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后,医妃携四个萌宝炸翻京城 8.6
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作者: 一棵花菜 主角: 颜夕 萧墨衍
17.23万字 2.1万次阅读 31.9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79章 真相-结局-全文完 2023-09-29 08:01:45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4
    作品总数
  • 175.08
    累计字数
  • 510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79章
简介

【医妃+萌宝+爽文+马甲+追妻火葬场,双强1v1】 五年前,她意外穿成罪臣之女,还被囚禁毁容,面临难产。 好不容易生下两个孩子,还险些被一把火烧死! 五年后,她改名换姓携两娃归来。 权势滔天的战神王爷却将她按在墙上:“真的是你……你是在,耍我吗?”“王爷别自作多情!” 大宝站出来警告:“爹爹离娘亲远点!” 二宝也站定阵营:“我们只要娘亲!” 战神王爷的两个孩子纷纷倒戈,她这才发现二宝竟然变四宝。 气不过揪住男人质问:“堂堂战神,竟然还偷我孩子?”“明明是你偷了我的!” 从此四宝随神医娘亲走上开挂打脸之路。 心机侧王妃,绿茶白莲花,还有恶婆婆,通通不放过。 乡野村妇摇身一变成了顶级神医,各路大佬纷纷上门跪求。 四萌宝背着爹爹举牌,在线替娘亲征婚:“爹爹让让,别挡着娘亲桃花!” 某男人却将她抵在墙角,红眼祈求:“不许去,我们还没和离……”

第1章 王爷,王妃逃跑了!

“还愣着干什么,这女人难产死了,正好省去了我们动手杀她的功夫。”

“把这女人关这守了十个月,现下一把火烧了这柴房,我们去禀报便是。”

颜夕一醒来,就听到外面一对中年男女的交谈。不过下一秒,她就因为腹部的剧痛差点叫出声来。

抬眼一看,自己身处一间残破简陋的柴房,周遭弥漫着潮湿腐朽,又混着饭菜馊味和排泄物骚臭的气味。

再低头一看,自己身形肥胖臃肿,腹部也高高凸起。身下的草堆上沾满了血,旁边还有几条带锁的铁链。

……这是什么情况。

颜夕深吸口气。

她是21世纪蓝国精通中西医的战地医生,却在一场车祸中意外丧生。而现在,她是借别人的身体重生了?

看这装束,还是穿越到了古代。

颜夕没有原主的记忆,只能根据听到的判断,原主被人用铁链子囚禁在这柴房十个月,刚刚难产死去,外面的人还准备一把火烧了这里。

不知道是谁对原主有这样的深仇大恨,但颜夕已经顾不上想这些。

她在原主死去的一瞬间重生,让这具身体重新拥有力量。颜夕能感觉到,自己腹中的胎儿正迫切地想要从她肚子里出来。

可令人绝望的是,这就这时,门外传来刷一下的泼油声。黑色的油顺着柴房的门缝瞬间渗透进来,下一秒,便有火光燃起。

还真是说烧就烧。

不行…颜夕咬牙。

老天爷好不容易给了她重生的机会,她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死在这里。况且她肚子里还有无辜的孩子。

眼见着火光已经熊熊燃烧起来,颜夕艰难挺着自己比寻常孕妇更大些的肚子,强行扶墙站立起来。

外面的两个人显然已经走了,也多亏他们今天没有给她锁上脚链。

颜夕过去捡起地上的斧头,趁着火势还没蔓延到窗户,过去一斧头劈向木窗。

这柴房的木窗早就腐朽破烂,一斧头就直接劈开。滚滚浓烟之中,颜夕捂住口鼻竭力往外爬。

好不容易从柴房中逃出来,臃肿的身体却因为体力不支踉跄着倒在地上。

这一倒,眼前忽然闪现一副画面。

玄色锦袍俊美无俦的男人,扼住她的喉咙,几乎要将她生生掐死。声音冷如寒冰,带着不加掩饰的怒意。

“阮轻烟,你很好。为了羞辱本王,你居然背着我和一个下人通奸。”

“来人,把这个护院杖毙,把王妃带到府外看管起来。从今往后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准见她!”

萧墨衍……

颜夕脑海中冒出这三个字,腹部的绞痛已经越发剧烈。

就在她意识逐渐模糊之际,耳边忽然听到有人在呼唤自己:“姑娘,姑娘,你醒醒啊姑娘……”

-

京城,萧王府。

一个婢女趁夜色匆匆走进侧王妃内室,床上的帷幔刷一下拉开,露出一张神色迫切的脸:“怎么样了?”

那婢女道:“回小姐,张三说那个阮轻烟生下两个孩子就没了力气,难产死了。他放火烧了那柴房,准备去和王爷复命。”

“张三和王婆被我们买通,必不会说出真相。只会告诉王爷,阮轻烟是趁他们不注意逃跑了,火也是她放的。”

“王爷只以为阮轻烟一直在郊外囚禁,压根不知道她怀孕的事。”

“现下有陈太医为我们掩护,阮轻烟又已死,两个孩子也送去太妃那里,绝不会有人怀疑这两个孩子不是您生出来的。”

“从今往后,您的眼中钉没了,在王府的地位也一定就此稳固。”

太好了!

听完这些话,床上的胡蝶舞满意地笑起来,继而神色阴毒:“做得好。待张三禀告完,给他和王婆银两送出城。然后让人在城外杀了他们灭口,以绝后患。”

婢女立马应下:“是。”

而另一边,王府书房。

空气震颤,萧墨衍猛然拂袖,案台上的一众书物全部被扫到地上。

男人的胸口剧烈起伏着,神色阴冷如暗夜修罗:“你刚才说什么?”

跪在地上的张三回道:“奴才,王妃她趁我们不注意逃走了,又一把火烧了柴房,我们也不知道她逃去了哪里……”

“够了,”萧墨衍陡然转身,神色越发冷寒,“带我过去看看。”

张三丝毫不敢怠慢,立马起身:“是,奴才这就带您去。”

几个时辰后。

荒郊野岭的小山坡上,原本伫立的一间柴房已经被烧成一片焦黑废墟。秋风一吹,残存的灰烬飘逝在空气中。

果然是逃了。

“阮轻烟,你很好……”

萧墨衍盯着眼前的废墟,深吸口气,几乎冷笑,“给我找,就是踏遍全城掘地三尺,也要给我把这女人找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