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休夫,重生煞星郡主是满级大佬 7.7
作者: 温子淑
109.76万字 0.1万次阅读 1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420章:结局 2023-11-01 15:41:34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4
    作品总数
  • 288.67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420章
简介

京城人人口中煞星郡主又又又重生了! 这次她重生,主打一个快准狠! 第一件事,就是休夫! 第二件事,就是搞钱! 第三件事,就是复仇! 前几世反复蹂躏欺辱她的人们,有一个是一个,谁也别想跑! 本来计划好好的,可半路却杀出一个短命鬼病秧子。 他容冠华国,惊才绝艳。 身子孱弱,却总是时不时围绕在她身边。 因为他的出现,她的所有计划开始走向失控。 她讨厌失控。 于是,她决定想办法摆脱他。 * 殷子荀终于找到了要找的人。 她查他,他给她送消息。 她妨他,他千方百计讨好示好。 她要摆脱他,他装柔弱扮可怜死缠烂打赖在她身边。 最后,他终于如愿与她定亲。 殷子荀:“你这一辈子都是我的,别想逃。” 叶姝华白眼:“你先活过二十一再说这种大话吧。” 殷子荀:“……”

第1章:自己又又又重生了

残阳如血。

余晖落在雕窗,被切割得四散零碎,打在床头,映出床角红漆覆盖下的暗沉,也照得床榻之人的面容惨白如雪。

屋内凌乱,桌椅被推倒,床柜也被翻得七零八碎,这让本就没什么的屋子显得更加破败。

放眼看去,丝毫没有一点方府夫人寝房的样子,倒像是一个下人的屋子。

叶姝华闭眼无力地趴在床上,正被两个粗使婆子死死按压着,即便她已经被打得失去意识。

方老夫人嫌恶地看了一眼泛旧的椅子,坐都嫌脏了自己的衣裳,只双手叉腰站在里屋,一副阴险恶毒的嘴脸,怒指着少女大喊。

“打!给我往死里打!”

围在床榻边拿着木条的粗使婆子们,得令后毫不手软,挥着粗壮的胳膊,继续抽打着。

不消片刻,后背上就满是纵横交错的血印子,腥臭味顿时弥漫整个屋子。

叶姝华眉头紧蹙,惨白的唇瓣微微扯动了一下,意识也逐渐回笼。

剧烈的疼痛顿时席卷全身,让她几乎快要背过气去了。

她微微睁开眸子,看着眼前那几张都快看吐的脸,暗叹了口气。

自己又又又重生了。

还是重生在嫁给方栩一个月后,渃文柳滑胎方老夫人命人来教训自己之时。

每一次重生,她都会在七月十五日莫名其妙死掉,重生在这一刻。

她仿佛陷入了一个死循环。

好在她经过几次重生似乎找到一些规律。

这一次,她绝对不会再莫名其妙死掉!

要打破循环,成功复仇!

收回思绪望向门口,吉翠还没来。

她现在浑身疼得半分动弹不得,就算有一身武功也施展不出来,只能等吉翠回来。

啪啪!

又几下木条狠狠抽打在她背部,使得她连带着脑仁都抽搐得生疼。

她一动不动,咬牙死死坚持。

耳边还不时有方老夫人的怒骂声。

“你个小贱人,简直是恬不知耻,不要脸!为了独占妻子之位,竟然意图谋害文柳公主!”

“幸亏公主福泽绵长,并无大碍,只是可怜了公主腹中我那没出世的孙儿,就这么早早胎死腹中了!

你简直就是个蛇蝎心肠的煞星,从小克死自己母亲不说,现在还来害我的孙儿!怪不得叶府的上下的人连狗都嫌你!”

“只可恨,我儿这么倒霉,当初娶了你!”

说着她便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了起来。

边哭还边不忘怒斥下人,“你们都没力气吗,用力!给我把她往死里打!”

打死她才好!

一个不受宠的郡主而已!

亲娘是长公主又如何,还不是被她给克死了,她那个户部尚书的爹更是恨透了她,从小都巴不得她死。

现在死了,铁定也不会追问一二,反而还会暗喜他们替他除了这个煞星呢。

想到这儿,她眸底阴狠之色更甚。

她死了最好!

如此,文柳公主就能名正言顺当方府的方夫人了,不会继续委屈自己和这个贱人做平妻!

“你们住手!我家小姐可是郡主,你们竟然敢殴打郡主!”

“哼,郡主?没人宠的郡主,连个草芥都不如,算个狗屁郡主!她谋害文柳公主,害死我的孙儿,她该打,就算打死也不为过!来人,给我将这贱婢拿下,拉出去乱棍打死!”

