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4章 结局尾声

书名:
黄河伏妖传
作者:
龙飞有妖气
本章字数:
2466
更新时间:
2019-07-30 14:04:20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民间禁咒异闻实录

“这盛世的外衣之下其实隐藏着一个光怪陆离的玄妙世界。” 方术、诅咒、风水、占卜,看似深不可测的东西其实就在我们身边触手可及之处。 五岁,我被天雷劈坏了脑子劈瞎了双眼,爷爷把我的病治好,我竟发现自己可以看到一些寻常人看不见的奇异东西 就在我兴冲冲想要探索其中的玄妙时,老头子却告诉我说:“想活吗?想活就去赚钱,赚你的买命钱。”
已完结,累计301万字 | 最近更新:第1337章 不是结束,而是新的开端

第1章 遭雷劈的

书名:
民间禁咒异闻实录
作者:
木人高秋
本章字数:
3757

我就是个妖孽。

从我能记住事开始,这句话就经常钻进我的耳朵里,真是想躲都躲不开。

一九九七年农历六月初六,我在云港妇婴医院出生。那年香港回归,举国欢庆,所以云港这场十年不遇的雷暴连报纸的一角都没登上。

当时医院里的护士开玩笑说:“该不会是咱们医院里出了个妖孽吧?”

后来证实了,确实出了个妖孽,那个妖孽就是我。

5岁那年生日我是去我姥姥家过的。

早晨出门的时候天气还挺好,可到了我姥家天就开始阴,最后黑得跟半夜一样,阴沉得邪乎。

我当时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跟我表姐跳了后窗户去院子里抓鸡。我三舅看见了就跳出来逮我俩,刚拎起我的后脖领,一道闪电劈下来把我俩劈了个正着。

我没啥事,就是全身衣服都烧成灰了,从头到脚一根毛都不剩。

但我三舅可没我这么幸运,闪电走了心口,心脏被打穿了一个洞,人当场就走了。

按说这事怪不到我头上,但我那个三舅妈不是善茬子,逢人就说我是丧门星,是妖孽,说那道天雷就是为了劈死我这个妖孽,结果我命硬给扛过去了,可怜了我三舅……

再后来她就天天到我家堵着门骂我,让我爸妈赔钱,还让他俩把我扔了,要不然迟早把我一家都克死。

我爸气急了,过去给了她一巴掌。

我三舅妈也急眼了,猛地推了我爸一下,冲进屋里抱起我就往外面跑,一边跑一边喊:“我今天就让你们看看,这个小崽子是不是个妖孽!”

当时外面的天还阴着呢,那场雨断断续续下了一个星期,人工河的河水都快漫过河堤了。

三舅妈抱着我就往河边跑,我爸妈就在后面追,但他俩都是知识分子,平时坐办公室不怎么运动,愣是追不上我三舅妈这个疯婆子。

跑到河边的空旷地,这疯婆子把我高高举起来朝我爸妈大喊:“你们俩看好了,看看老天是不是要收了这个妖孽!”

话音还没等落,一道雷劈下来,从我俩身上穿过去又打在了河里,把水里的鱼都给炸到岸上了。

那天,三舅妈上了西天。

这就是我成为妖孽的经过。

在临山老家的火炕上,我听我爷讲了不下一百次,说的有鼻子有眼的,就好像他亲眼看见了一样。

我每次都质疑:“这故事里也没你啊,你咋知道的?”

他总是立马吹胡子瞪眼道:“跟你说你就听着,别老犟嘴!跟你说这么多就是告诉你,眼睛没好利索之前不许老往外面跑,老实在炕上待着!”

