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2章:番外大结局

书名:
痴心妄我
作者:
九月娇
本章字数:
2585
更新时间:
2024-03-12 16:20:46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妈咪轻点虐,渣爹又被你气哭啦

三年婚姻,却被污蔑害死薄瑾御的孩子,八月孕肚被薄瑾御亲手灌下堕胎药,导致早产并被丢出薄家。 五年后,她摇身一变成为顶级神医,追求者无数。 薄瑾御却强势的将她逼至角落,“那两个孩子是我的亲生骨肉?” 沈宁苒笑了笑,“错,你的亲生骨肉已经被你自己亲手杀死了。” 薄瑾御将DNA检测报告拍在沈宁苒面前,拿上户口本。 沈宁苒,“去哪?” “复婚。”
连载中,累计109万字 | 最近更新:第510章 顾庚霆看清林意微真面目

第1章 她的孩子没了,你得赔她

书名:
妈咪轻点虐,渣爹又被你气哭啦
作者:
乐希
本章字数:
2205

“薄瑾御!为什么?为什么你连自己的孩子都要亲手杀死?”

沈宁苒蜷缩着身子,腹部传来的剧痛几乎要令她晕厥,下体温热的液体不断流出。

就在刚刚,她的丈夫亲手给她灌下堕胎药。

而此刻这个男人正坐在她床边,冰冷的手掐着她的下巴,欣赏着她的惨状。

“沈宁苒,你怎么对欣月,我今日就怎么对你,怎么样,慢慢失去孩子的感觉舒服吗?”

沈宁苒脸色惨白,嘴里传出痛苦的呜咽声,胡乱拍打着薄瑾御的手。

“我说了我没有害她的孩子,你到底还要我说多少遍?”

“没有?”冰冷的手指猛然收紧,力道大得恨不得将她的下巴碾碎。

“被抓的人亲口指认一切都是你指使的,你还在这里狡辩什么?欣月的孩子已经八个月了,结果胎死腹中,你怎么下得去手?”

沈宁苒惨白的双唇颤抖着,心脏的疼痛远比身体上的疼痛更甚。

这件事情她跟薄瑾御解释过无数遍,但无论她如何解释,他依旧不相信。

紧接着一份离婚协议书迎面砸来,没有任何商量,“签字。”

堕胎!离婚!

从他认定她害了关欣月起,她就知道会有这一天。

她想过无数种薄瑾御报复她的方式。

只是她没想到,他会直接要她孩子的命。

这也是他的亲生骨肉啊!

沈宁苒脸色无比苍白,她捂着八个月大的孕肚,扶着床头柜颤颤巍巍地站起来。

她拽紧那份离婚协议书,猩红的眸子看着薄瑾御,“婚,我可以离!你不相信我,要为关欣月报仇,好,可以!

毕竟你蠢笨如猪,我也无话可说。

但是这个孩子也是薄家的骨肉,你这么做,经过我,经过妈,经过爷爷同意了吗?薄瑾御,虎毒不食子,你要杀死自己的孩子,你连畜生都不如。”

薄瑾御一双深邃的黑眸死死盯着她,周围的空气仿佛在一点一点凝成冰渣。

他瞥了眼她高高隆起的腹部,觉得更加讽刺,不由的冷笑了一声,“我如果说你肚子里怀的,根本不是我的孩子呢?”

沈宁苒心底咯噔了一下,反应了两秒后,她随即冷笑,“你在开什么玩笑?”

“老爷子寿宴那晚,欣月将催情药放入你的酒水里,结果你误闯进别的男人的房间,才怀了这个孩子。”

“所以根本不用妈和爷爷同意,你怀的根本不是薄家的骨肉。”

沈宁苒眼中闪过一抹惊慌,她不敢置信地上前紧紧拽住薄瑾御的衣领。

“不!不可能,你在骗我!你在骗我!!那晚明明就是你,你之前也一直承认这个孩子是你的。”

结婚三年,薄瑾御虽然极少碰她,但是那晚那个男人的身材,包括身上的气息都能让她无比确定就是薄瑾御无疑!

薄瑾御在骗她!

