炸翻侯府和离后,被王爷掐腰猛宠 9.3
作者: 香梨呀
45.25万字 0.5万次阅读 0.5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204章 大结局二 2023-12-17 11:08:19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45.25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04章
简介

安七恩是安府之女。 陛下赐婚,将她嫁给只剩下一口气的活死人侯府世子乔江鸿冲喜。 上京所有人都认为安七恩嫁过去就是实打实的寡妇。 安七恩嫁入侯府后,一心一意学医问药,经过三年的努力把只剩下一口气的乔江鸿从阎王爷那救了回来。 可没想到乔江鸿大病初愈的第一件事就是将他心爱的白月光带回侯府。 并声称,“书梨才是我钟爱的女子。” 从此乔江鸿宠妾灭妻。 沈书梨不甘为妾,陷害她与小叔子有私情。 最后安七恩被休。 沈书梨却依然没放过她,制造了一场意外,将她推下水活活溺死。 重活一世,命运的齿轮重新转动。 这一次,她要为刀俎!拍死那些“鱼肉!” -- 终于安七恩筹谋成功得以和离。 据说她走后,乔江鸿悔不当初差点哭瞎了眼。 一天整个上京都轰动了,贤王妃一胎六宝。 整个上京大街小巷都传着贤王陆博初宠妻无度的事。 月色当空。 清隽帅逸的贤王,俯身压下怀中安七恩,眉眼勾人语调魅惑,“夫人,出月子了,该给本王开荤了。”

第1章 就是哪有不偷腥的

七恩,江鸿今日回来,这些年多亏了你,他才能痊愈,你们子嗣的事情也该安排上了,我给你寻了副方子。”

说话间乔老夫人握住了安七恩的手,慈眉善目的眼里充满了希望对她笑盈盈的。

乔老夫人继续苦口婆心道:“江鸿好了好些日子了,他的身体肯定是没问题的,咱们侯府子嗣是最为要紧的事,你可得放在心上呀,毕竟三年无子,外面传言也不好听。”

吴妈妈笑着把求子汤方交到安七恩的手里。

安七恩愣住,神情恍惚。

吴妈妈见她傻呆呆的失了神,笑着说,“夫人这是太高兴了,这些年难为夫人这么有心了。”

安七恩看了眼手里的药包,才意识到真的重生了。

回过神来,她淡淡一笑,福身行礼答谢,“谢祖母。”

这一重生就被催生,而且还是她的问题。

三年无子,不是江鸿瘫了三年吗?

老太太表面上和颜悦色的,实则是给她紧皮子。

上一世,因为没子嗣,老太太特地在她院子里养了几只不下蛋的母鸡。

突然,外面传来丫鬟由远及近的惊喜慌张声。

“老夫人,老夫人,世子回来了,世子回来了....”

丫鬟进来通报,看到安七恩在老太太跟前,丫鬟立刻闭了嘴。

吴妈妈嗔丫鬟,“毛毛躁躁的,老夫人,夫人面前一点规矩都没有,慌慌张张的,平时规矩都忘了?”

丫鬟低着头认错,“老夫人,夫人,翠儿知错了。”

乔老夫人没过多追究,这大喜日子她心里只有孙儿,人一高兴对待小事就宽容了。

乔老人刚想问丫鬟,世子到哪个院子了,还没出口就听到外面的脚步声。

乔江鸿来了。

而且身边带着一个柳弱花娇,明眸皓齿颇有姿色的女子。

看到安七恩在,乔江鸿眸里一顿,他给乔老夫人行了礼,“祖母。”

安七恩神色淡淡,没有一点波澜她福身,“世子。”

乔老夫人打量了眼女子,女子姿色倒是不错,眼睛水灵灵的,眉毛弯如月牙。

脸小小的,皮肤白皙,是个美人,身上的衣服素净绣花潦草,看衣料乔家丫鬟穿的都比她好。

乔老夫人还以为这是乔江鸿带回来的丫鬟。

“书梨,还不给祖母请安。”乔江鸿这话是对身边女子说的,他声音温和语气很是暧昧。

女子低眉顺眼的福身,“书梨给老夫人请安。”

乔老夫人眸子一惊,这?

