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4章 番外(七)

书名:
我玄学大佬,靠直播走红阴阳两界
作者:
大钟大钟
本章字数:
5473
更新时间:
2024-03-31 21:52:45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神算萌妻:傅太太才是玄学真大佬

他是豪门贵子,年纪轻轻手握大权,为人冷漠,待人冷血。 她是玄门最后的继承人,破破烂烂,缝缝补补。 一个命里财薄,一个命里有灾。 他若不娶她,事业尽毁,生死难料。 她若不嫁他一辈子身无分文,穷困潦倒。 结婚当天,他冷血无情地说,“锦朝朝,你就算用尽办法嫁给了我,我也不会爱你分毫!” 锦朝朝:“没关系,我只要嫁给你就好了。” 婚后她财运亨通,运势逆转,锦鲤附体,在整个帝都她说一,没人敢说二。 傅霆渊看着第N次舍命救她的女人,陷入了沉思。 他是不是狠话说的太早了?
连载中,累计46万字 | 最近更新:第223章 小时候的作业

第1章 她真的会遭遇不测吗?

书名:
神算萌妻:傅太太才是玄学真大佬
作者:
易小升
本章字数:
1975

傅家大厅。

锦朝朝好奇地望着坐在沙发上的男人。

只见他剑眉星目,五官立体,一身黑色西装穿在身上,衬得他铁血无情,疏离淡漠。

这是她即将结婚的老公,也是她必须嫁的人。

傅霆渊同样眯着狭长的凤眸,打量着锦朝朝。

女子长发束成马尾,身穿一件破破烂烂布衫,缝缝补补,全都是补丁,好在洗得很干净。

傅老爷子坐在沙发另一侧,见两人都不说话,干笑一声解释道:“霆渊,朝朝是你的未婚妻,这婚事在你们十来岁的时候就定下了。如今朝朝前来履行婚约,你该准备一下,迎娶她进门。”

傅霆渊冷声开口:“都什么年代了,还讲究娃娃亲,我看还是退了吧!”

锦朝朝立即摇头,“不能退,我们两订婚约的时候,已经请示过祖先。若是不履行婚约,就会遭到天谴。”

傅霆渊听她狡辩,脸色更加难看,“为了嫁给我,这种理由都能编得出来。你知道我是谁吗?”

傅霆渊——外面给他的评价就是:商圈里老狐狸,聪慧腹黑,做事果断决绝,不讲情面。

这个世界上想要嫁给他的女人,数不胜数。

锦朝朝郑重点头,“你是傅霆渊,从小奶奶都在我耳边念叨,让我长大了一定要嫁给你。”

傅霆渊感觉一拳打在了棉花上。

他甚至有点儿想笑。

这个女人对他一点儿都不熟悉,竟然妄想成为傅太太。

他不耐烦地揉了揉眉心,站起身看向傅老爷子,“这婚我不结!”

傅老先生冷了脸色。

“你要是不听话,以后就别叫我爷爷。”

傅霆渊剑眉拧起,软硬不吃。

傅老爷子走到傅霆渊面前,语重心长地说:“那时候你可是亲自拜过朝朝的祖先,按照玄门的规矩,你已经是他们的女婿了。”

傅霆渊冷漠嗤笑:“为了让我结婚,您竟然找这种借口。”

傅老爷子快要被气吐血。

小时候傅霆渊身体很差,三天两头地生病。

他十二岁的时候,高烧不退十几天,命悬一线,才经高人指点,求到隐世的玄门一族。

当初的老婆婆,只提了这一个要求,给两个孩子定下娃娃亲。

定亲当晚,傅霆渊的病就奇迹般地好了,从那以后,就再也没生过病。

他每次向傅霆渊提起这件事,他都丝毫回忆不起来,认为他在说谎话骗他。

锦朝朝苦恼的拧眉,下一秒她似是想到什么,从随身的包裹里拿出一个卷轴递给傅霆渊,“你看吧,这是婚书!”

傅霆渊将信将疑地接过卷轴,展开粗略地看了一眼。

婚书上写了很多字,他只随便看了一段。

“一纸婚书,上表天庭。上奏九霄,下鸣地府。晓禀众圣,通喻三界,诸天祖师见证。天地为鉴,日月同心。若负佳人,便是欺天。佳人若负,便违天意。欺天之罪,身死道消。”

署名是锦朝朝和傅霆渊!

傅霆渊盯着天庭地府的字样,脸上尽是讥讽。

他把婚书还给锦朝朝,不想过多纠缠,以工作忙为借口,快速离开。

傅老爷子面对锦朝朝,尴尬又为难地开口,“丫头,要不你先在我们家住下。这件事交给爷爷来处理,你只需要安心等着就行。”

锦朝朝现在也只能同意。

傅老爷子给她安排了傅霆渊隔壁的房间。

房间里装修一应俱全,就是缺少一些生活用品。

好在锦朝朝都随身携带了。

精致温馨的卧室里。

锦朝朝正在收拾东西,身后的房门被人突然大力推开。

一个年约二十岁左右的女生,大咧咧地闯了进来。

傅小安昂起下巴,傲慢地盯着锦朝朝,“哎呀,原来是你要当我嫂子啊。年纪不大,胆子和心却大得离谱。”

锦朝朝停下手中的事情,回头打量着傅小安。

一身名牌,手指上和脖子上戴的首饰都价值不菲,本就漂亮的脸蛋画着淡妆,精致的像个小公主。

只是在如此精致的外表下,眉宇间却笼罩着一股浓浓的血光气息。

锦朝朝并未在意她的嘲讽,而是优雅地在沙发上坐下。

她看向傅小安,语气漫不经心,“要不我们打个赌!”

傅小安口气满是不屑:“赌什么?赌你能成为我嫂子?”

锦朝朝拿起桌子上的茶杯,给自己倒了杯水,笑眯眯地开口,“赌你今晚有灾难。”

傅小安闻言顿时炸毛,双眼瞪圆,“你诅咒我?”

锦朝朝摇头,“忘了跟你介绍,我是玄门唯一的传人。算命,看相,卜卦,风水,捉鬼业务,全都略懂一二。看在你我未来还有亲缘的份上,只是在好心提醒你。”

傅小安本来是不相信的,可看到锦朝朝那双眼睛,黑亮沉稳,不像是开玩笑。

她这才仔细地打量起面前的女子。

尽管穿得破破烂烂,身上并无值钱的东西,却给人一种干净到不染尘埃的感觉。

尤其是那双眼睛,闪亮得犹如小太阳,与之对视的时候,心里没来由地升起一股安逸之感。

傅小安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她瞬间憋红了脸,“我凭什么相信你?都什么年代了,你还打着玄学的旗号到处骗人,我才不会上当受骗!”

锦朝朝放下茶杯,靠在沙发上微笑,“你可以不相信我,但到时候可别后悔!”

傅小安一颗心瞬间七上八下。

本来听说有个不知来路的小丫头,要嫁给傅霆渊。

她觉得这小丫头简直痴心妄想。

想当她的大嫂,那必须品学兼优,美貌倾城,性格极好,又聪明过人才可。

像锦朝朝这种又穷又土的人,根本不配。

但是锦朝朝上来就说一句,她有大灾。

喵的……

这话送给谁,谁不慌!

傅小安咬着牙槽,安慰自己。

这肯定是锦朝朝用来吓唬她的下三烂招数。

她不能相信。

走走走,快速离开这里。

但是她走出这个房间后,心里惴惴不安。

她真的会遭遇不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