抄家后,我诗仙的身份曝光了 8.8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历史 架空历史
作者: 柠檬大叔 主角: 杜蘅
94.02万字 0.6万次阅读 31.3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452章 爷爷的老友 2024-04-17 00:34:04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4
    作品总数
  • 643.36
    累计字数
  • 1500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452章
简介

原身被人构陷,卷入科举舞弊案而被抄家,未婚妻嫌弃他不学无术,21世纪的杜蘅强横归来,一夜诗尽天下文,成就诗仙之名,未婚妻追悔莫及。 女帝微服私访,被他的学问和见识深深折服,在他的指点下逐渐走向富国强兵之路,一统天下。

第1章 望湖楼

黑云压城,山雨欲来。

瘦西湖畔的望湖楼,躲进不少避雨的人。

杜蘅坐在靠近栏杆的位置,他已经坐了半个时辰,但等的人还没有来。

“少爷,这种天气,封小姐该不会来了。”

“再等等吧,看着快要下雨了,我们也走不了。”

打横而坐的是个十四五岁的女孩儿,名叫桃笙,上将军府的丫鬟。

杜蘅则是上将军杜仲的嫡长孙,本来出身钟鸣鼎食之家,但不久之前,被人构陷,卷入了科举舞弊案。

按照大梁制令,三品及以上官员的嫡系子孙,可免州县考试,直接参加礼部主持的会试,也叫春闱。

杜仲是从二品的武将,杜蘅也有这个资格。

只是他从小喜欢舞枪弄棒,对于四书五经可以说是一窍不通,原本就没想过要靠科举晋身。

但好死不死,被好友拉去参加春闱。

参加就参加吧,权当去打个酱油了,混个脸熟。

结果老天跟他开了一个玩笑,他竟然真的中了进士,武将出身的杜仲,想不到家中竟然还能出个进士,高兴的奔走相告。

会试之后就是殿试,杜仲很快就高兴不起来了。

当时先帝在世,亲自出题,杜蘅一问三不知,便引起了怀疑,最后被打入了大理寺狱。

其实,真正的杜蘅,在大理寺狱中就已经死了,现在这个杜蘅来自21世纪。

古代科举舞弊,是仅次于谋反的大罪,总算先帝念及杜家三代镇守大梁北门户的功劳,只判了个抄家,将他们逐出京师,发回原籍,也就是东都广陵府。

杜蘅儿时在广陵住过一段时间,与广陵的书香门第封家有过一纸婚约,如今抄家的消息传来,封家之女封若颜便有了退婚的意愿,把他约在了望湖楼,想与他谈一谈。

可是等了许久,却不见封若颜的身影。

栏杆外面,一场蓄谋已久的大雨,瓢泼似的下了起来。

“少爷,雨溅进来了,快起来。”桃笙轻轻拉着杜蘅起来。

杜蘅缓缓起身,看着楼外一片铺天盖地的景象,远处几艘游船都被雨势淹没,水天一片模糊。

忽然有感而发,想到了苏轼的一首诗,随口吟道:“黑云翻墨未遮山,白雨跳珠乱入船。”

桃笙微微讶异的看着杜蘅,少爷什么时候会吟诗了?

“好一句白雨跳珠乱入船,倒是生动形象。”

一个洋洋盈耳的声音传来,杜蘅不由侧目看去,却是一个锦衣玉带的公子哥儿,面容白皙如月,墨眉如画,眸似寒星,清雅之中却又透着一股英气。

杜蘅微微有些失神,第一眼他以为是个姑娘,结果目光往下移动,一马平川,随即摇头一笑,男生女相之人,这世上倒也不是没有。

尤其富贵人家的公子哥儿,养尊处优,风吹不到雨打不着,肌肤嫩的能够掐出水来,比贾宝玉还要贾宝玉。

那位公子哥儿坐在楼中正中的一张桌子喝茶,打横相对坐着两人,一个跟桃笙年纪相仿的小厮,瘦瘦矮矮的样子,另外一个身材高大,一张冷峻的国字脸,腰间竟有一把佩刀。

大梁禁长兵器不禁短兵器,民间携带刀剑并不犯禁,但杜蘅的原主出身武将世家,单从刀鞘,就能看出那把佩刀是一把好刀,普通百姓是用不起这种刀的。

墨绿鲛鱼皮包裹,上面布满细细打磨的小疙瘩,鞘首和鞘尾包裹精美的铜饰,采用二道箍的工艺。

“公子,你刚才只念了两句诗,可有下文?”那位贵公子抬头询问。

杜蘅回过神来,随口道:“卷地风来忽吹散,望湖楼下水如天。”

贵公子不由朝着栏外看去,拿起一把玉骨折扇,放在胸前扇着:“这两句写的是雨后的情景。只是不知雨歇之后会不会像你描写的这般。”

望湖楼的掌柜听到望湖楼的字眼,满面笑容的过来,拱手道:“公子一看就是读书人,小店备有诗板,能不能将方才所作之诗,写于诗板之上。”

“小店来往的文人雅士不少,也能为公子扬一扬诗名。”

杜蘅一眼便洞察了掌柜的心思,笑道:“你是想扬一扬望湖楼的楼名吧?”

这座茶楼恰好就叫望湖楼,在广陵众多茶楼之中,比较普通,因此也没人专门为望湖楼题诗。

如果杜蘅这首诗能够扬名,那么诗中出现的望湖楼,自然也会为人所熟知。

等于这首诗就是望湖楼的广告语。

掌柜的如意算盘被拆穿,没有一丝尴尬,生意人的脸皮早就锻炼出来了,他依旧笑呵呵的道:“公子,这都是互通互惠的事,你把诗写下来,以后你来咱们茶楼喝茶,我分文不取。”

杜蘅心头一动,虽然朝廷没有赶尽杀绝,将广陵府的一处祖宅留给杜仲养老,但不给田不给地,基本跟家徒四壁没有区别。

“我平日并不怎么喝茶,要不这样掌柜的,你给我两贯钱,我把这首诗留在你这儿,你看如何?”

掌柜犹豫了一会儿,但他还是点了下头:“好,两贯钱就两贯钱,我这就给你去拿诗板。”

“少爷,你的诗可以卖钱了。”桃笙绽开一朵灿若夏花的笑容。

杜蘅苦笑一声,没有言语。

虽说他心中早已规划了宏伟的商业蓝图,但没有本钱不行啊,一文钱难倒英雄汉,只能出此下策了。

另外一边,贵公子浅吟着杜蘅刚才的诗句,写雨竟然能够写出如此大气象,本朝并不多见,贵公子本想询问一下姓名,但见杜蘅竟然把诗给卖了,顿时就打消了结交的念头。

“有辱斯文啊。”贵公子幽然叹息。

本朝的读书人走的是清高路线,像杜蘅这等卖诗的行为,太过市侩,已然落为下品。

一会儿,掌柜取了诗板过来,并让伙计备下笔墨。

杜蘅拿笔蘸了蘸墨,落在光洁的诗板上。

掌柜一看他写的字,整张脸都垮了下来,首先第一个反应就是,两贯钱给多了!

杜蘅写的极其艰难,毕竟前世从未练过书法,而原身又是一个武人,写出的字实在不成章法,唯一可以称道的是,笔力还算遒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