安七恩表面淡定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内心里的波澜没有浮现在脸上。

上一世她就是被沈书梨害死的。

乔江鸿看了眼安七恩,眼里闪过一丝愧疚,但他心有所属是事实,此生定不会负沈书梨。

“祖母,这是孙儿三年前还未受伤时遇见的女子,孙儿与她情投意合,还望祖母成全。”

乔老夫人不知如何是好,按理来说纳妾是再寻常不过的事了。

只是这定远侯府的情况跟外面的不同,这身子刚好就要纳妾,恐怕会寒了安七恩的心。

三年前,乔江鸿随父出远门为陛下求福,没想到路上遇到了亡命歹徒。

乔老爷薨了,乔江鸿被送回来时只吊着一口气。

郎中诊治说是活不过三个月。

陛下为了安抚乔家,让安家送一女到乔家冲喜。

陛下旨婚的定是要嫡女过来的,安七恩名义是嫡女,实际上她的真实身份是庶女。

大姐姐已有婚约在身,只能她顶上了。

安七恩嫁到乔家后,日日贴心照料乔江鸿。

本不通医术的她,靠着生母留下的祖传医书,苦学医术。

期间也花了大量嫁妆购置草药,日日操劳,才把棺材里的乔江鸿救了出来。

一个月前,乔江鸿终于能自由行走了,身体康健如常人。

他跟家中说有急事外出,便带着两个小厮出门了。

原来是接自己的姘头去了。

情投意合?快瘫死在床上的时候为何不说?

沈书梨低眉顺眼的晓得老太太不会给她好脸子,她卑微楚楚可怜的给安七恩行礼,“夫人有礼。”

乔老夫人不好裁夺,这事只能安七恩自己拿主意。

柳氏来了,在门外听到了乔江鸿的话,柳氏给乔老夫人福身行礼后,板着张脸打量沈书梨。

“江鸿,这事不成,你久病初愈,还需要好好养身子,纳妾的事往后再提。”

“母亲,书梨等了我三年之久,清白已给了我,我必须得给她一个交代。”

乔江鸿这态度是,这妾他是纳定了。

柳氏一听睁大了眼睛,这种有辱颜面的事,是怎么好意思说出口的。

她的脸色更难看了,“我们定远侯府可不是随便什么女人都能进的,这种没有礼义廉耻,待嫁之身就跟男人苟合的女人,就应该乱棍打死。”

安七恩这三年当牛做马的付出,柳氏全看在眼里,这大病刚好,就要纳妾,传出去外人只会认为侯府没有情意。

乔江鸿不敢忤逆母亲与祖母的意思,他目光看向一直默默不语的安七恩。

“七恩,这三年辛苦你了,多个人服侍我,你也好轻松轻松,不知你是什么想法?”

他知她性子温婉,不争不抢,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了安七恩身上。

安七恩淡淡一笑道,“服侍世子是妾身的本分,世子所言极是,府里也应当多个新人照顾世子,世子好,侯府才会好。”

乔江鸿听到这里脸色露出了欣喜之意。

安七恩接着说,“不过,现在不是纳妾的时机,母亲说的对,世子身子刚好,为了世子的清誉,侯府的清誉,不妨过些日子再纳妾,这位沈姑娘不妨先安排在府里住下。”

这个安排大家都满意,连沈书梨自己都很满意。

“谢夫人开恩。”

她当然要开恩,既然是情投意合她当然要成全。

不然上一世,沈书梨陷害污蔑她与乔江孺通奸,害她惨死的仇怎么报?

等把所有人都收拾一遍,这侯府她是一秒都不想待。

但和离,也不是那么好离的,婚是陛下赐的,和离得经过陛下同意。

乔江鸿为了侯府的声誉,是断不可能跟她到陛下面前,好言好语求和离的。

所以她得耐着性子让着侯府声名狼藉,有大错在身,把柄在手,才有和离的机会。

乔江鸿颇为满意的看了眼安七恩。

安七恩没看他,神色淡淡的。

成婚三年,他躺了三年,从未有夫妻之实。

没想到他在成婚前就有了心仪的女子,挺难为他好了之后还为沈书梨守身如玉的。

从安鹤堂出来后,安七恩便回了秋水居。

身边大丫鬟青碧不满道,“夫人,为什么成全那个乡野女子,老夫人,夫人,都站在您这边,您就是把她给打发走了,世子也说不出什么。”

安七恩脸色略有深意道,“胖墩儿几日没吃鱼了?”

“回夫人,满打满算五日了,这两日馋的是喵喵叫不停呢。”青碧刚实诚回答。

二丫鬟白露就明白了其中的意思,“就是猫哪有不吃腥的。”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