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李家的锦鲤童养媳 9.1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种田经商
作者: 渔眠 主角: 陈小满 李初元
85.69万字 2.5万次阅读 40.3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413章 王八县令 2024-02-28 20:25:12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85.69
    累计字数
  • 208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413章
简介

老李家花巨资买回来个童养媳。 老李头痛哭:“我花了五贯钱啊!” 小满举着小拳头:“爹,我帮你挣回来一千两银子了。” 大嫂:“这不是个小累赘吗?” 小满:“大嫂,喝了我的药你的不孕症就治好啦。” 二嫂:“买她就没钱修房子了,咱们住哪儿啊?” 小满:“这是我送给二嫂的一套三进三出的院子。” 李初元跳出来:“我不要小豆丁当媳妇!” 全家一拥而上,将他一顿胖揍,“我们就要小满!”

第1章 陈小满被亲爹卖去驼桥了

“啥?陈小满要驼桥?”

“驼桥不是要把活人压在桥墩底下,再在桥墩上修座桥吗?”

“嘶!陈水生怎么狠得下心把才三岁的女儿活埋?”

“他赌博欠了一屁股债,这会儿收债的人在他家等着,中午还不拿钱还债,他那个刚出生的宝贝儿子就要被抱走了。”

“小小年纪娘死了,还摊上要她命的爹,真苦啊!”

围在水边的村民气愤不已,纷纷将目光落在河边的小丫头身上。

陈小满身子一僵。

看到河底漆黑的淤泥,她害怕地往后退了一步。

陈水生对着陈小满的后背狠狠一踢,将陈小满踢翻在地。

“吃老子的喝老子的,好不容易能给老子换点钱回来,还想跑?”

陈小满小手撑着地面,努力往旁边爬,想躲开她爹踢过来的脚。

她答应娘要很努力很努力活着的。

“老子让你躲!”

陈水生大骂一声,对着在地面蠕动的小人踢了十几脚。

强烈的疼痛让陈小满她蜷缩成一团,如同受伤的小兽般呜咽着。

陈水生一只手捡起铁锹,另一只手抓着陈小满的胳膊往河里拖。

“竟然要亲手埋自己女儿,怎么下得了手啊!”

“陈水生你还是不是人?”

眼看陈小满已经快被拖到河里,村民们都红了眼。

陈水生被骂得火大,将陈小满的头狠狠摁进河水里。

还扭头挑衅的看向气愤的众人。

他的女儿,他想弄死就弄死,你们气死又能怎么样?

陈小满本能地挣扎起来,小脑袋却被抓着动不了。

胸腔胀痛得仿佛要炸开。

眼球好像要从眼眶里冲出来。

她想她大概要死了。

娘……对不起……

小满不是个说话算话的好孩子……

人群再次涌动起来。

一个提着竹篮的老太太挤出来,看到这一幕,瞳孔猛缩。

“小满!”

是周大娘!

陈小满心头燃起一股希望,想抬头往后看。

看她还敢挣扎,陈水生把她的小脑袋往水里压得更深。

周大丫眼睛快滴出血来。

她猛地朝陈水生冲去,竹篮往陈水生头上用力一套,夺过陈水生手里的铁锹对着陈水生的后背狠狠拍去。

“扑通!”

陈水生就被一铁锹拍进水里。

后背传来一阵剧痛。

他疼得张口要喊,河水迅速涌进他的口鼻,他被迫喝了好几口水。

竹篮罩着他的头,什么也看不见,只能使劲在河里扑腾。

周大丫将陈小满捞起来,粗糙的大手抹掉她脸上的水。

看到小丫头凄惨的模样,周大丫心头的火蹭蹭往上长。

干瘦苍老的手抓举铁锹,对着还在水里挣扎的陈水生就是一拍。

陈水生大腿就被铁锹狠狠砸了下。

“啊!”

他痛得嚎叫。

人一歪,又摔到水里。

“你个丧良心的东西,对得起死去的秋娘吗?”

他挣扎着露出头,铁锹狠狠砸在他的肩膀。

“嘭!”

“啊!”

