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带崽被暴戾王爷娇宠了 9.0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权谋天下
作者: 南边一木 主角: 盛云昭越忱宴
90.81万字 0.3万次阅读 2.2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425章 收拾 2024-02-29 10:32:04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90.81
    累计字数
  • 193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425章
简介

(传统古言宅斗宫斗双向奔赴先爱后婚虐渣打脸王爷宠妻无下限萌宝) 重生前,盛云昭循规蹈矩牢守世家名门规矩,苦等世子夫君八年不回头,弃她如敝履,最后才发现被双重背叛,死不瞑目。 重生后,盛云昭脚踹渣男,暴打贱女,一手制香术冠绝天下。 可是前夫和白莲双双反悔了?! 盛云昭笑:你们很配,锁死吧! 和离前,盛云昭把玩着某王爷的玉佩,想着该怎么合作。 谁知某王爷自己送上门来求临幸…… 和离后,合作结束,盛云昭觉得珍爱生命,远离男人,带崽自强。 可是男人却将她抵在树后,嗓音低哑:“崽崽缺爹,你缺我,有我你能风生水起,叱咤风云!”

第1章 暴打庶妹

大楚,泰安十年春末,乍暖还寒。

纪国公府前院丝竹声声,后院儿鸦默雀静。

“滚开!”

男人声音隐忍克制,极力保持最后的理智。

微弱的月光洒落纠缠在怀的女子那模糊的脸上和泪水涟涟的眼中,是那般无助和绝望。

朦胧的视线里,那张脸渐渐变成了藏于心底深处那个雪面如花般女子的脸。

就连那气息都似乎都变成了他魂牵梦绕的幽兰香,在女人锲而不舍如蛇般紧紧纠缠下如火上浇油……

男人眼底弥漫着兽性的猩红,理智的弦崩断,狠狠的将她吻住,狂野霸道……

此时身下的女子像是成为了他势在必得的美味,猎物般将她拆骨入腹。

盛云昭发出一声隐忍的痛呼,双手狠狠的掐住男人的背脊。

没过多久,房里便传出男女粗重的喘息声……

男人停顿了下,声音低沉沙哑的问道:“告诉我,你是谁?”

盛云昭待那股痛意过去,缓过来了些,没有回答男人的话,而是主动吻上了男人的唇,堵住他的追问。

这么说他依旧没有认出自己?

男人眼神晦涩了下,但动作温柔了些……

两道人影亲密交缠,相互掠夺。

盏茶过后,男人低低的闷哼传来。

房里安静了瞬,房门被倏然拉开。

盛云昭狼狈的身影逃也似的冲出了昏暗的屋子,跌跌撞撞跑进了夜幕里。

她必须要快些逃离这里,晚半刻就被人撞破。

她刚刚招惹的不是别人,而是凶名在外,暴戾恣睢,令南炎闻风丧胆的淮南王越忱宴!

那可是未来搅动风云,令天下动荡的男人!

盛云昭躲在后院的桃树后,用力的按着擂鼓般狂跳的心脏,死死的咬着手指,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不是因这晚发生的意外而害怕,而是因为她竟然重生了!

重生在六年前,她十八岁这年。

这年,真心待她疼她的家人还在,她还有机会改变他们凄惨的命运,也来得及改变自己的不幸。

而她也不用等到临死前通过姜晚音的嘴知道那么多真相了。

算算时间,眼下正是她嫁进纪国公府的第二年,纪老夫人大寿这晚。

而这一晚是她人生中一个转折的夜晚。

当时她发现被人算计后,怕极了,先让自己身边的人去找夫君纪轩。

可等待中,身体里阵阵汹涌的浪潮摧的她又惊又慌。

理智告诉盛云昭,她的夫君是不会来的,她不能再等。

她怕被人发现自己的异样,不敢往人多的地方去,便来了这里,谁知就遇到了同样中了药的越忱宴。

她和他就这样在意识混乱下有了肌肤之亲。

她怕越忱宴哪天知道这晚之人是纪国公府的世子妃,从这天开始,她躲在了深宅极少出门。

可前世这时,就因为她从这间偏僻的后院小屋里出来晚了半刻,被她的庶妹盛月馨给撞了正着。

她衣裙不整辩无可辩,可盛月馨却借此表明她昭然若揭的意图,要嫁给纪国公府世子纪轩,也就是盛云昭的夫君。

盛云昭分外震惊,愤然斥责,“天下的男人死绝了不成,要嫁给你的姐夫?”

然而,盛月馨却对她嚷道:“是你自己没本事得到世子的心,成亲两年了连房都没圆,现在又偷人,你凭什么阻止我,不让我嫁?

况且就算我不嫁过来,世子也会纳其他的妾室,与其便宜了别的女人,凭什么不能便宜我?”

她竟还当这是便宜?

盛云昭惊怒交加。

可盛月馨大约是感觉拿到了她的把柄,无所顾忌的拿此事要挟她。

为了压下此事,盛云昭妥协了。

可自此令将门世家的盛家以及她这个纪国公府的世子妃都沦为这座皇城里最大的笑话。

这时,有蹑手蹑脚的脚步声逐渐靠近过来……

是盛月馨,她果然又来了!

盛云昭强迫自己迅速的收拾好心情,眼神里多了一抹幽寒。

待庶妹的身影刚刚走过去时,盛云昭瞅准了机会,毫不迟疑的给了盛月馨一闷棍。

她早就想狠狠教训盛月馨一顿了,前世她之所以容盛月馨在自己面前蹦跶了那么久,不是她怕她。

而是因为她知道纪轩对盛月馨也不会另眼相待,不过是她作茧自缚罢了。

但这辈子,既然她又要故技重施,那她给盛月馨一个教训的同时,也为今晚自己发生的事扰乱视线。

盛云昭扬起棍子对着盛月馨的屁股就打了起来。

直到没力气了,她才停手。

前世她就质问过盛月馨,是不是她给自己下的药,她却一脸茫然否认,不像装的。

况且,盛月馨也没这个脑子,盛云昭推测她被人利用了。

只是给她下药的人,她也暗中偷偷查过一阵子,却毫无线索。

盛云昭决定等今晚过后一定要揪出害她之人。

但眼下她不能在这里久留,今夜是纪国公府纪老夫人的大寿。

她身为纪国公府的世子妃,很多事需要她来操持。

她忍着身体的不适向着自己的院落走去,她不能留下半点把柄,引人起疑。

只小半刻钟的时间,盛云昭便收拾的毫无破绽,无懈可击的来到荣安堂的院外。

院子里灯火通明,窗前规矩的竖立着不少丫头仆妇,房里有隐隐的欢笑声不时的传出来。

盛云昭知道此时里面正聚集着不少数得上的世家女眷,名门闺秀。

如今的纪家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自是不少权贵想要攀附的对象。

若无意外,纪轩被纪老夫人唤了来正在里面。

前世,盛云昭是被盛月馨要挟,带着她一起来的荣安堂纪老夫人这里,进去后迎接自己的是各方隐晦嘲弄的眼神。

盛云昭躲在阴影处,并没有进去让人打趣和审视的打算。

此刻,既然重生了,她只想快刀斩乱麻,绝不再息事宁人的重蹈前世覆辙,她在这里等纪轩出来。

因为她知道用不了多久,纪轩身边的多木就会来寻他。

所以她很清楚打发别人过来,纪轩是不会理会的。

这时有些杂乱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传来,盛云昭寻声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