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运医妃旺夫命,王爷越宠江山越稳 9.1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种田经商
作者: 叶秀双林 主角: 沈冬素 凌墨萧
118.52万字 6.3万次阅读 58.3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324章 等凌墨萧表演千里救妻儿 2024-05-26 15:12:03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118.52
    累计字数
  • 279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324章
简介

(双洁+1V1+甜宠+种田)(医术超绝可甜可盐小村姑VS腹黑隐忍霸道残王) 名医沈冬素,一朝穿越成小山村有名的天煞克亲女,爹残娘厌,兄长卖身为奴,未婚夫退亲,堂姐一家各种使绊子,原主死的蹊跷…… 面对诸多困局,沈冬素撸起袖子就是干,先救爹,再救兄长,再救那有名的残王,救着救着,她就成了名满天下的名医。 退亲的未婚夫悔的捶胸顿足,断了亲的二叔一家悔的哭天抹地。 那个谁,咱说好治好后两不相欠,你咋不讲信任缠着不放呢? —— 听说残了腿的凌王娶了一个乡野村姑,京城里人人看笑话,残王配村姑,刚好。 可有一天众人却发现,残了几年的凌王站起来了,那个村姑竟然是名满天下的神医……

第1章 穿成天煞命的小村姑

“冬素醒醒。

别再做傻事,听哥说。

别怪娘,她也是没办法,才要把你嫁给李大傻子。

是那冯生文太不是东西!

看咱爹摔断了腿,他就来退亲,还把你的名声弄坏。

你放心,现在咱不缺救命钱。哥绝不会让你嫁给傻子!

这里是十两银子,你拿回家赶紧给爹请大夫,爹的腿再耽误下去就保不住了。

银子千万别被咱奶和二叔一家发现,咱爷不在家,他们明偷暗抢,什么事都干的出来。

这两身白棉里衣,给爹穿……”

沈冬素只觉全身湿冷,冷风直往毛孔里钻,后脑勺阵阵刺痛,耳边嗡嗡地响,眼皮似有千斤重。

怎么回事?试验室爆炸的后遗症?

做为全球排得上号的顶尖名医,她刚带队完成一项大试验,结果发生意外试验室爆炸……

沈冬素正勉强回忆着爆炸的事,既然没死,那就得赶紧将数据抢救出来。

就在这时,片段似的陌生记忆,涌入她的脑海。

大夏国,宜州,沈家村,十五岁的小村姑,原主跟她同生在腊月,且因此取了相同的名字,沈冬素。

父亲因服徭役摔断腿昏迷,一家人被后奶和二叔联手赶到牛棚。

原主定亲多年的未婚夫,才中童生的冯文生找上门。

不光要退亲,还大肆宣扬,他找天德寺高僧批的命,原主天煞,克父克夫,谁娶谁倒霉。

一时四邻八乡的人,见了原主都如避蛇蝎。

因为沈父急需十两银子救命,原主娘蒋氏一时走投无路,要把原主十两银子卖给镇上有名的李大傻子为妻。

就在原主单独跑去找冯文生问清楚的时候,却发现他正搂着二叔家的堂姐,沈冬月卿卿我我。

两人有说有笑,等着看原主嫁给李大傻子,长房一家倒大霉,两人再风风光光地成亲。

性格本就软弱无主见的原主,在这一系列打击之下,只觉生不如死,想不开投了湖。

幸好兄长沈林钟及时发现,将其救起。

他却不知,这救起的沈冬素,已经换了个灵魂。

他那软弱可怜的妹妹,已魂归九泉,这具身体被她这个异世之人占据。

就在沈林钟急切地,对沈冬素交待着话语之时,不远处传来一阵急燥的催促声:

“小沈,好了没有?快些启程,王爷还等着呢。”

沈林钟用乞求地语气回头道:

“刘管家再给我一点时间,我妹妹还迷糊着,我再叮嘱她两句。”

这时沈冬素终于睁开了眼睛,入目是少年焦急的脸,少年年不过十七、八,宽额浓眉,面容硬朗,满眼关切。

似是原主的精神影响,沈冬素很自然地唤了出来:

“哥。”

沈林钟眼中闪过欣喜:“你终于清醒了!哥的话记清了吗?