“因为欣月犯了错,我对你有愧疚之情,才承认了这个孩子。”

沈宁苒的瞳孔猛然缩了缩,听着薄瑾御的话,沈宁苒心里多了一个可笑的答案。

“也就是说你一开始就知道她给我下药,但是你为了袒护她,才在所有人面前认下这孩子?”

薄瑾御皱紧眉,这件事他也是查后才得知,他生气过,发怒过,也责备过关欣月,关欣月也知道错了。

而也正是那晚,他喝醉酒,也犯了错,和关欣月发生了关系,导致她怀孕。

薄瑾御眼底多了几分愧疚,但是他不做解释,“是。”

“啪!”

清脆又响亮的巴掌声在他耳边响起时,薄瑾御愣怔一瞬,下一秒,脸部传来火辣辣的疼痛感。

沈宁苒忍着肚子撕心裂肺的疼痛,用尽全力甩出这一巴掌。

多歹毒啊!

她好歹是他的妻子,在得知这件事情后,他居然没有任何作为。

关欣月就这么重要,重要到连他自己身为男人的颜面都不要了。

“薄瑾御,你信不信报应?关欣月没了孩子就是她的报应!你也会有你的报应!”沈宁苒吼道。

薄瑾御眼底的怒火迸发而出,几个跨步将沈宁苒压在墙上,一把掐住她的脖子。

“你再说一遍!?当年若不是你趁我车祸昏迷,靠手段逼走欣月,成为我的妻子,她又何必这样做?”

靠手段逼走关欣月,成为他的妻子!

是吗?

当年他车祸导致肾衰竭,是她捐了一颗肾救他。

作为报答,薄老爷子答应让她和薄瑾御结婚,唯一要求不准她将换肾一事告诉薄瑾御。

而那时和薄瑾御有婚约的关欣月,听说薄瑾御要成为植物人,早早就取消婚约,跑出国。

沈宁苒眼底泛着丝丝凉意,她伸出手一点一点将掐在她脖子上的手抠下来,“薄瑾御,我沈宁苒从来不欠你什么。”

薄瑾御压下想弄死她的冲动,看着女人已经一点一点挪动到外面。

沈宁苒现在怀孕八个月,堕胎药对孩子已经没有作用,但是她现在羊水破了,腹痛难忍,这意味着孩子就要出生了。

所以她现在必须去医院。

“想去哪?”

冰凉的声音极致恐怖地响起。

有佣人听到声响,看到痛苦不堪的沈宁苒,立刻焦急地上前扶住她,“太太?”

沈宁苒已经疼得没有力气了,全身仅靠佣人扶着,“麻烦……送我去医院。”

佣人看沈宁苒这样子明显就是要生了,立刻答应。

薄瑾御眯着眼睛看着走路都在打颤的女人,“欣月没了孩子,你凭什么认为我会放过你的孩子?”

外面一声震耳欲聋的春雷乍响,沈宁苒的心再一次剧烈一颤。

她狠狠咬紧牙关,撑着力气问,“既然你觉得孩子都不是你的,你凭什么认为你有处置他的权利?”

不知道是哪个字眼刺痛了薄瑾御,他身上的寒意肆虐,旁边的佣人都打了个哆嗦。

安静了一瞬,薄瑾御扯开凉薄的唇笑了起来。

“很好,既然如此,我们离婚了,你没有权利命令这里的佣人,想去医院,有本事自己去……”

沈宁苒眼底充满深深的绝望,她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

她到底爱上了一个怎样的男人……

不等他继续说下去,沈宁苒咬紧牙,毅然推开佣人的手,独自往外走去。

薄瑾御幽暗的双眸眯了眯。

此时外面正下着瓢泼大雨,冰冷的雨水打在沈宁苒身上,刺骨的冰凉。

她忍受着腹部一阵又一阵的疼痛不断往前走,前面黑暗一片,仿佛没有尽头。

突然她脚下一滑,她及时地伸手撑住身体,才避免肚子磕到地面,她刚想站起身,沉重的身子撑不住,又重重跌了下去,眼前昏沉一片,很快彻底陷入一片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