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控沉沦 8.7
完结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总裁豪门
作者: 燃星 主角: 邹晴 席铮 席廉
70.94万字 0.1万次阅读 7.6万累计人气值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4
    作品总数
  • 189.45
    累计字数
  • 534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336章
简介

邹晴自小喜欢席铮,可是,他是堂姐的。 爱成刺,席铮拥有了她却折磨她。 直到席铮疯找了她数年,再次相逢。 男人腥红着双眸看她,“究竟是谁,先爱了对方十年的?” 女人冷言:“我不做别人的后妈。” 男人牵着指间那可爱的小软萌,无奈低笑:“小艾,我和小嗳都是你的!” 【自小喜欢,纠缠,双洁,作品前期偏向男主男配交替出场!】

第1章 深渊

邹晴被席铮带进酒店总统套房时,是他们相隔两年后的第一次见面。

也是人生中的第三次见面。

她被席铮疯狂地抵在玄关处,整个身子骤然绷紧。

男人裹胁着情欲的气息,灼热地喷洒在她颈窝处。

她昏昏沉沉地失去了反抗之力,感觉自己要醉了一样。

这可是她偷偷藏在心底十年的男人。

随着男人紧贴上肌肤的薄唇一张一合地游走开,她娇嫩的天鹅颈轻颤着扬起。

开出的朵朵海棠摇曳在春色里,惹人怜爱。

只可惜,面前的男人并不想怜惜她。

在席家晚宴见到的那一刻起,男人深藏在最心底的那根倒刺,在狠狠地提醒他:报复她。

此时,试探入裙底的大手调情到一半,停了下来。

男人冷冽的眸子撩开,语气带着浓烈的审问:“还干净吗?”

听言,邹晴大口喘气,恢复神智。

一个清脆的巴掌,落到男人极为俊美的脸颊上。

在男人烈火滚烫的目光下,邹晴心跳加快!

“呵——”

男人冷嗤一声,用舌尖抵了下被她扇过的腮帮:“怎么,罪人都能脱胎换骨成贞洁烈女啦?”

“真是贞洁烈女,会跟一个男人来这种地方?”

他意有所指,她倍感羞辱。

邹晴抿紧双唇,强忍着思绪翻涌。

欲再抬手还击时,腰线已被他死死掐住,整个人扯进怀里。

一股淡淡的雪松香气,悄然入鼻。

男人英挺的鼻尖微俯下来,暧昧地抵在她的眉心处,龇牙明挑着:“邹晴,这些都是你自找的。”

——

几个小时前。

邹晴一抹红色低胸礼裙,以邹千金身份亮相于席家晚宴。

复古的法式盘发,配上她素雅精致的面容,一出场,便引来一众哗然。

她被迫挽着自家大伯的臂弯,来到席家老太跟前。

“萱姨,这是我小女儿,邹晴。”

邹传雄扯着嘴角,极力在席家老太面前宣传着邹晴。

席老太眸子微眯,将浑身不在的邹晴,穿透式的上下打量个遍。

“邹晴,多大啦?”

闻见席老太的话,邹晴水眸微怔,下秒小声开口:“二十二。”

与席廉相差五岁,还行。

席老太朝邹传雄,神色微变点头:“等席廉下楼,让他自己好好瞧瞧。”

说完,席老太便在佣人的搀扶下离开,去物色下位备选“孙媳”。

邹晴被邹传雄拉到一边。

“我警告你,今晚不管你用什么方法,都要让席家选中你当这孙媳妇,否则。”

邹传雄压低声线,咬牙切齿:“你妈那边别怪我无情,这都是你欠邹家的。”

两年前,邹晴的堂姐邹冰,因一场意外去世。

邹晴成了理所当然的始作俑者。

她的清白无人相信。

最终,她成了邹家的千古罪人,也成了席铮最厌恶的人。

邹传雄本可凭借女儿与席家的联姻,获取事业上的平步青云。

自女儿去世后,席家的商业往来淡了不少。

前景失去庇佑的邹传雄,在得知席家正为自己那病秧子长孙席廉,物色传宗接代的对象,便直接把心一横。

拿着邹晴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的母亲,要挟她。

待她见到席廉时,已是二十分钟后的事。

他一席中式白色西服,高大的身躯端坐在轮椅上。

脸上干净温柔,如月光清辉般美好。

邹晴看了他一眼,心底的焦躁不安有了些缓和。

当她被同样物色好的女孩安排并列站在宴厅中央那刻,席家管事的便上前一一介绍。

“大少爷,这几位都是老夫人青睐的,您先瞧瞧。”

“分别是严小姐,任小姐,王小姐,同邹小姐。”

管事的手移动到邹晴身前时,席廉宁静的眸光刚好落到她的身上。

邹晴心头一颤。

席廉虽没有敌意,只是淡淡平静地看向她。

可邹晴却忍不住的抗拒。

她觉得此刻的自己跟件物品,没什么两样。

站在她身后的邹传雄则满眼期待,觉得有戏。

然而确实如此,席廉的视线一直锁定在邹晴身上。

邹晴漂亮,是那种不露棱角的漂亮。

许是席廉的目光有些赤裸地宣告着满意,她被看得有些娇羞。

管家朝席家老太的方向望去,两人心照不宣。

随后,管家拿起一香槟杯递给邹晴,让她过去给席廉敬酒。

她小心翼翼地接过,走到一半时,倏然被一个横穿而来的身影撞洒了酒杯。

透明的液体微凉,溅到她满胸口都是。

一旁的邹传雄嫌弃的眉头紧锁。

她下意识捂住胸口,低着头,狼狈地跑进洗手间。

等到她整理好出来,一个魂牵梦绕的身影,撞击进她的视线里。

是席家二少爷,席铮。

二十五岁的他,依旧清丽俊逸,眉峰疏离,高不可攀。

笔挺的黑色衬衫,谨慎利落地收在腰间。

那双笔直的大长腿,倾斜地靠在拐角的墙壁上。

他真的与方才的哥哥席廉,很是不同。

席家有福,出了这么两位天之骄子。

邹晴从与他交错的眼神中,恍神过来。

她设想过一千种会在席家重遇他的情形,只是没想,他会冲出来故意撞洒自己的酒杯。

因席铮的出现,整个走廊上的空气直降冰点。

邹晴低头,双手交叉抱住自己纤细的胳膊,强压下自己内心的惊涛骇浪。

脚下的高跟鞋走得有些磕绊,她努力放慢,显得镇定。

终于要离开时,她外侧的手臂被男人倏地一把扣住。

邹晴水眸猛缩,在男人如刀的冷眸中,惊慌失措。

“你想取代邹冰嫁入席家?”

男人一语道破,邹晴的心跳如闷雷敲打。

她从来就没想过要取代任何人,更何况是堂姐。

她僵持在原地,背脊发紧。

见她不语,男人脸上的阴冷气息愈加冷冽。

拽着她的手臂,朝宴会大厅的反方向,疾走出席家。

迟迟等不到她回来的邹传雄,着急地找了各种借口,想让席廉再等等。

而此时的邹晴,如同被下咒语一般,鬼斧神差地被席铮带进了酒店。

——

纯白色的床榻上,邹晴涨红着玲珑的身躯,脆弱的像朵无骨的花骨朵。

她空洞的眼神里,渗出一层浓重的雾气。

邹晴看着头顶摇晃的墙壁,如同堕入深渊,难以呼吸。

该作者其它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