银子,悄悄给娘,千万别被人瞧见!

是那姓冯的不知好歹,等爹好了,再给你许一门好亲,千万别再做傻事了!

哥离家后,家里就靠你帮衬着娘了。”说着说着,他眼眶都红了起来。

沈冬素瞬间融合了原主的记忆,也很快理清眼前的局势,握着那用两件白棉里衣包起来的银子,疑惑地问:

“哥从哪里借来的银子?”

原主娘可是带着原主借遍了所有亲戚,镇上有钱的舅舅直接不开门,蒋氏和原主跪下磕头被舅母拿扫帚赶打。

直说沈父没救了,借银子也是打水漂。

三个同样穷苦的姨母,借出全部家当,也没凑到二两银子。

奶奶朱氏这边的亲戚更不用说,本就是后奶,视原配所生的长子为眼中钉。

不光不给一文医药费,还说晦气,趁沈爷爷出远门,将一家五口赶到破旧的牛棚。

沈林钟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凑到十两银子,沈冬素岂能不疑?

这时那远处的刘管家高声答道:

“你哥把自己卖喽!

你这小娘子醒了就赶紧拿着银子回家,再耽误下去,你哥就得挨板子。”

沈冬素本就因落水而苍白的脸,瞬间变得更是白如雪,大大的杏眼中,痛苦和悔恨不加掩饰:

“哥,这是真的吗?”

沈林钟同样痛苦,他们这种老老实实本本分分的农藉子,是宁死不卖身为奴的!

但凡为了奴,那三代都是奴藉,整个家族都会被人戳脊梁骨,几代人都抬不起头来。

再者,为奴就是把命给了主家,主家一顿板子打死,到了阴曹地府都没地方申冤。

更何况他还是家中长子,于父母来说,卖身为奴,不亚于天塌。

可他没办法啊!

父亲命悬一线,小弟仲阳才十岁,母亲体弱,妹妹被退了亲心灰意冷,眼看就要被卖给傻子。

二叔一家就等着父亲一死,好霸占他们的田地。

他空有一身蛮力,可在家里最需要钱的时候,却拿不出一两银子来。

若非刚巧遇到凌府的车驾路过,他跑去跪求自卖自身,还成功卖了十两银子。

他都打算拿把刀子去行抢了!

此时看着妹妹那满是悔恨的眼眸,他知道妹妹是在后悔,自己应该嫁给李大傻子的。

忙道:“冬素你别乱想,只要哥还有一口气在,就不会让你跳进火坑!

你放心,我的主子是凌府大公子,他不买死契奴隶,哥卖的是十年活契。

卖身钱十两,以后每月还有一两月钱,哥就在前面庄子的凌府别院当差。

休沐走路就能回家,这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的好差事!

你别吓着娘,就跟她说,我去凌府打短工。”

他边说边手忙脚乱地,给冻的发抖的沈冬素披上一件新里衣。

自己则抱着两套小厮外服,站起来一步三回头地往刘管家那里去:

“快回家!记住哥的话啊!”

沈林钟跑下河边大堤时,沈冬素才反应过来,这两件新里衣是他的工服。

若不是凌府小厮服不能给旁人穿,怕是沈林钟都要将那两身小厮服也留下。

不知是原主的性格影响,还是融合了记忆感同深受,前世为孤儿的沈冬素,第一次深刻感受到来自家人的爱。

想到沈林钟此去吉凶未定,她抱起衣裳和银子,跑着冲下河堤。

可堤下官道上的场面,却让她那声‘哥哥’没喊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