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枭雄:从占山为匪开始 8.5
完结 签约作品 历史 架空历史
作者: 孽臣 主角: 聂辰 翁秋蝉
150.4万字 0.6万次阅读 16万累计人气值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150.4
    累计字数
  • 244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735章
简介

【种田+争霸+搞笑+热血+永不断更】 穿越到古代,开局被女土匪绑架?没事,收入房中好好教训。 本想安稳的过日子,当个小土匪,娶几房小妾,发点小财,然后敌军打过来了? 天下纷乱,诸王割据,敌国虎视,蛮族来袭? 窃钩者诛,窃国者侯。占山者匪,占国者王! 聂辰不忍百姓水深火热,毅然高举大旗,征讨四方不服,一统天下,架空皇帝,挟天子以令诸侯,成了人们口中的……孽臣!

第1章 开局被女土匪绑架

在一阵颠簸中,聂辰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本能的想要伸个懒腰,却忽然发现,自己的正趴在一个温热的后背上。

他猛地惊醒,定睛看去,惊讶的发现自己的腰竟然被一根绳子拴在了前面那个……女人的腰上。

此时那个女子正在骑着马,与聂辰一前一后同坐在马背上,聂辰除了腰被绑着,其他身体部位都是一个悬空的状态。

那个女人骑马速度很快,头发随风飘扬,打在聂辰的脸上,痒痒的,香香的,很别扭,让他看不清前面的路。

忽然前面出现了一条小溪,女人驾马一跃而过,重重的落到了地上,剧烈的颠簸险些将聂辰甩下马来,聂辰本能的一把抱住了前面的女子,来稳固身形。

咦?这是什么?好软,好大,有D罩大小……

“啊!!!”

前面的女子被聂辰突然间偷袭,吓得尖叫一声,控马不稳,两个人齐齐摔下马来。

那女子趴在地上,聂辰趴在她的身上,腰上绑着绳子,身下是柔软的娇躯。

聂辰还没来得及感受那温热的柔软,那女子便一个翻身,将聂辰压在了身下。

讲真的,聂辰并不怎么喜欢这个姿势,他还是更喜欢在上面……

女子立刻拔出腿上的匕首,割断了腰间的绳子,从聂辰的身上爬了起来,对方起身时,因为着力点的原因,那蜜桃一般的臀儿狠狠的坐了一下聂辰。

那突如其来的剧痛让聂辰以为自己断了……

女子扭过头来怒骂,

“登徒子,臭流氓!你不是死了吗?”

这个时候,聂辰才看清楚了对方的长相。

那女子梳着高高的马尾辫,柳叶眉,大眼睛,挺拔的鼻子下面是一张咬牙切齿的樱头小嘴,身穿一袭黑色劲装,皮质的裙摆到膝盖,那盈盈一握的腰肢上还挂着一把弯刀。

好一副英姿飒爽的女侠模样啊。

此时的女子,脸蛋通红,美目喷火,不知是因为气愤还是惊讶,气喘吁吁的,硕大的胸脯随着呼吸起起伏伏,美不胜收。

只是……这个女人为什么穿着古代人的衣服?

Cosplay吗?

等一下?我穿越了?

大量的记忆,瞬时间融入到了聂辰的脑海之中。

他是个大少爷,眼前这女子是个土匪,要绑架他,以为他死了,就把他随意的绑在马上回去交差……

看着眼前这个羞愤难当的女土匪,聂辰心中快速思索,能不能将对方击败而后快速逃命去。

然而,他并不是什么绝世高手,他只是一个历史机械双硕士但找不到工作的外卖小哥。

但此时,也由不得他不想打了,那女子举着匕首便向他刺了过来,看架势是奔着要他命来的。

聂辰见状,立刻便侧身躲过,而后本能的一拳打了出去,重重的砸在了那女子的肚子上。

那女子惨叫一声,咬牙一刀便向着聂辰面门刺来。

危急时刻,聂辰回想着自己军训时学过的擒拿,立刻侧身来到女子的右边,左手打在对方的肱二头肌上,右手猛地一拍女子的小臂,那女子手中的刀柄直接砸在了她的太阳穴上。

紧接着,聂辰直接掰过女子的右臂,将她重重的摔到了地上,快速的抢过匕首,架在了女子的脖子上。

“别动,再动杀了你!”

