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5章 最终章:彼此生命中的一部分

书名:
重回八零当军嫂,被纯情硬汉宠上天
作者:
殊华
本章字数:
3469
更新时间:
2024-02-05 01:26:32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军少的小娇软在七零赢麻了

孟晚棠穿到一本三观炸裂的书里,成了里面恶毒愚蠢,虐待崽崽,冷暴力丈夫的坏女人。 上辈子笑话人家亲戚都是极品,这下好了,她成了那个极品。 没关系,反正白捡一条命,从头开始就是。 婆媳关系恶劣? 妯娌之间更是水火不容? 母子关系岌岌可危? 慢慢来。 至于退伍回来,没工作冷面丈夫,自然不能赶出去,那就养好伤再一起赚钱养家呗。 谁知道这家伙全是装的!!! 呵~真不愧是做保密工作的,这保密工作,相当到位呢!
连载中,累计94万字 | 最近更新:第452章 他还是人吗

第1章 刚来就这么刺激吗

书名:
军少的小娇软在七零赢麻了
作者:
古非非
本章字数:
2042

“升哥,慢点~”

女人婉转的哭声,伴随着男人的重重的喘气声,震得孟晚棠都傻了。

她坐在三米外的苞米地里,听着女人似哭似笑的声音,也不知道是舒服还是难受,反正持续了三个多小时都没停。

孟晚棠捂着耳朵,两眼望天,一脸麻木。

她是造了什么孽才要接受这种惩罚?

上辈子,她可是每个月都会定期到偏远山村去义诊的中医,就连死都是因为救了一个孕妇从山崖上掉下去才死的。

为啥她睁开眼就在这里偷窥别人办事儿?

脑海中陌生的记忆告诉她,她穿到一本《养猪糙汉娇知青》后面带着个字母H的书里。

现在是1976年。

旁边跟男人造作了一中午的那女人是书中的女主陈娇娇,陈家的养女,也是原主养父母的亲生女儿。

她成了来路不明的野孩子。

几年前,陈娇娇被认回来,原主要死要活的闹,惹得孟家丢了大脸,被强行送下乡。

陈娇娇则是自愿的。

对比之下,原主丑陋不堪。

原主心生嫉妒,抢了陈娇娇心仪的男人陆青野,设计陈娇娇和养猪厂那个有五个孩子的老男人霍东升滚到一起,还派人去抓奸,想让陈娇娇成为女流氓。

谁知道霍东升识破她的奸计,带着陈娇娇去领了证。

霍东升长的人高马大,皮肤黝黑,是这个年代少有的健壮男人。陈娇娇是个十八岁的黄花大闺女,长相犹如一朵白莲花,宽大衣服下是遮不住的曼妙身材。

霍东升哪儿能把持的住。

陈娇娇中午送个饭,都能被霍东升拉着去苞米地里滚一圈。

晚上回家,累个半死,也不耽误他把人折腾半宿。

原主这个恨。

新婚夜把陆青野踹下床,大吵大闹一晚上,逼得陆青野天不亮就回了部队。

原主觉得是陆青野毁了她。

陆青野走了,她就把气撒到陆青野爹妈身上。吃的不合胃口就破口大骂,气儿不顺就找人家撒气,发现自己怀了孩子,更是闹着要把孩子打掉。

陆青野发电报回来,答应每个月给她二十块钱,她才同意生下孩子。

还把陆家老两口从家里赶了出去。

某天,她无意间看到霍东升和陈娇娇在苞米地办事儿,心里就惦记上了。

夜里还恬不知耻地梦见人家霍东升。

恰逢陆青野回来,她霸王硬上弓,折腾陆青野一晚上。

第二天,醒来再看陆青野就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

原主平时也不管孩子,每天中午特意到苞米地去蹲着,就为了看人家两口子办事儿。

恢复高考,陈娇娇考上大学,原主落榜。

她看到陈娇娇回城,自以为机会来了,就去勾搭霍东升:“陈娇娇是不会回来的,以后咱们俩凑合过日子吧。”

说着还臭不要脸地钻进人家被子里。

“滚!”

霍东升把她从被窝里拎出来丢在大门口,又把她的衣服隔着门丢出来。

这事儿闹得众人皆知。

她还被挂上“孟晚棠,搞破鞋”的牌子,一双破鞋和高帽子,跪在台子上示众。

养父母嫌弃她丢人现眼,骂她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与她彻底断绝关系。

陆青野忍无可忍,回来和她离婚,还带走了三个孩子。

孟晚棠疯了。

最后不知道被多少人欺负,惨死在小树林里。

孟晚棠被这毁三观的剧情震麻了。

霍东升有啥好?

难道是他身上的猪屎味香吗?

好不容易等到那俩人办完事儿甜甜蜜蜜地离开,孟晚棠忙偷偷地从另一头离开,刚出去就碰到一群嫂子在路边上割猪草。

“你们说老陆家是造了什么孽,娶回来这么个鬼东西。”

“那败家娘们也忒缺德了点!当初要死要活嫁给陆青野。现在想离婚就故意把房子烧了,逼陆青野回来跟她离婚。真不是个东西!”

“她也舍得三个娃。”

“有啥舍不得的,你看那三个孩子跟小要饭花子似的,比后妈都缺德。”

“同样知青,你瞅瞅养猪那个霍东升娶的小知青,把家里五个娃收拾得干净立正。你瞅瞅她,把自己生的孩子给打成了小傻子。”

“唉!造孽啊!”

“可不是造孽,正常人都干不出这种事儿来。”孟晚棠忽然接话,把那几个闲聊的妇女吓了一跳。

几个妇女同志面面相觑,惊恐地瞅着孟晚棠,把她当成是什么脏东西似的,齐齐往后退了两步。

孟晚棠皮笑肉不笑地挥挥手:“下次聊。”

随着孟晚棠走远,那几个妇女才松了口气,不过到底不敢再说陆家的事儿。

孟晚棠脚步沉重地往家走。

房子被原主烧了,事情过去三天,算算日子陆青野也该到家了。

孟晚棠是真的不想回去。

可不回去也不行,该面对的总要面对。

到了家门口,孟晚棠看到站在院子里的男人,不争气地咽了下口水。

男人身高接近一米九,穿着白色衬衫,袖口挽到手肘,露出结实的小臂。军绿色的长裤,脚下踩着黄胶鞋。身姿挺拔,肩宽体阔,平坦的小腹充满爆发力。

利落的寸头把衬托的男人气场冷峻刚毅,飞入鬓角的浓眉,鼻梁高挺,薄唇微抿,完美下颚线弧度凌厉,冷眸扫来带着杀气。

孟晚棠对上那双眼,怂得想往后退。

不怕!

她没做亏心事,干嘛要怕他。

但是吧……

该解释的还是要解释下。

“那个……”

孟晚棠对上男人冷飕飕的眸子,到嘴边的话差点说不下去。

“房子我不是故意要烧的,我就是没把灶火里的柴火都弄进去,导致外面的柴火一起烧着把房子给烧了。”

原主是蠢,可没蠢到连自己的屋子都想烧。

陆青野微微蹙眉,不懂她在搞什么把戏。

“我因伤退伍,退伍的津贴给了受伤比我严重的战友。分配工作的事情要等到武装部下通知,估计也就是在咱们农场的拖拉机站。”

拖拉机站一个月也才二十块钱。

孟晚棠绝对会翻脸。

“然后呢?”

这就没了?

孟晚棠抬眸,茫然地看着他。

陆青野凌厉的眸子盯着她,心沉了沉:“我同意和你离婚,但孩子归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