“那我眼睛什么时候能好啊?”。

“快了。”

“眼睛好了就能回家吗?”我问。

“到时候再说吧。”我爷敷衍道。

说起我的眼睛,其实就是三舅妈被雷劈死那次伤到的。

据说我当时也死了,但后来又抢救过来了,只是傻了整整一年,谁都不认识,问啥都没反应,后来是我爷给我施法招魂这才醒过来。

我就觉得自己睡了好长好长的一觉,睡醒就发现眼睛里好像装了个万花筒,看什么都是重影的,各种色彩在眼睛里乱转。去医院检查过,什么毛病都没查出来,我爷却说我这是邪病,医院治不了,于是就把我带回来临山县城的老家让他慢慢给我调理。

我对老家这边没什么印象,不过在这儿住了没几天我就不想走了。

老街巷里我爷算是知名人物,周围邻居没有不知道他的,但凡谁家有点什么疑难杂症,就是去医院治不了的那种,他们准会来找我爷。

我爷很怕麻烦,每次有人上门他都骂骂咧咧想把人轰走,但最后总会碍着邻居这层关系很不情愿地帮人看。

每次遇到这事我都很高兴,因为回头邻居总会拿各种好吃的送给我。

我从来都不客气,可能是因为眼睛看不清,所以脸皮就厚,别人给啥我就拿啥。

为这事我爷没少训我,但我屡教不改。

那天我正在院子里对着老榕树斗鸡眼,因为这样看东西能稍微看清楚个数。

正斗着呢,忽然大院门被人撞开了,一个黑球滚进来朝我喊:“常乐,你爷呢,你爷在家没?”

原来是个人。

我看不清楚进来的人是谁,但听声音知道是房头老宋家的三胖小儿。

说起来他家人好像真的倒霉,三天两头出问题,每次来找我爷都被老头一顿臭骂,但他们还是不长记性总是来,好像挨骂没够一样。

不过我很欢迎他们,因为宋家老太太做的红烧肉特别香。

“爷!爷!又是老宋家。”我扯着嗓子朝里屋大声喊,喊完了就回头问:“你家今天做啥好吃的?”

三胖小子没心思跟我说话,急猴猴地跳着脚往里屋看。

不一会我爷就出来了,没好气地冲三胖小子骂道:“怎么又是你啊?全县谁家都没你们家事儿多!不是告诉过你们别在外面乱捡东西回来了吗?你们干脆别姓宋了,改姓欠吧,欠手爪子的欠!”

三胖小子被训得一点脾气没有,只能讪笑道:“常爷,这次不是我家,是我二姨家的表哥。他啥也没乱捡,也不知道咋回事,今天突然在我家就发疯要抠瞎自己眼珠子,现在好几个人拽着他呢,都快拽不动了,我妈让我赶紧过来请你过去给瞧瞧。”

“发疯就去医院,别什么事都找我。”我爷甩下一句转头就往屋里走。

宋家胖小子顿时急了,赶紧跑过去拉住我爷的胳膊恳求道:“常爷别走啊,这真的是急病,可吓人了。我那表哥平时挺老实个人,跟人说话都没大过声,今天突然就发疯了,眼睛都变颜色了,真的,你快过去给看看吧,求求你了。”

我爷使劲甩开他的手,瞪着他说:“你们得给钱!别老想着吃白食!”

“给给,这次一定给,要多少都行,我二姨家有钱。”三胖小子赔笑着说道。

按我的经验,差不多我爷是要同意了,所以赶紧放下手里玩的那些黑锥子黄泥巴,简单扑拉扑拉手,穿了鞋就往门口跑。

我爷几步追过来,抓着我的脑袋瓜子训道:“眼睛不好就别可哪乱跑。”

“老宋家我闭着眼睛就能找过去。”我不服地说道。

“不行!要出屋就必须有我带着!”说完,我爷就拉着我的手往外面走,看三胖小子还在院子里撅着就骂道:“你愣着干屁呢?”

三胖小子赶紧追过来道谢,连跑带颠在前面带路。

到了房头老宋家,一进院门我就失望了,因为他家里没有平常那股饭菜香,只能听到屋里吵吵闹闹的,好多人影在晃,颜色乱七八糟,看得我眼睛疼。

来到里屋,我看见一个脑袋是紫黑色的怪人。

在我的视线中,平常人周围的颜色基本就是“红绿蓝黄白”这五种。偶尔会有黑色比较多的,要么是很老很老的,要么就是得了很严重的病,后来我总结出来如果一个人身上带着很多黑色,那这个人可能很快就要死了。

