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重生在高考考场怎么办? 9.4
作者: 微糖乌龙茶 主角: 楚夕月 司砚 段清翎
37.73万字 1.7万次阅读 1.1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77章 都是酒精惹的祸 2024-06-24 23:07:02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73.26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77章
简介

【楚夕月&司砚 双向奔赴 超甜】 楚夕月追了段清翎十年,却被伤透了心。 重生一世,她定要逆天改命! 额......什么?重生到高考当天了? 原本考上重点大学的她,只能上兰翔职业技术学院了? 天啦噜,为何上天愿意给她重生的机会,却不给她复习的时间呐!!

第1章 重生在高考当天

曾几何时,若是有人问楚夕月:“你最想穿越回到什么时候?”那她一定会毫不犹豫地答:“高考那天!”

嘿嘿,毕竟若是她能再次回到高考考场,改正几个错题,那她就不会因差几分,而和顶级学府北清大学,失之交臂了!

不仅能进北清,还能和她的男神段清翎,考进同一所大学!来个近水楼台先得月~

可真当她回到十八岁的高考考场时,内心却是五味杂陈。

她.......她不是死了吗?

从二十一楼......一跃而下......

身上似乎还残留着浑身被震碎的疼痛感,耳边还有段清翎撕心裂肺的叫喊声。

环顾四周,楚夕月看到了讲台前、教室后两位一脸严肃的监考老师,还有周围熟悉又稚嫩的同学。

她有些不敢相信地捏了捏自己的手指,感受到指尖传来的微痛,这才敢相信……

她......真的重生了!还是重生在高考考场上!

十年的经历像走马观花般在脑海中闪过。

恍如隔世。

“不要东张西望,一旦发现作弊行为,将会严肃处置。”

就在楚夕月方才不可置信地环顾四周时,考场后面的监考老师注意到了这一幕,用冰冷严厉的声音警告着,准备制止这个东张西望,有作弊嫌疑的学生。

楚夕月这才回过神来。

既然......既然上天给她重活一世的机会,她一定要好好珍惜!绝对不能重蹈覆辙!

想明白后,便提笔准备奋笔疾书。犹记当年高考,她总分612分,各科成绩分别为语文132分,数学148分,英语130分,理综202分。

虽说与北清大学失之交臂,但还是考上北清旁边的北理大学。

可当她开始认真答题时,确是傻了眼了,浏览完语文试卷,别说比较有难度的文言文部分了,连默写,她几乎都已经记不得了......

“———,辨乎荣辱之境,斯已矣。(《庄子·逍遥游》)”

这一句填什么来着?

苍天啊!为什么要重生回高考当天啊?!哪怕重生到半年前也行啊!让她有时间复习复习,直接重生在高考考场是怎么肥四啊!

这是给她开了一扇门,却关了她的窗啊!

真是要了老命!

如果说语文她还能磕磕绊绊地做下去,数学、英语还有理综,对楚夕月来说,那便是折磨了!

谁能想到,当初嫌时间不够用的楚夕月,第一次觉得......考试时间好久好磨人......

随着铃声的打响,最后一场考试宣告结束。

“夕月,你考得怎么样?我感觉今年的卷子都好难,哎,看来我是考不上北清了。”

跟随着人流,慢步回到自己的教室后,楚夕月的同桌,也是她最好的朋友,孟然边收拾自己的书,边向她感慨着。

看着孟然失落的模样,楚夕月回想起上一世。当初她考了612分,孟然则是考了623分。

若是按照往年北清的录取分,最低也要630分了,可那年高考理综难度骤升,北清的录取分也随之降到了617分。

可孟然为了稳妥,却没敢填报北清,报了隔了好几个省的山河大学。也就是在那里,遇到了那个人渣......

最后,落得个半身瘫痪的下场......

“夕月,夕月,你发什么呆呢?”孟然见楚夕月兀自神游,便用手掌在她眼前晃了晃。

“没,没什么。”楚夕月看着少女时期鲜活的孟然,回想起十年后满脸沧桑坐着轮椅的她,心里一阵刺痛,忙道:“今年的考试难度大,我觉得北清的分数线肯定降,你肯定能考上!”

孟然叹道:“希望吧。”

此时班主任抱着一叠册子进了教室门,看着激烈讨论着的同学们,大声道:“同学们,安静一下,现在我把答案册发下去,大家可以做个估分,作为参考。”

原本喧嚣的教室一下子便安静了下来,跃跃欲试地等待着答案册。册子一到手,大家便迫不及待地上手估分。

“对了,大家不要焦虑,今年的理综,是十年来最难的一次,估分比平时低一点也正常。”班主任补充着。

楚夕月有些感慨,理综是她最薄弱的科目,若是难度中等,她倒是能考230分左右,但难度一加大,她便有些吃不消。

班主任还在慢慢说着:“还有,你们的书,要是确定不要了,待会儿会有收废品的阿姨过来,省得你们背回家了。”

楚夕月看着专注估分的孟然,顿觉无事可做。毕竟,像她这样,二十八岁直接重生回考场的,能考好......才怪了......

还浪费那时间估分干啥......

上辈子还能考上北理大学,这辈子,唉,估计能上个兰翔职业技术学院吧......

“楚夕月,你怎么不估分?考得怎么样呀?”

耳边猛地响起一个粗噶的声音,吓得楚夕月心脏一哆嗦。闻声望去,便看到了班主任张老师笑眯眯的一张大脸。

哪怕他极力用笑容掩饰着,楚夕月依然可以看出他的焦虑不安。

倒也不是因为楚夕月是个人才会读心术,而是张老师近些天实在是过于着急上火,嘴周长满了口疮,嗓音也沙哑无比,像是被小刀拉过一般。

望着张老师期盼的眼神,楚夕月一时语塞,不知该怎么开口。

就在她支支吾吾时,教室后方传来一声惊叫:“卧槽段清翎,你是不是人!668分!你究竟是怎么考的?”

十分熟悉的音色,楚夕月立刻分辨出来,这声惊呼源自段清翎的同桌——曹旭安。

曹旭安的话一出,教室里哇声一片,纷纷转头,看向教室最后一排靠窗的段清翎。

张老师听闻,也顾不上楚夕月了,着急忙慌地往段清翎的方向疾走而去。

“哇,不愧是年级第一啊!”

“段清翎就是段清翎!”

“加大难度,只是难住了我们这种中等生,学神是不可能考差滴~”

......

在同学们的惊叹声中,楚夕月回想起,上一世,他......也是保守估了668分,实则是考了681分。

她有些不受控制地,侧头,向右后方望去。

三年的惯性,让楚夕月自然而然地找到了最好的角度,却又不着声色地,望向了记忆中的那个少年。

只见段清翎双手随意摆放在课桌上,左手无名指无意识地轻敲着,身体慵懒地靠在椅背上。夕阳斜落,照在他清冷的侧脸上,十分的美好淡然。

似乎......连光都特别偏爱他。

楚夕月有些失神,眼前清澈如水十八岁的他,似乎和西装革履二十八岁的他重叠在了一起。

是他,又不是他。

感受到楚夕月炽热的目光,段清翎有些不明所以。

虽说楚夕月平日里也会像现在这样,直勾勾地盯着他,可这一次,却让他感受到些许异样,似乎......似乎是在通过他,看另一个人?

这......这怎么可能呢?正当段清翎想将这眼神的深层含义看清时,张老师却已经快步走到了他身边,将两人交汇的视线阻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