行医这么多年,积攒了那么多人脉,却好像没什么人愿意帮方渊林出头,这让一些人就禁不住幸灾乐祸起来了。

之前觉得惹不起,自然不敢惹,可现在发现方彦家里也就是银样镴枪头,那就不装了。

其实在今天陈忠全发飙之前,方彦都已经能感觉到科室有的人说话阴阳怪气了。

“有事说事!”

方彦微微皱了皱眉,陈忠全不怎么待见他,他其实也不怎么待见陈忠全。

其实从本质上讲,方彦和庆城市第一医院中医科的大多数人都不是同行,就现在各大中医医院,中医科室什么情况,众所周知,说是中医,其实只能称之为新中医。

方彦虽然懒散,学医不够专注,导致之前并没有学到方渊林多少真传,可毕竟从小耳濡目染,是属于传统中医派系的,传统中医和新中医本就有着理念上的冲突。

在医院这么多年,方彦其实很反感医院科室所用的一些套药套方和半中不西的理念,可他毕竟人微言轻,有时候提出质疑,惹来的就是上级医生的不喜和科主任陈忠全的反感。

“方彦,你这是什么态度,不想干了可以直说。”

陈忠全脸色瞬间变的阴沉,方彦竟然敢用这种态度对他说话。

在医院,等级森严,小医生质疑上级医生那是会犯众怒的。

之前陈忠全多少还有点忌惮方彦的爷爷方渊林,方渊林虽然是民间中医,可毕竟水平不低,行医多年也积攒了不少人脉。

可现在,福生堂那边好像自身难保,方彦的爷爷好像也没有陈忠全想象的那么厉害。

“别忘了,你只是合同编,并不是事业编。”

陈忠全提醒道。

在医院,科主任如果想要开除一位事业编医生或许有难度,但是合同编,那真的是随便拿捏了。

“随便。”

方彦说着话已经开始脱穿在身上的白大褂:“要不我主动辞职?”

方渊林其实一直是希望方彦能回去继承家里的医馆的,他是把方彦当成继承人培养的,可方彦的老妈林贝莉和老爸方海洋却更希望方彦留在医院。

三甲医院的医生,说出去多体面?

小医馆的医生怎么能和三甲医院的医生相提并论?

别说小医馆了,就是私立医院的医生,哪怕收入高一些,在业内的地位也是远远比不上公立医院的。

这几年,方彦在科室浑水摸鱼,本就很厌烦了,只是耐着性子,现在医馆出了事,陈忠全又正好刁难,方彦所幸顺水推舟。

陈忠全错愕了一下,他没想到方彦竟然如此果断,说辞职就辞职。

三级甲等医院,现在就是硕士研究生也不是说进就能进的,方彦真的不在意?

陈忠全只觉得自己的一拳就像是打在了棉花上,让他竟然有点憋屈。

“想走,没那么容易。”

陈忠全恼羞成怒:“给我惹了事,说辞职就辞职,留下的烂摊子我帮你负责?”

方彦没有理会陈忠全,却也没有继续再脱身上的白大褂,而是直接向值班室外面走去。

“方彦!”

陈忠全一声厉喝:“你给我站住。”

“我先去了解一下情况可以吗?”

方彦回过头,淡然的看着陈忠全:“说实话,刚才眯了一会儿,还真不记得什么事了。”

在梦境中经历了上千年,历史上的历代名医见了方彦都要称一声方师,陈忠全现在在方彦眼中那是真的一点威慑力都没有。

说罢,方彦已经出了值班室。

“卧槽,方彦这么刚吗?”

“竟然和陈主任正面干起来了.......“

值班室的几位医生都已经惊呆了,有点难以置信。

在医院的科室,科主任那就是绝对权威,即便是科室的几位副主任也没人敢正面和陈忠全硬刚,方彦今天是吃错药了吗?

在科室,方彦和同行的医生们关系不好,但是和护士们的关系却非常好,总是撩人家小护士,人送外号女护士之友,其实这也是不少男医生嫉妒方彦的地方。方彦走出值班室,问了几位小护士,很快就了解了情况,记忆也逐渐的和现实接轨。

三号床的患者并不归方彦管,昨天方彦查房的时候,和三号床的家属聊了几句,顺便了解了一下三号床患者的病情。

了解之后,方彦发现三号床的医嘱有问题,准确的说是负责三号床的主治医生开方有问题,所以方彦就提醒了一下三号床的家属,就说当天的药先不要用。

叮嘱过后,方彦原本是打算找三号床的主治医生聊一聊的,给对方提醒一下,可当时三号床的主治医坐门诊,方彦一直没遇到人,下班的时候方彦给忘了这件事,直接回了医馆。

这也就是刚才陈忠全说的方彦干涉其他医生下的医嘱,然后借题发挥。

“方彦,不好了,三号床的患者病情加重,刘医生已经去病房了。”

方彦正向一位护士了解着情况,就有另一位女护士跑过来给方彦通风报信。

“病情加重?”

方彦眉头一皱:“是因为没用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