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6:大结局之作者话说

书名:
拖家带口去逃荒?不怕,我有空间满粮仓
作者:
KK家的桃柒柒
本章字数:
1015
更新时间:
2023-10-20 00:21:30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穿越农女,逃荒路上养崽开挂了

陆知许穿越了,开局就在逃荒路上。干旱和兵祸她都忍了,长得丑也就算了,未婚生子,抱娃逃荒是什么鬼?还好她绑定了一个不怎么正经的打脸系统,逃荒路上开挂,打极品的脸,养养娃,生活轻松加愉快。 遇到狼群,必须团灭! 遇到土匪,鸠占鹊巢! 遇到小公爷罗炽…… 陆知许一脸纠结,虽然他长得挺帅,但我只想去父留子搞事业怎么破? 萌娃崽崽奶声奶气地道:“娘亲,我要爹爹!” 双洁哦~
已完结,累计145万字 | 最近更新:第706章 大结局

第1章 听说你们要把我儿子卖了?

书名:
穿越农女,逃荒路上养崽开挂了
作者:
复古繁花
本章字数:
2086

“娘,小姑子不知廉耻,未婚生子,就该把她和那野种都扔了,让他们自生自灭。”

“二壮家的,你说啥?”张氏捂着心口,气急败坏地质问小儿媳妇,“你说谁不知廉耻,谁是野种?”

石氏脸色不悦,“谁不要脸我说谁。以往在村里,咱们就因为小姑子抬不起头来,逃荒的时候带着她,已经是仁至义尽了。是小姑子自己身子不争气,怨得了谁呢?”

石氏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还伸手捅了捅自己男人。

陆二壮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声音沙哑地道:“娘,小妹眼瞅着要死了……”

“放屁!”张氏大骂一声,苍白的脸上闪过一抹不正常的潮红,看着不远处奄奄一息的女儿,“这是你亲妹妹,宝儿是你亲外甥,你要把他们娘俩扔了,你还是人吗?”

陆二壮喉咙像是要冒火,“你自己瞅瞅,她要咽气了,难不成让我们带着个死人上路?宝儿就是个父不详的野种,凭啥让我们养?”

“就是啊。”

不远处的耿氏接过话茬,阴阳怪气地道:“亲家,咱这是逃难,不是游山玩水。反正也养不活,早晚都是死,还不如早点扔了。”

耿氏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听说小孩子的肉嫩着呢,比狗肉还要好吃。

“好啊,我说你们怎么不干人事,原来是有人撺掇。”张氏抹了一把眼泪,指着陆二壮骂道:“你妹妹还没死呢,你们就想把她和宝儿扔了,你们还有良心吗?你姓陆,不是他们石家的上门女婿!”

这事儿全是石老汉和耿氏撺掇的。

“亲家,你说的这是什么话!”耿氏是村里出了名的泼妇,骂起人来那叫一个溜,“你自己生了一个没皮没脸的女儿,还不让人说了?她一个没出阁的闺女,让人搞大了肚子,这不是事实?她现在眼看着要咽气了,瞎折腾什么啊?”

石氏趁机道:“父老乡亲们,大家评评理啊!现在要是太平日子,养个孩子也没什么,可是我小姑子已经不行了,孩子我们养不活啊,真的是活不下去了,呜呜……”

看热闹的人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

“老陆家那丫头,长得丑还能偷到汉子,也是有本事。”

“这也就是逃难,太平年月,她和她生的那个崽子都得浸猪笼。”一个满脸黑灰的老太太撇了撇嘴,很是不屑。

“要我说,金山家的,你也为活着的人想想,你还有两个儿子,还有孙女呢。”

“就是,为了一个野种把全家都搭进去,你哭都找不着地方。”

眼下是天启十七年,大夏国正在经受战乱和干旱的双重洗礼,逃难路上,饿殍遍野,易子而食。道德礼义廉耻在人性面前,显得特别可笑,一文不值。

“我闺女不会死的。”

张氏双目赤红,像一头护崽子的母狮一般,“谁敢动我家知知和宝儿,我和她拼命。”

“不要脸的骚货,还当成宝贝,我呸。”耿氏狠狠啐了一口,仿佛看到了什么恶心的东西似的。

张氏猛地扑了过去,一把攥住耿氏的衣裳领子,啪啪扇了她两个嘴巴。

耿氏一时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的时候,也不甘示弱,反手揪住张氏的头发,两个人扭打在了一处。

周围的人赶紧上前拉架,场面一度十分混乱。

陆知许做梦也想不到,有一天她居然会成为穿越大军的一员,刚醒过来就围观吃自己的瓜。

她堂堂特战大队的夜枭,居然变成了一个未婚生子的村姑。

她穿越过来的这个国家叫大夏朝,并不是她熟知的朝代,准确点说,她应该是穿越到了平行时空。

原主未婚生子,挺着肚子逃难,在路上把孩子生下来了。

这一路颠簸,原主耗尽了自己的元气,孩子还没满月呢,就死了。陆知许这个游魂趁虚而入,穿越成了和自己同名同姓的古代陆知许,刚睁开眼睛,就看了一出大戏。

未婚生子、村姑、兵祸、干旱、逃难……

哦,对了,还要加上丑女一条,原主的左脸上,有一块疤,就长在颧骨附近,有婴儿拳头般大小,还挺难看的。

很好,这比开局一个碗还要潦草,贼老天不干人事儿。

陆知许悄悄起身,朝着围观的人群走去,看起了热闹。

“别打了!里正来了。”

一个精瘦的小老头走了过来,看到打成一团的众人,当下气得跳脚,“都什么时候了,还打,是吃饱了撑的?”

里正在村里还是颇有威望的,他带着村子里的人逃难活命,大家都信服他。

里正发话了,张氏和耿氏也双双被人拉开。

“里正,你来评评理,咱们可都是好心啊!老陆家那丫头都要咽气了……”

耿氏的话还没说完,就瞧见了站在人群中凑热的陆知许,当下惊叫一声,“鬼呀!”

周围的人被她吓了一跳,大白天的哪儿有鬼?再一看到活蹦乱跳的陆知许,一个个都面露惊异之色。

这是好了?

“知知?”张氏瞧见了自己闺女,“你没事了?太好了。”张氏的头发也乱了,脸上还有被耿氏抓伤的血痕,可是她一瞧见闺女好了,立刻把这些都抛到脑后的去了。

“妈呀,早上都要死不活了,现在居然好了。”

“之前会不会是装的?”

“不像,脸色白得和鬼一样,装不出来。”

里正大手一挥,“行了,都消停点。”

里正走到陆知许面前,打量她两眼,“丫头,没事了?”

“二叔,我没事了。”

里正陆银山,是原主的二叔,原主的父亲陆金山,三年前去世了。

里正点了点头,“既然没事了,赶路找吃食的时候就出点力,咱们全村一起逃难,得抱团,抱团才能活下去。”他环视四周,看着众人道:“要是让我知道谁欺善怕恶,欺负寡妇窝里横,别怪我把他赶出去,让他自生自灭。”

村里人都听得出来,里正这是在给陆家大房撑腰,虽然两房早就分了家,陆金山也没了,可毕竟一笔写不出两个陆字,打断骨头连着筋呢!

眼看着一场闹剧就要落下了帷幕,陆知许却站在了陆二壮和石氏面前,“二哥,二嫂,听说你们要把我儿子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