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药方 9.2
完结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现实生活
作者: 青阶步 主角: 李心桥 张逸朗
55.27万字 0.1万次阅读 1.4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38章 番外(2) 2024-01-11 08:24:05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122.96
    累计字数
  • 262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38章
简介

被称“黑幕玫瑰”的女记者VS话少毒舌的天才主治医生 李心桥面对“非法行医”的质疑,依然选择在航班上救人。 张逸朗父亲开设的药业公司面临公关危机,资金链断裂,相关危疾基金无法运行,他毅然决定暂时搁置梦想,回公司力挽强澜。 两人面对网络谣言中伤,公司信誉危机、以及不被基金受惠者理解,依然多方奔走,艰难地维系危疾基金的正常运行,为的是避免更多人因穷失救。 面对心中的仇恨,李心桥选择暂时放置一边,加入挽救致一药业的队伍之中,这一举动反而让她得知当年母亲死亡的真相,解开了多年心结。

第1章 “李心桥,你不能做一辈子缩头乌龟!”

“律师团对药厂供应过期青霉素那篇稿子有什么意见?为什么还拖着不给发出去?”

李心桥一边把黑色小西装挂在门后,一边询问前来汇报工作的助手美琳。

“桥姐,我真佩服你,这样爆炸性的新闻也就你敢报道出来!什么时候我才能跟桥姐一样啊。”

美琳是新来的报社助理,刚从M国某名牌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毕业,也是李心桥的同门师妹,做事勤快,就是有些喜欢吹捧。

“说正事。”冷若冰霜的李心桥径直走到自己的座位坐下,顺手打开了笔记本电脑,查看最新邮件。

这是她一直以来的习惯。

美琳见瞒不过她,只好实话实说,“药监局那边觉得这件事牵连太大,很可能会引起社会恐慌,特意找了我们老总,想把这篇稿子给压下来。”

“不过老总并没有当场表态,只是让律师团再斟酌一下用词,所以这几天法务部那边都在开会讨论这篇稿子。”

李心桥早已料到这个结果,头也不抬,“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李心桥现在就职的这家华人报社,以揭露各种行业黑幕著称,而她所属的部门,分管的恰好是医疗行业。

凭着她对医疗行业得天独厚的触角,在短短几年内,已经报道了好几宗爆炸性丑闻和重大医疗失误。像“三大院长受贿,医院沦为炼狱”,“X药厂控温异常,百万无效疫苗流出市面”等,就是出自她的笔下。

由于报道的内容都是容易得罪人的黑幕,因此报社花了大价钱,雇佣了知名律师团队成立了法务部,对所有报道进行先审后发,确保用词准确,不会引来相关的法律问题。

但总有些财雄势大的企业善于捕风捉影,屡屡给报社施加压力,干扰新闻自由,对此李心桥早已见怪不怪。

就在她处理好当天所有邮件时,放在桌上的手机毫无征兆地响了起来。

突兀而急促的铃声让她感到不安。

她拿起手机看到最近才慢慢熟悉起来的号码,显然是哥哥李心信打来的。

由于当年母亲突然离世,深受打击的她断了国内所有联系,直到毕业后听说李心信结婚生子又离婚,才有了联系。

由于工作性质,李心桥最烦厌在工作时间接到私人电话,但这个电话她不得不接。

因为两个月前,她从李心信口中得知自己的侄子小可爱被确诊为原发性白血病,期间她断断续续给李心信汇过几次钱,所以这次她也理所当然地以为他是来要钱的。

然而,出乎她意料之外,电话那头的李心信哭着跟他说,最近小可爱的病情更严重的,中华骨髓库也找不到合适的骨髓配型,央求李心桥能不能看在血浓于水的份上,抽空回国做个骨髓配型。

李心桥自认对亲情淡漠,但觉得小可爱确实可怜,她一时心软,便答应把手头上的工作交代好后,马上飞回国。

挂了电话后,李心桥当即就找到了报社老总黄祖荫说明了自己的情况。

黄祖荫是李心桥的大学同学,也是极少数知道李心桥为何不愿回国的人,所以在听到她要告假时,黄祖荫大手一挥,便准了她的申请。

“李心桥,你不能做一辈子的缩头乌龟!”