但是这个人的脑袋变成紫色,跟顶了一个大茄子一样,我还是头一回遇到。

我赶紧躲到房门后边,用门板挡住左眼,露出一只右眼,再来一个斗鸡眼。这样一弄视线顿时就清晰不少,都能分清楚谁是谁。

我看见宋家的老太太正使劲拉着紫脑袋,满头都是汗,嘴里喊着:“老常大哥,你快给看看吧,我们家大林这到底是咋啦,我们都快拉不住他的。”

紫脑袋被按在火炕上,一个劲在那抬胳膊,力气好像很大,把压着他的那些人差点给掀飞起来。一边在那挣他还一边大声喊:“你们都给我滚开,都滚开,我必须得把眼珠子挖出来,再不挖就来不及了,你们都滚,都给我滚!”

“你们把他按住了。三胖,你直接坐他肚子上。老四,你过来按住他脑袋。你们几个继续按住他胳膊。”我爷发号施令道。

宋家的人都特别听话,我爷让干什么他们就干什么。

这办法还真管用,尤其是三胖子那一屁股,估计能把紫脑袋给坐背过气去。

我爷趁着紫脑袋不挣扎了,走过去翻了翻紫脑袋的眼皮,又扯起了嘴唇往牙花子上面看了一下,最后用拇指使劲按在脑袋上,再一点点向下一直按到上嘴唇那里。

说来也奇怪,被我爷这么一按,紫脑袋好像瞬间老实了。

“都别放松,继续按着!”我爷厉声喝了句。

周围的人赶紧又把力气卯足了继续按住,宋家的小三胖更是使劲往紫脑袋的身子上顿了顿屁股,坐得紫脑袋直吐。

我爷则从身上拿出了一个小盒子,虽然没办法看见盒子里的东西,但我知道那是针,很细很长,一盒28根,每一根貌似都有名字。

我爷给我讲故事的时候说过,这叫玄门28针,其中有13根最常用的,名堂叫鬼门十三针,那些中邪犯病的如果不老实,上去直接来一套,一般用不到10根,中邪的人就能缓过来。

我很想看清楚我爷到底是怎么扎这十三针的,可惜眼睛不争气,只能勉强看到我爷潇洒麻利的动作,却看不见针。

扎了三下,紫色就明显弱了,等下到第六针,那个人看起来已经和平常人的颜色一样,不过那团紫色依然在,只是从脑袋转移到了肚子。

“他肚子里好像有气,是不是要放屁啊?”三胖子在那一边鼓涌一边问。

我爷在他脑袋上扇了一巴掌,让他滚下去,接着又对其他人摆手说:“可以了,暂时把邪气压下去了。”

宋家人顿时长舒一口气,接着全都围在我爷身边千恩万谢,尤其一个没见过的瘦高大婶,拉着我爷的胳膊一个劲地拜,声音都带着哭腔。

我爷很烦宋家的人,但好像不烦这个大婶,很客气地说:“你是三胖的二姨吧?”

“对,谢谢您帮忙了,太谢谢您了。”她说话的声音还有点好听。

“没事,都是街坊,帮忙是应该的。”我爷一反常态地客气,还耐心地告知:“你儿子应该是碰了不该碰的东西,邪气已经上头,估计时间不短了,如果不抓紧去根儿,轻了眼睛不保,重了有可能会送命。”

“这么严重吗?那……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是需要钱吗?”三胖的二姨急切地问。

我爷轻轻一摆手说:“钱就算了,如果你们真有这份心意,就去县后的翠峰山上面种几棵树吧,给你们家积一些功德,免得以后总遇到这些破事。”

三胖二姨还觉得挺不好意思,宋家老太太却过来说:“常大哥一向都这么仗义,帮我们家好几次忙了,从来没管我们要过钱,绝对是大好人一个。”说着,宋家老太太还在我爷的胳膊上摸了一把。

我眼神不好都能看出我爷打了个激灵,向旁边躲了一步。

当时我不知道为啥他反应这么大,明明宋家老太太做菜那么好吃,对我也特别好,我爷却贼烦她。可那个三胖的二姨明明是才一头回见,他那态度却好到离谱,跟我都没见他这么和蔼可亲。

当然,后来我长大就渐渐明白了——我爷,他就是个色老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