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月纹银八十万两,我养太子做外室 8.9
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权谋天下
作者: 花尔 主角: 沈君曦 萧宸
68.57万字 0.5万次阅读 0.8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31章 天下大局【番外】 2024-01-04 10:49:03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5
    作品总数
  • 236.02
    累计字数
  • 579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31章
简介

【雅痞冷艳镇国侯vs忠犬疯批九皇子】 人人皆知沈小侯爷是京城最混不吝的风流纨绔! 仗着一块免死金牌,拳打万松贡院,脚踢东林皇家武馆! 更曾嚣张到将九皇子养成面首当外室! 后来。 一场大火焚尽了沈府辉煌,江湖上多了位逍遥神医! 一日,体弱矜贵的九殿下病重,将神医强请进宫。 当晚,沈君曦被绑在囚牢。 她望着阴霾少年,心虚问道, “殿下,小民曾救你于危难,助你重登九重高位,你怎么还翻脸不认人!?” 往日害羞就会红透耳尖的少年不紧不缓的俯身,冰寒雪冷的眼底覆满了晦深痴欲, 他抬手捏着她下巴,嗓音温软的不可思议, “乖乖,说说看,这些日子你相好了几位姑娘?又与谁同床共枕?” “可曾……有一刻想过本殿?” “冤枉!草民从未对良家妇人行过不轨之事……” 沈君曦解释的话没能说完,就被少年炽热癫狂的吻堵住。 于萧宸而言,爱而不得,求而无终,迷狂的痴心成了无法扑灭的焚心烈火。 此刻,他只想将她压在身下,囚于心尖,彻夜纵欢。 【简介无能,权谋救赎向甜饼!】

第1章 雪夜惑心

北唐国。

岁暮天寒,浑浊的日光穿不透厚厚的阴云。

京城万松书院檐廊的黑色瓦上堆积着厚厚的白雪。

讲堂内学生开窗的动静引得积雪“簌簌”滑落。

一位锦衣华裳的公子哥抬脚踏在窗框上,指着跪坐在外的单薄少年谩骂道,

“什么狗屁皇子!你萧宸就是个没脸没皮、不干不净的贱骨头!”

“你也配坐在讲堂里听课!?爷告诉你,明日你敢来交罚抄,定叫你不得好死!”

冯玉的话引得其余学生发出一阵嗤笑,跟着揶揄道,

“一个母妃被贬进皇陵为奴,被逐出宫连封号都没有玩意,还算得什么皇子?”

“狗头上可插不得金花,痴心妄想求太子师教导?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是什么恶浊东西!”

“就是,跪在那都是脏了我们万松学院。”

结了冰的洗砚池旁。

落下满肩白雪的少年恍若未闻地跪坐于案前,殷红的薄唇紧抿着。

虽然依旧在有条不紊地书写,可持笔的手指却在难以抑制地轻颤。

一颗颗晶莹的汗珠不断自他凌厉的下颚滑落至脖颈。

不是畏寒,他是被下药了。

另一位世家公子张枫林走到冯玉身边,眸底闪过一抹晦暗,

“冯弟,莫要动气,时候不早,今天冬至,大家伙还需赶早回家,早些散了吧。”

继而低声道,

“这事也别闹过分,圣旨还没下来,万一他有个三长两短,圣上未必不闻不问。”

冯玉还就听不得这话,翻身就出了窗户,

“有太子殿下给咱们撑腰你怕什么,怂包玩意!你看我的!”

他逞极威风走到萧宸面前,嚣张骂道,

“还敢继续写?小爷的话,你他娘听到没!”

火气一上来,抬脚就踢翻萧宸的桌子!

刹那间。

雪白的宣纸纷乱!

墨汁泼洒,飞起的砚台撞在萧宸额角,顿时鲜血如注!

刺目的热血顺着他的寒凉的脸颊止不住地流。

“咕噜”砚台在雪地上打着滚……滚着滚着……撞在了来人鞋尖。

污浊的墨汁浸湿了她的锦纹长靴。

她手上提着一壶美酒,朝着冯玉冷冷勾唇,

“今日你小子不长眼是吧?”