“这次难得回去,也不用急着回来,你未完的工作自有报社其他同事跟进。我希望你能把当年你母亲的事,调查清楚,就当是给自己一个交代也好。”

黄祖荫一边说着,一边从柜中拿出支票本,驾轻就熟地在上面签好名字,撕下来递给了她,“你侄儿的病得用不少钱,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要是还有什么困难,随时打电话给我。”

李心桥低头望了望手中的支票,调侃道,“上面没有写金额,难道就不怕我把你的小金库都搬空了,一去不返吗?”

黄祖荫见她还能开玩笑,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报社能有今时今日的规模,全是你一人之力,要是你真想掏空我的家底,给你就是了。只是别忘了回来,或者我去寻你也行。”

李心桥素知黄祖荫对她的心意,但无论她明里暗里拒绝了他多少次,他都如同打不死的蟑螂,越战越勇,所以对于他张口就来的表白,李心桥早已习以为常。

就像往常一样,李心桥无视他话里的暧昧,直接给了他致命一击,“家里安排的相亲对象又黄了吗?怎么这几天不见她来报社查岗了?”

一想到那个缠人缠得要命的碧眼黄发女郎,黄祖荫便感到一阵头疼,他正要跟李心桥诉苦时,电话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李心桥正愁没有脱身的机会,如今见时机正好,便低声说了句,“支票我收下了,先替我家侄子谢你了,那我不打扰你工作了,先回去收拾行李了!”

“你是什么时候的机票?我送你……”

黄祖荫还没来得及把话说完,李心桥的身影早已消失在眼前。

这几年,她频繁穿梭各国,采集第一手新闻资讯,对网上订票、候机、登机的流程已经十分熟悉,但当她看到,当日以及未来几日,前往中国的航班接近售罄时,还是不由自主地出神。

不知不觉间,距离上次回国,已经过去七年了。

的确,她不应再做缩头乌龟了。

经过13个小时的航程,她所乘搭的国际航班,终于降落在国内一个机场上。

由于小可爱所在的医院在S市,需要转乘内陆机才能到达,所以李心桥被迫在机场滞留一夜,直至中转机开出。

“为保障飞机导航及通信系统的正常运行,在飞机起飞和降落过程中,请不要使用手提式电脑。”

“航班即将起飞,请各位乘客系好安全带,切勿在飞机上走动,多谢合作。”

听着飞机上用普通话播读的广播,机舱内的李心桥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飞机起飞的瞬间带来的气压差,更是让她产生了耳鸣的症状。

她随手从包里取出一片口香糖,打开包装,扔进嘴里快速咀嚼起来。

幸好飞机很快进入平流层,她的不适感随即减退。

李心桥本想趁着这个时间,闭目养神一下,但前面椅背套上插放的杂志,还是吸引了她的注意。

她伸手把杂志抽了出来,果然发现封面上的男子,正是致一药业的董事长张致一。

对于这个导致她母亲离世的罪魁祸首,李心桥难忍心中的厌恶和憎恨,特别看着报刊标题上“时代楷模张致一:慈善是一辈子的事”这几个字,她只觉得世界充满讽刺。

当年要不是致一药业生产的抗癌药,产生严重的药物反应,李心桥的母亲未必会死。

最让李心桥意难平的是,当年她不过是刚出国不久的大一新生,毫无背景人脉。

等到她得知这个消息时,母亲的遗体已经火化,她连提出解剖验尸的机会都没有。

最令她存疑的是,哪怕在母亲弥留之际,父亲和哥哥能够提前通知她一声,她也不至于连母亲最后的遗容也瞻仰不到。

这件事成了李心桥心中的刺,也造就了她对医疗行业的各种不公和黑幕深痛欲绝。

她望着杂志上笑得无比自信的男人,恨意绵绵,“妈,坏人不会有好下场的,如今我回来了,他的好日子也该到头了。”

该作者其它作品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