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3章 番外篇饕餮首领(7)

书名:
狐情未了,狐仙老婆求放过
作者:
就不服
本章字数:
2011
更新时间:
2018-08-16 15:13:06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神传

我母亲上山三天,下山就有了我,自此之后,她每个月三号都会上山一次,我以为她是去见我父亲,直到我有一天跟踪她……
已完结,累计51万字 | 最近更新:新书上传了,

第一章每个月三号

书名:
神传
作者:
九品一局
本章字数:
2684

那年夏天的时候,我母亲上山三天,失踪了三天,下山两个月后,肚子就一天一天的大了。

按照村子里面的流言蜚语,就是说我母亲被山上什么东西糟蹋了三天,被狼,被蛇,还有说是被野猪糟蹋了,怀的是妖胎。

一时间村子里面各种版本满天飞,可我母亲人善良,安静,从来没有解释过,一个人生下我,就安安静静的把我扶养长大了。

她是真安静,一个月都难得和我说一句话,我饿了她就去做饭,我困了她就给我盖被子。

我不知道她怎么这么沉默寡言,说实话,我小时候一度以为她不会说话,直到我懂事了,听到村子里面的小孩嘲笑的叫我猴娃,狼孩,那天我哭了,她认真的开口说话了,“别哭,你是人。”

简单几个字,声音特别温柔,我才知道她原来是会说话的。

我信了,因为我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异于常人,这还不能证明?

可我一天一天长大,我母亲的行为越来越怪,她安静,不与人交流,而且最让我无法理解的是,她每个月三号都要出去一趟。

这天不管是刮风还是下雨,就是下刀子她也会准时早早出去,到了晚上才回家,简直就是雷打不动,从我记事开始,我家每个月三号那天,她永远是不在家的。

一开始我不知道她出去干什么,但是村子里面的人指指点点,说我是猴娃,还有人说我是狼孩,我实在是听不下去了,有一次三号的时候,我就偷偷远远跟着我母亲出去了。

最后发现她居然一个人上山了,我一个人等到了晚上,才看到她是一脸疲惫的下山了。

我不敢问这个事,但是从那天起,我知道了,我可能真是妖怪的孩子,不然我母亲每个月三号准时去山上干什么?

我以为我母亲不会失约,直到有一次我上树摘果子的时候,摔断手了,特别严重,我母亲照顾了我三天三夜,没日没夜,这其中包括那个月的三号。

我的印象里,直到今天,那次是她第一次在三号没有出去,但是那次的时候,我亲眼看到她特别着急,特别想上山,只是她担心我,第一次“失约”了。

过后我母亲才上山,那天回来得特别晚,特别疲惫,我不敢问这个事,以为就那么过去了,毕竟三号没出去,也什么事都没发生啊!

但不是,她回来的第二天就做了一件让我怎么也想不到的事。

她花了半天的时间,自己用布绣了两个字出来,好像招牌一样的挂出去我才知道是什么字,我愣了半天,一看是“算命”两个字。

我母亲会算命?什么是算命?

我那时候不懂,但是她对我说,“李易,你以后不会摔断手了,从今天开始,我写你说。”

我愣愣点头。

可是一个不说话的女人给人算命,当初村子里面的人都是看笑话的,毕竟天桥底下的算命先生个个都是能说会道的,忽悠来忽悠去的,你倒好,不会说话,怎么算命呢?

不过我和我母亲这么一对“奇葩”组合,这么传出去了,有些人来看笑话的,就还真的过来试试了。

毕竟我母亲算命一次就十块钱,便宜。

有人被吸引进来了,我母亲就看,然后三分钟不到就写出来,然后让我说,照做了,说出来还真一个准字。

不到三个月,我母亲就成为了十里八乡有名的算命师。

除了算命准之外,还有一个规矩也是让我母亲更加出名的原因,那就是:

每天赚够三十块就不算了,而且算命一次只收十块,多了不行,少了也不行,也就是说一天只算三个人,其他的人就算给一万,十万我母亲也不算了。

我母亲让我谨记了这个规矩,我记住了。

不过今天不营业,因为是三号,也就是说是每个月一次我母亲必须上山的日子到了,果然我母亲和往常每个月的三号一样,早早的就给我做了早饭,然后说有事就出去了。

我其实很想跟着上山再看看,因为我上次只看到我母亲上山了,但是并不确定她上山到底干什么,万一我真能看到十五年没见面的父亲呢?