沈君曦英飒锋锐长眉下,一双深邃漆黑的眸子浓艳邪魅,一旦对上就立刻有股冷意渗透进骨子。

吓得冯玉脊背渗出一层薄汗。

不过,那眼型又生得极好,勾魂摄魄的上挑桃花眼危险迷人。

令人挪不开视线。

京都沈小侯爷风流佻达,美名远播。

这张惊为天人的绝色姿容,让多少怀春少女动了心。

“小……小……小侯爷,我…我…哪里知道您回来了!冒犯了,冒犯了,小的给您请罪!”

“望小侯爷海涵见谅!”

出了名的纨绔子弟冯玉见了沈君曦就像老鼠见了猫!

一边说着,一边吓得蹲在地上用自己的锦衣华服去擦她鞋上的污渍。

“滚远点!”

沈君曦蹙眉,烦躁地抬起脚踹蹲在地上的冯玉,她本就习武,酒劲儿上来竟是生生将冯玉踹进一旁结了冰的洗砚池里!

冰层还没被冻结实,“哗啦啦”!

冯玉掉进了冰窟窿里,直呼救命!

围在窗台上的学子们见状倒抽一口凉气,心惊胆战的没人敢去!!

甚至不少人还拍着胸脯庆幸,幸亏得罪沈小侯爷的不是自己!

沈君曦,那是什么人物?

是京城第一风流纨绔!

是拳打万松贡院,脚踢东林皇家武馆的人物!

祖父是以赫赫战功闻名天下的开国将军,封超一品“镇国安邦侯”。

两位曾威赫边疆的叔伯皆为国牺牲,战死沙场。

父亲久病缠身,多年不得其余子嗣。

沈君曦便是这满门忠烈安邦侯府的独苗苗,三月前归京便由当今圣上亲赐“免死金牌”。

拥有这般矜贵的身份,这辈子,只要不搞通敌叛国,便是一世混不吝又如何?

谁敢招惹半分?

说句不好听的。

今天就是“失手”把冯玉踹死,最多摊上个恶名,绝对不至于如何!

当下,冯玉的救命声犹如杀猪。

原本守在学堂门前等候的冯府家仆被吓坏了!

顾不得规矩的跑进来救自家公子!

两位青衫仆人“噗通”跪在沈君曦跟前,哭喊求道,

“小侯爷饶命啊!我家公子要是出了三长两短,奴才贱命也就没了,求求小侯爷宽宏大量!”

“求小侯爷饶命啊!”

聒噪的两人让沈君曦揉了揉眉心,不耐的吐出一个“滚”字。

两位仆人这才敢战战兢兢地去救冯玉。

沈君曦今日糟心透了,仰头又闷了一口酒。

在路过萧宸身边时,月牙白长袍忽然被一只手拽住。

她低头。

一只修长如竹,骨节分明的手紧紧的揪着她的衣角。

“萧宸多谢小侯爷相救。”

萧宸抬起凌厉下巴,露出冷白纤细的脖颈。

这时候,鹅毛大雪像帷幕般从天而降,万物轮廓模糊。

他额角受伤,半面孤清出尘,半面猩红狰狞,潋滟的、妖艳的不可方物。

此情此景,于沈君曦而言一下就想到了位故人:柳明庭。

她一只手就把单薄的萧宸提了起来,揽过他的肩膀,笑叹道,

“今宵且尽一杯酒,与你同消万古愁!”

望着两人的背影,学子们个个呆若木鸡。

张枫林不为所动冷视着窗外被从洗砚池里捞出来的冯玉,喃喃自语道,

“啧~难不成萧宸还能爬上沈小侯爷的床榻?”

一位名叫何瑜的公子哥夷然不屑的接话道,

“谁不知道小侯爷长期宿在藏娇楼,里面可不止有花娘,兔儿爷也有不少。早就听说沈小侯爷浪荡不羁,玩的够花,没想到能亲眼看到,有意思。”

何瑜的爹是吏部尚书,官居二品,这话也就他敢直接说出来。

“小侯爷先玩儿,玩儿过,我们也玩玩试试?皇子细皮嫩肉的滋味指不定不错。”

另一位目光就猥琐的公子哥儿“嘿嘿”笑道,眼睛里荡着不加掩饰的淫色,但他却是内阁大学士的嫡子,李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