又是一声痛呼。

“秋娘连头七都没过,你个畜生就把村里寡妇勾搭进门!”

周大丫破口大骂,手里的铁锹带着“呼呼”的风声朝着陈水生劈去。

“老娘今天就揍死你这个祸害给秋娘报仇!”

“嘭!”

“让你欺负秋娘!”

“嘭!”

“让你欺负小满!”

每骂一句,铁锹就砸陈水生一次,将他狠狠砸进水里。

陈水生脸憋得通红,越折腾越没力气。

再这么下去,他就要没命了!

不顾剧痛,他拼尽全力扑腾出水面大吼:“救命!”

下一刻,肩膀又被狠狠砸了一下,整个人被砸得冲进河底淤泥里。

水变得更浑浊,河边的人都看不清陈水生了。

围观的村民吓得赶忙跑过去拉住周大丫。

“不能再打了,要出人命了!”

他们做梦也想不到陈水生一个大老爷们,会被周大丫一个老太太差点打死啊。

周大丫将铁锹用力往地上一插,转身抱起陈小满。

“大娘带你回家。”

陈小满两只小手捏在一块儿,小脸满是忐忑:“小满是赔钱货,会吃大娘家很多粮食……”

周大丫胸腔剧烈起伏。

“有大娘一口粥喝就不会让你饿着!跟我回家,给我家三儿子当媳妇去!”

家里再穷,一个童养媳还养得起。

陈小满眼底的光渐渐亮起来。

她可以跟大娘回家了吗?

“不行!”

一声怒吼把她吓得一抖。

她顺着看过去,就见她爹手脚并用的爬上岸。

陈水生大口喘气。

腿一软,顺势往地上一坐。

看向周大丫的眼光满是恨意。

“陈小满是我陈水生的女儿,你敢带走,你全家就等着牢底坐穿吧!”

要不是浑身痛得爬不起来,他非得弄死周大丫!

围观的村民齐齐倒抽凉气。

周大丫带走陈小满,就是拍花子。

拍花子被抓住,全家都得跟着坐牢。

有人劝道:“大丫,算了吧。”

“小满是陈水生的女儿,他想卖想杀,连官府都不能把他怎么样。”

“唉,我们帮不了小满。”

周大丫抱紧了陈小满。

难道要她眼睁睁看着小满把命丢了吗?

不!

她这条命是秋娘救的,无论如何她得保住秋娘唯一的闺女。

周大丫咬咬牙,瞪向陈水生。

“你不是要卖女儿吗?我买!”

“知道刘家给我多少钱吗?”

陈水生伸直一只手掌,在半空晃了晃:“五贯!你买得起吗?”

陈水生解气啊。

你周大丫不是要为陈小满出头吗?

我就让你亲眼看着陈小满被我卖给刘地主家驼桥!

村民们叹息地连连摇头。

他们整个囤水村也没几家能拿得出五贯。

周大丫整个人僵住。

一双浑浊的眼满是不可置信:“怎么要这么多?”

“钱少了怎么买条命?”

陈水生得意之下猛地起身。

浑身的骨头痛得跟要散架似的,他差点没站稳。

心里更恨周大丫。

“没钱就把那个赔钱货给老子送过来,再跪下给老子磕头认错,老子还能让她死得痛快点!”

今天周大丫不脱层皮,他就不会让陈小满死得舒服。

场面彻底凝滞。

陈小满圆溜溜的眼睛看看狰狞的陈水生,又看看满脸苦涩的周大丫。

她不懂他们说的那些。

可她知道不能让周大娘为难。

她抱着周大丫的脖子。

努力扯了个灿烂的笑:“谢谢大娘,小满要去找爹了。”

周大丫慌了。

“他是畜生,不是你爹!他要害死你!”

陈小满低头想了想,又找到个理由。

再抬头,她又笑得眉眼弯弯。

“那我就去找娘。”

说着,她两只胳膊在半空画了个大大的圆。

“小满很想很想娘,娘肯定也很想小满!”

周大丫浑浊的双眼瞬间涌出一股热泪。

她拿了袖子抹了一把。

这丫头是为她着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