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军婚:新婚夜改嫁残疾大佬 7.8
完结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年代重生
作者: 银色盛装 主角: 齐思思 赵星宇 韩桂兵
50万字 2.2万次阅读 57.5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60章 结局-下 2023-12-01 00:37:02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3
    作品总数
  • 288.24
    累计字数
  • 709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60章
简介

齐思思重生在1984年。 新婚之日,吉时已过,新郎还不见人影,宾客们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新娘却乐得笑出声。 前世嫁错了人,落得半生凄苦,如今重来一回,她不愿再入火坑。 新郎不见了,大不了就换一个! 齐思思指着角落里坐轮椅的男人,问他:“赵星宇,你要不要娶我?” 在她清澈的目光中,眉眼冷峻的男人欣然允之。 周围宾客一片哗然。 唯有齐思思心绪复杂,前世她亏欠这个男人太多了……

第1章 重生新婚夜

新婚夜。

齐思思靠坐在床柱上醒来,入目一片红。

昏黄的烛光下,床头柜摆放的老式日历,写着如今是1984年6月24日,星期日,宜合婚。

墙壁正中贴着大大的毛主席画像,两旁是稍小点的红色囍字。

天花板上用胶水粘了许多彩色绸带,书柜上,窗户上张贴了大大的红色囍字,看起来极为喜庆。

墙角放置着一台缝纫机,旁边是实木的脸盆架,两个新买的搪瓷脸盆,是大红色的鸳鸯花样。

通过衣柜的全身镜,齐思思看到了自己的模样。

她穿一身红色的新娘喜服,扎两条麻花辫,脸上厚厚的粉底,白得像是要入土。

颊边艳丽的腮红,看起来有些灾难。

结合周围的场景,不难猜出,她这是……重生到了自己的新婚夜?

想到后面发生的事,齐思思突然很厌恶自己这个模样,像极了小丑。

她坐在梳妆镜前,拿着湿毛巾用力擦拭面上的妆容。

洁白的毛巾,变得又粉又白。

忽听得外头人声鼎沸。

“新郎人呢?”

“怎么还没来?”

“吉时都到了,新郎再不来,就要错过最后一个好时辰了。”

……

院里的宾客闹哄哄的,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此时他们还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事,以为韩桂兵只是被耽误了,很快就会过来。

齐思思的心骤然冷了下来。

前世的记忆过于深刻,让她很多年都忘不掉这个刻骨铭心的“新婚夜”。

韩桂兵消失了一整天。

不是被车撞了,也不是爹妈死了,单纯是因为他那个小青梅缪翠翠重生了,想要挽回竹马。

两人郎情妾意,纠缠了很久。

三个人的感情注定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这段婚姻耗掉齐思思多年的期待,磨灭了她对婚姻最后一丝希望,最后撒手走人。

看一眼镜子,确认妆容都擦掉了,齐思思满意地起身。

房门“嘎吱”一声打开。

外面的人没想到新娘子会突然出来,都吓了一跳。

“思思,你怎么出来了?”齐母轻声哄着,试图把齐思思推回房里。“要等桂兵来接你才可以走,快回去!”

“不用了!”

齐思思摇摇头,反手抱住母亲的胳膊,缓缓道:“韩桂兵今天不会来了。”

平静的话语,像是在油锅里倒开水一样。

院子里的人瞬间炸开了锅。

“说的这叫什么话?”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小齐,你知道桂兵在哪?是不是你俩闹矛盾了?结婚可是大事,不能任性的。”韩母上前劝说。

话里话外,把问题都往齐思思身上扯。

齐思思有点想笑。

都快成儿媳妇了,还叫她“小齐”。

前世这个生分的称呼延续了几十年,而韩母喊缪翠翠就是翠翠,叫得多热乎啊!

“我们没闹矛盾。”

齐思思此刻冷静得可怕,眼神不经意扫到了最安静的角落,看见那个坐在轮椅上的挺拔身影,她的目光亮了亮。

声音都变得坚定了。

“韩桂兵现在和他的青梅缪翠翠在一块。”

“我和他的婚事办不成了。”

院里一片寂静。

大家都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翠翠?”

“韩婶子,你不是说他们是认干亲的兄妹吗?”

“怎么新婚夜还能丢下新娘子,和干妹妹混在一块?”

“到底是干妹妹,还是‘干’妹妹……”

韩母被问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连忙摆手否认:“没有的事,翠翠是个好姑娘,你们别听小齐乱说,她,她就是误会了。”

“小齐,我知道,我平时经常让桂兵照顾翠翠,你可能心里不太乐意,但是他们两个真的是干亲的关系。”

“翠翠就是一农村姑娘,她对你造不成什么威胁的。”

听了她的解释,众人又将目光转向齐思思。

难道真是齐思思误会了?

看不出来呀,齐副司令的掌上明珠,大院的高岭之花,居然会嫉妒一个农村土妞?!

“没有误会!”

齐思思冷嘲地笑了一声。

“我说的字字句句都是真的。”

前世她就是听了韩母的话,相信那套“兄妹”的说辞,哪怕韩桂兵和缪翠翠的行为有再多的不对劲,她也自我说服,直到后来这两人被赵星宇当场抓奸,给了她当头一棒。

“要我说,翠翠那姑娘确实和桂兵走的有些近了,我好几次看到他们在路上搂搂抱抱的,还拉手呢……”

“到底不是亲兄妹,还是要避嫌的。”

今天来的都是部队家属院的邻居,这些日子缪翠翠和韩桂兵的举止,大家有目共睹。

众人的言语像巴掌一样打在韩母脸上,火辣辣的疼。

她更为紧张的是,齐思思这么笃定,难道真的抓住了什么把柄不成?

心虚的韩母收敛了态度,好声好气地劝说道:“小齐,我知道你心里介意,这样吧,我回头跟桂兵说说,让他注意点。”

“今儿是你们的好日子,别为这些不相干的事扰了大家的兴致,成不?”

齐思思看着她在自己面前表演变脸,脑海里闪过的,却是母亲病重时,这个死老太婆刻薄的嘴脸……

她恨恨道:“不是我介意,而是你们都把我当成傻子来骗!”

“你敢发誓吗?如果韩桂兵和缪翠翠有染,就让韩家断子绝孙,让韩桂兵退伍回村种地,你敢吗?”

这誓言太过毒辣,韩母脸色都白了。

“小齐,你还年轻,有些话是不能说出口的!”

韩母生了儿子没多久丈夫就意外去世,一个寡妇辛苦拉扯儿子长大,吃了不少苦头。

她这辈子最骄傲的就是生了个有出息的儿子,也最为看重儿子的前途,齐思思的话一下子扎中韩母两个死穴,让她如何不慌。

“思思啊,今天是结婚的日子,确实得注意一下言辞。”齐母在一旁小声劝说。

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让闺女如此愤恨。

难道韩桂兵真的和那个干妹妹有染?

“娘,你别提了,我就是一辈子不结婚,也不可能和韩桂兵结的!”齐思思一脸厌恶的神情。

院里的邻居们看着这一幕都有些不忍直视。

一向温婉的齐思思,如今竟变了一副模样,让人怀疑她是不是真的知道了什么……

“小齐,你这是什么意思?”

韩母心底不停打鼓。

好端端的,都快煮熟的鸭子怎么就要飞了。

该作者其它作品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