感受到脖子上传来的冰凉,女子果然立刻不动弹了,只是那一双美目还在喷着火。

聂辰气喘吁吁的,膝盖压在女子的背上,恶狠狠的在那挺翘的蜜桃上拍了一巴掌,

“整的有模有样的,我还以为你多能打呢。”

“啊!我杀了你!”

女子满脸通红,羞愤难当,拼命挣扎着要起身。

可惜现在聂辰全部的体重都压在她的身上,她这个姿势根本起不来。

聂辰放下手里的匕首,捡起旁边的绳子,将女子的两只手反压到背后,便要去捆。

“我跟你说啊,我把你绑住以后,你别乱叫,也别乱跑,等我跑远了,你再喊人来救你,我不杀你……”

就在聂辰一边絮叨一边绑人的时候,周围忽然跳出来七八个土匪,个个拿刀冲了过来。

卧槽!

聂辰见状,立刻便去捡旁边的匕首,准备挟持人质。

然而,对方为首的那个又大又壮的土匪,快如闪电,一脚便向他踹了过来。

聂辰感觉自己的胸口就像是被一颗炮弹轰到了一样,重重的摔飞出去好远。

另外几个土匪,立刻拿刀架到了他的脖子上。

聂辰心如死灰,本以为脱离了狼窝,没想到一波三折,又被抓住了。

“大壮哥!”

女子从地上爬起来,向壮汉点头示意,而后抽出腰间的佩刀,冰冷着脸便大踏步的走到了聂辰身边,挥刀便要砍下来。

“大小姐,人既然已经活捉了,还是交由大当家处置吧。”

大壮面无表情,冷酷的说道。

闻言,高冷女神美目间闪过一丝戾气,冷冷说道,

“不,我得亲手杀了他!”

刚刚聂辰那轻薄的举动,早已经在她的心里判了死刑。

“翁秋蝉!”

大壮一瞪眼,喝道,

“你私自下山抓人,这笔账大当家还没给你算呢!”

闻言,翁秋蝉深吸了一口气,收刀回鞘,

“早晚杀了他!”

“带走!”

大壮冷冷的看了一眼被押住的聂辰,而后转身向着山上走去。

翁秋蝉恶狠狠的瞪了聂辰一眼,捡起自己的匕首,快步跟上了大壮。

上山的路上,聂辰仔细观察了大壮的走路姿势,那挺拔的身躯,和有力的步伐,聂辰感觉大壮更像是一个军人,而非是土匪。

不多时,他们便来到了清风寨里,在聚义厅的门前,聂辰还看到了一面飘扬的大旗,上书“替天行道”四个大字。

要不是记忆里聂辰知道这是一个叫大风的国家,他还真的以为自己要去见宋江了呢。

进到大厅里,聂辰看到了正中间的交椅上,坐着一个中年汉子,那汉子面容冷峻,虎背熊腰,坐姿端正,宛如铁塔一般。

翁秋蝉快步跑过去,英姿飒爽的一叉腰,指着聂辰冷冷说道,

“爹,我把这姓聂的给抓回来了!”

“你抓的?”

大当家的眼神,狐疑的看向翁秋蝉。

“对啊,就是我抓的,打的他跟个死狗一样,轻而易举的就把他拿下了。”

一旁的大壮面不改色,丝毫没有戳破翁秋蝉谎话的想法。

大当家是知道自己女儿有几分本事的,当即脸色阴沉了下来,喝道,

“胡闹,谁让你一个人去抓人的?这件事我已经安排大壮去做了,你先行一步瞎掺和!”

闻言,翁秋蝉不服气的瞪眼道,

“有什么区别?反正人已经抓过来了,我们不是打着替天行道的旗号吗?

正好也有雇主要买他的人头,我们宰了这个纨绔,为民除害,一举两得。”

“行了行了,拉下去砍了吧。”

大当家摆了摆手,示意这件事到此结束。

这就要砍脑袋了?

“且慢!”

聂辰站起身,振声说道,

“诸位既求财,那我斗胆问一问诸位,那刘家给了你们多少银子?”

大当家笑了笑,

“小子,谁说是刘家给了银子?我清风寨替天行道,杀你个纨绔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看着大当家的表情,聂辰已经百分之百确定,就是刘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