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天子,狐仙驾到 8.9
作者: 王十四 主角: 刘嘉一
199.22万字 1万次阅读 8.8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014章 乐不思蜀? 2024-04-20 23:38:04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3
    作品总数
  • 736.9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014章
简介

我命格奇佳,天生就是当皇帝的命,不料刚出生就遭人暗算。 爷爷为了救我,不惜将我家十八代的功德拱手送人,同时以自己的性命为代价,帮我逆天改命……

第1章 白狐

我出生那天,天降祥瑞,晚霞烧红了半边天……

山上很多动物都出现在我家附近,抱着爪子不停对着我家磕头作揖,直到我呱呱坠地。

爷爷高兴的够呛,说我是天命之子,得天独厚,日后必成大器。

可当他看到我脚底板上的七颗红痔后,脸色却瞬间大变,已经归隐多年的他,当即便为我卜了一卦。

结果竟是六十四卦中最凶的剥卦。

“坏了!”

爷爷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过犹不及,盈满则亏。

他说我的命实在是太好了,多半会夭折,怕是很难能养活。

而且我这样的命格,简直就是天生的炉鼎,很容易招来邪祟的觊觎。

“啊?”

我爸吓了一跳,但却丝毫没有怀疑这话的真假。

因为我们刘家本就是靠风水传家,祖上不知出过多少风水大拿,有的甚至还做过太史令和钦天监的监正,专门负责推算历法,预测国运。

即便是传到我爷爷这一代,已经开始没落,那也是国内首屈一指的风水大师。

既然连他都这么说了,那就肯定不会有假。

果不其然!

当晚我就出事儿了,莫名其妙就发起了高烧,同时屋外也突然刮起了阴风,黑压压的一片,全都是鬼影。

“来了!”

爷爷的脸色越发阴沉,当即便推门走了出去:“滚!”

他声如洪雷,只一个滚字,立即就将周围的鬼影全都震退,但却并没有离开。

门外的阴风呼呼的刮着,鬼哭狼嚎,隐约还能听到一阵阵让人头皮发麻的冷笑:“姓刘的,我等知道你厉害,但你再厉害,我等若一拥而上,你也未必能将我们全都镇压!”

“何况你早已金盆洗手,今日你若破戒,必遭天谴,死无葬身之地!”

爷爷没有说话,犹如门神般屹立门前,愣是让周围的鬼影始终都不敢越雷池一步,只能远远的看着。

一直等到天亮,雄鸡破晓,周围的鬼影才逐渐退去。

爷爷长松了口气,抱着我便独自去了山里的老宅,然而当天晚上,老宅就失火了,爷爷活生生被烧死在了里面。

当时所有人都以为我也被烧死了,但诡异的却是,就在我爷爷出殡的当天,我却被一只雪白色的狐狸叼了回来。

高烧已经退了,就连脚底板上的七颗红痔也消失了,而且我的脖子上还多了一块长命锁。

这事儿当时还挺轰动,所有人都骂我是灾星,是我害死了爷爷。

爷爷的葬礼十分隆重,据说来了很多大人物吊唁,光是花圈就收了上千个,足足烧了三天。

除此之外,其它倒并无异常。

既没有黄皮子哭坟,也没有九龙抬棺。

平凡普通。

爷爷去世后,我也在各种嫌弃中慢慢长大,期间倒并没有什么怪事发生。

但我经常做噩梦,梦里我总会遇到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比如被巨蟒缠身,被僵尸追着咬……

还有一次,我梦见了一只长得跟人很像的黄鼠狼,不断地问我它长得像不像人?

但我一点儿也不害怕,因为每次当我遇到危险的时候,梦里就会出现一只雪白色的狐狸帮我解围。

渐渐地,我都已经习惯了……

直到十六岁那年,我考上了我们县最好的高中,就在我拿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晚上我又做梦了……

不一样的是,这一次我竟梦到自己结婚了?

可当我满心欢喜的掀开新娘的红盖头时,里面居然是一张狐狸的脸?

我吓了一跳,本能般便退缩了两步,她冷冷的看着我:“怎么?你很怕我?”

“不怕!”

我猛吞了一口口水,立即认出,她就是之前帮我解围的那只狐狸。

“很好!”

她点了点头,脸上随即就变了,不再是狐脸,而是一张妙到毫巅,美到几乎让人窒息的脸。

然后她就对我勾了勾手指……

秋梦了无痕。

等我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其实我并没有多想,我只是单纯把它当成了青春期的躁动,毕竟我都已经十六岁了。

可奇怪的却是,当我换好衣服,准备偷偷把弄脏的衣服拿出去洗掉时,我爸却早已在门口等候多时。

他看了我一眼,神情复杂:“该来的,总算还是来了……”

说罢就从兜里掏出了一张名片给我:“走吧,赶紧去城里找你二叔,以后你就归他管了!”

“二叔?”

我莫名其妙,心说我啥时候又多了一个二叔?

然而不等我询问,我爸就直接将我赶了出去,甚至还把门给锁了?

当时我都懵了,但终究还是拗不过我爸,只好按他说的,拿着那张名片去城里找我的二叔。

这是我第一次出远门儿,人生地不熟,直到天黑我才找到名片上的地址,门头上写着花圈寿衣。

原来我二叔是开白事店的?

“二叔在吗?”

我喊了一声,没有人理我,但门却是开着的,只是没有开灯,里面一片漆黑。

我硬着头皮走了进去,不料刚进门就撞了个趔趄,定睛一看,原来是店铺的正中央居然横着一口棺材?

我吓了一跳,急忙后退,就在这时,棺材里却突然探出了一颗脑袋:“跑什么呀?”

“没见过棺材呀?”

话音刚落,紧接着屋里的灯也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