吉翠买药回来看到床榻上奄奄一息的小姐,眼眶顿时一红。

扔下刚买回来的外伤药,对着直面冲过来的粗使婆子就是几个飞腿,直接将她们踹倒。

吉翠会武功但从未在方府展露过,虽然武功不算高,但对付空有蛮力的粗使婆子还是没问题的。

方老夫人一惊,这贱婢竟然会武功!

箭步走去,吉翠急忙扶起小姐,看着他背上触目惊心的伤口,脸上更加心疼和自责。

“小姐,小姐你怎么样?”她颤着声音道。

明明是文柳公主自己崴到脚滚下楼梯,还顺带拽着小姐一同摔下去的。

小姐胳膊膝盖到处是伤不说,还被她污蔑说是小姐要谋害她还害她滑胎。

方老夫人更是可恶至极,趁她出去买药的空当,竟直接命人殴打小姐!

看着小姐后背那一道道皮开肉绽的口子,吉翠心疼极了,眼泪扑簌簌流下。

边哭边道。

“对不起小姐,都怪奴婢去买药,没保护好你。”

叶姝华睁开沉重的眼皮,看着来人。

吉翠是她最忠心的婢女,第一世为了救自己,在战场上以肉做盾牌,挡住了数支箭,护送自己安全入了城门。

最后她却倒在城门外,看着她的尸体就躺在城门口,自己也没能为她收尸。

最后,竟让她落了个暴尸荒野的结局。

之后重生的那几次,她也是誓死护在自己身边,可不是为自己试毒身死,就是为自己挡刀子被一剑穿心。

没一次善终,她也没一次能护她周全。

这一世,她无论如何都要活下去,保护吉翠!

为自己复仇!

她微微摇头,轻声呼吸了几口,缓了缓心神,手掌撑在床榻上,艰难地坐起来。

她现在虚弱到极致,这次比前几次重生都打得狠。

若想依照之前用自己一身武功冲出方府,怕是不可能了。

一双水眸,似刚出水又结了一层冰霜的玻璃球,坚韧犀利还透着阴寒。

必须找外援,才能破了此局。

她偷偷从腰间拽下玉牌,塞给吉翠,用气音小声道。

“吉翠,你拿着我的郡主玉牌去大理寺,找大理寺少卿李素,就说我要死了,求他救命!”

“可是小姐你……”

“别管我,我不会有事的,快去。”她打断吉翠的话,再次虚弱道。

大理寺向来不涉党政,而她现在的“好夫君”方栩投靠的是太子,刑部又都是太子的党羽,她要找外援,就只能找大理寺少卿李素。

吉翠眉头紧锁,犹豫了一瞬,最后还是听从小姐的话,直接冲出了院子。

叶姝华则冷眼看着正一脸恶毒瞪着她的方老夫人,现在就是拖延时间,等人来。

她唇角微勾,脸上浮现一抹极其惨淡的笑,语气虚弱却异常平静。

“方老夫人,你可知无故殴打本郡主,当治何罪?”

方老夫人娘家只是个开药铺的小户,能在繁华京城立足,全凭他生了个好儿子,一路披荆斩棘打了几场胜仗。

华国又少有名将,更别说是少年名将,自然得到皇上重视,封了二品将军。

从此方家,才从无名小卒,跻身京城贵族大户。

她不懂什么朝堂法律,听叶姝华如此说,却也丝毫不在怕!

文柳公主早就告诉她了,叶姝华谋害公主是诛九族的死罪!

她就算打死她,朝堂律法也拿她没办法,况且公主会护她和方家护周全!

而且,她的婢女也走了,虽然不知道去干吗了,但不管是去干什么,也救不了她的主子。

因为公主说了,没人能帮她!

现在又只剩她一个人,她等于是任由她摆布。

她更加没什么忌惮!

“你谋害文柳公主,其心可诛,公主准允让我来处置你,如今你不过是个戴罪之人,算什么郡主!还想治我的罪,呵,笑话!”

叶姝华讥笑一声,笑渃文柳还真是会睁眼说瞎话,也笑她这个好婆婆真的是好骗!

“你说我谋害文柳公主,证据呢?”

“证据?方府上下那么多人都看到是你推文柳公主滚下楼梯的,还用什么证据!”

她话音刚落还未吩咐下人再次动手,就听到门外传来一个急促却有力的脚步声。

方老夫人脸上浮现喜悦之色。

叶姝华一听便知,是他来了。

她当下悄无声息从头上拔下一根簪子。

才刚看到一个身影,就见对方怒气冲冲迈进屋子,直逼叶姝华面前。

伸手顿时掐住了她的脖子,眼底里满是杀意!

“叶姝华,你竟然敢害公主滑胎!”怒吼声从他喉咙传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