我等我母亲出去之后,就准备跟着偷偷我母亲上山,可是我刚要关门的时候,隔壁村的张长生就一把手的拦住我的门。

他是倒卖古董的,每次有什么新宝贝的时候,就会过来花十块钱让我母亲算一次,算能不能入手,会不会赚钱之类的,这一来二去的我和他都熟了。

“你知道规矩的,我母亲今天不算的,”我赶着跟我母亲上山呢,我当然摇头直说了。

“我知道,可是我昨天得到了一样宝贝,我心里面七上八下的,你娘不在,那你给我出出主意好了,”张长生着急将我往屋子里面推。

我无奈,“我真有事,你明天过来找我母亲好了。”

不过我这么说,还是下意识看他的脸,这是我跟了我母亲三年的下意识行为,在算命之中,我们不把脸当做脸,而是当成面相。

相之中最重要的就是印堂,有些人印堂发黑就是要走大霉了,而张长生印堂是发亮的,加上他代表财运的鼻头地方油光,都有点反光,当然是相反了,这是要走财运的迹象了。

这说明他昨天收到的宝贝可以帮他赚一笔,他财运不错。

“李易,我知道你有几下子了,帮我看看,叔给你包个大红包。”

张长生掏出一个红包要塞给我,看样子两三百是有,我急忙摇头,“别,我母亲的规矩你是知道的。”

“我知道,那你给我看看啊。”他又将红包收回去了,掏出十块钱塞给我,这家伙套我呢。

我无语,别人给钱了,我当然开口了,将刚才在他脸上看到的说出来了,他听了有点惊喜,忙说了句谢谢就往门口走。

不过走的时候,在门口摔了一跤,他从地上爬起来,估计是摔到了口袋里的什么东西,他掏出来看,就在门口骂骂咧咧的了。

我疑惑的走过去,发现他手里面拿着一个玉玺一样的印章,我不太懂古董,但是觉得这个印章造型很古怪,好像稻草人一样的造型,不过没有眼耳口鼻。

印章底下刻了几个古朴的字,我没我怎么看清,不过这个稻草人一样的印章左手在刚才被摔断了。

难怪他要骂了,这个古董可以卖不少钱,如今磕碰断了,那就是毁了,我下意识看他的面相,发现他鼻头的光亮果然对应的已经散了,财运没有了,说明这个印章不值钱了。

“真倒霉,这是村头经常上山的老刘昨天早上说是在山上找到,我花三百块收的,现在摔成这样,也不知道还卖不卖得出去,唉。”他叹了口气离开了,估计是去想办法修补了。

刚才他财运没了的事,我没和他说,懒得说,每次知道我不敢收钱,就这么套我,我下次肯定不和他算了。

我嘀咕的关上门,就撒腿往山那边跑,可是半路上的时候,我愣住了,因为我看到了我母亲居然往回走了。

这是怎么回事?每次三号的时候,我母亲可是雷打不动的会出去一天啊,前几个月下大雪的时候,我母亲依旧是早上出去晚上回来的。

怎么今天这个月三号变了?对我来说就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我以为我看了错了,但没有,我母亲今天三号再次“失约”了。

我赶紧躲起来了,看着我母亲脚步很急的回家了,我心中疑惑,偷偷又忍不住跑了回去,在我母亲的房间窗户口偷偷看,窗帘有一个角打开了,我就看到我母亲关上了门,在柜子里面找什么东西,她额头有很多汗水,好像身体很痛一样。

看到她这样子,我当然吃惊了,我母亲难道是摔到了,所以今天“三号失约”了?

我着急的想进去问清楚,就看到我母亲从柜子里面拿就一个盒子,可是咔嚓一声,她的左手居然折断一样的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