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镇魔司 8.6
作者: 乐乐神 主角: 王一 刘雨涵
205.78万字 0.6万次阅读 17.4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657章 大结局篇(结婚) 2024-05-07 00:41:17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830.27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657章
简介

行走阴阳两界,杀厉鬼,降恶妖,斗僵尸,锄强扶弱,与黑白无常,牛头马面称兄道弟。

第1章 百鬼压棺

我叫王一,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自我懂事起,我就生活在一个破旧的小道观里,道观名字叫“玄阳观”。跟着我一起同住的有两个人,他们分别是我的大师父赵云海,二师父林建峰。

玄阳观建在林阳镇黑龙山的半山腰处,有着将近八百多年历史,玄阳观是以九宫八卦风水布局建造而成的。道观只有一座大殿,大殿里供奉着一尊两米半高神像“玄武大帝”。

相传在玄阳观大殿下方有一口古井,古井里面锁着一条犯戒的蛟龙,玄阳观是为了镇压古井中的那条蛟龙所建。

一山之隔的清风寺,香火鼎盛,每天去拜庙的香火客络绎不绝。反观玄阳观,这一年前来拜庙的香火客用一只手就能数清楚,满目萧条。

大师父赵云海,今年七十五岁,身高不足一米七,身材干瘦,脸上始终挂着一副慈祥的笑容,身上总是穿着一件打满补丁的青色道袍,大师父懂得风水相术,易经八卦。

二师父林建峰,今年五十二岁,身高一米七八,身材干瘦,头发蓬乱,不修边幅,胡子拉碴,身穿黑色道袍,袖口处打满补丁,整个人的打扮很邋遢。二师父话语很少,平日里抱着一把生锈的七星剑,嘴里面叼着一根草,坐在道观的大门口右侧的石狮子下方晒着太阳。二师父精通剑术,拳法,画符,懂得降妖除魔之术。

我自幼跟着大师父和二师父学些风水相术,易经八卦,降妖除魔之术,我认为自己只是学到一些皮毛。

正文

因为道观没有香火客供奉,我们平时的花销都是大师父出去帮人算卦看风水,二师父出去帮人降妖除魔赚的辛苦费,我们的日子虽然清苦,但也舒服。

上午六点半,二师父的手机响了起来,给二师父打电话的是我们镇上很有名气的白事先生吴东升。

白事先生主要负责丧事,包括阴宅选址,丧事操办等等,说白了就是处理死人的身后事。

吴东升打通二师父的电话,对二师父说了一件很诡异的事情。林阳镇安平村死了一个老太太名叫孙桂兰,今年六十八岁。

早上八个人抬起孙桂兰的棺材准备送到村口处,棺材重若泰山,八个人使出吃奶的力气,挣断四根大拇指粗的绳子,也没有将棺材抬起来,吴东升让二师父立即赶过去处理一下这情况。

在我们这里死人都要在家里停尸三天操办丧事,第三天早上出殡。出殡的时候需要人将棺材抬到村口处,那里会有殡仪馆的灵车接应,人们将尸体从棺材里抬到灵车上拉到殡仪馆进行火化,棺材要运送到坟地准备下葬。传闻殡仪馆的车带有晦气,是不允许进入到村子里的,所以只能停在村口接引尸体。

二师父挂断吴东升的电话后,他简单地收拾了一下东西,带着我就向山下走去。

二师父背着一把生锈的七星剑走在前面,我斜挎着一个黄布挎包跟在后面。我的黄布挎包里面装着道教法器,三清铃,罗盘,八卦镜,桃木令牌,法绳,狼毫笔,朱砂,黄符纸等等。

我和二师父坐着车来到安平村孙桂兰家,吴东升迈着大步急匆匆地从屋子里迎出来,指着停放在灵棚里的棺材对二师父说了一句“这老太太不愿意离开,你快想想办法吧!”

我顺着吴东升手指的方向看向灵棚里的棺材,棺材是由红松木制作而成的,棺材涂着红漆,棺材上画有八仙过海图案,寓意是希望八仙帮助亡者升天,我能感受到灵棚里有浓浓的怨气散发出来。

八个抬棺人站在灵棚旁,用着一副惊恐的眼神盯着那口棺材看,在棺材旁边还有几根断裂的麻绳,以及抬棺所用的木杠子。

二师父听闻吴东升的话,转过头看向我问了一句“有没有看出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怨气冲天。”我回了二师父四个字。

“你把天眼打开,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二师父对我说这话的时候,露出一副凝重的表情看向灵棚里的那口棺材。

打开天眼的方法有很多种,我们道家弟子常用的开天眼方法有三种,第一种方法是在眼睛里滴老黄牛的最后一滴眼泪。第二种方法摘两片柳树叶在眼皮上抹一下,并要念一遍茅山鬼眼术咒语。第三种方法,人的身上有三盏阳火,分别在头顶和双肩处。一般人看不到自己身上的这三盏阳火,只有鬼魂才可以看见。三盏阳火熄灭一盏就能打开天眼看到鬼魂存在,我和二师父可以利用道法将人身上的阳火拍灭。拍灭阳火开天眼的方法不可取的,因为人身上的阳火熄灭,容易被鬼魂缠身附体。只有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我们才会选择拍灭双肩处阳火将天眼打开。

听了二师父的话,我在路边摘了两片新鲜的柳树叶在眼皮上抹了一下,嘴里面默念着茅山鬼眼术咒语“天清地明,阴浊阳青,开我法眼,阴阳分明,急急如律令!”

念完咒语后,我睁开眼睛向灵棚里的那口棺材看过去时,我惊得嘴巴大张,并倒吸一口冷气“丝”。

我看到棺材上面坐着几十个小婴灵,棺材旁边还围着几十个小婴灵,加在一起能有百八十个,很多小婴灵都是缺胳膊少腿,我跟着二师父降妖除魔能有六七年时间了,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恐怖场景。

所谓的婴灵,就是指一些婴儿没有出生就夭折,或者通过人工流产的方式被打掉,再就是出生后没多久夭折了,这些婴儿的灵魂形成一种怨念,从而转化成婴灵。婴灵会循着血缘的磁场找到亲人并纠缠,会造成父母亲兄弟姐妹的伤害意外,对父母有着非常大的消极影响。

“二师父,我不相信这个老太太这辈子能生百八十个孩子。”我望着那些小婴灵凑到二师父的耳边小声地问过去。

“我怀疑他生前是一个妇科大夫,这些婴灵应该都是死在她手上的。”二师父眯着眼睛望着棺材猜测道。

我们找到孙桂兰的家人了解了一番,孙桂兰生前没有当过大夫,她年轻的时候在村里当过妇女主任。

“二师父,她生前不是当大夫的,那这些婴灵不是死在他手上的,为什么会被婴灵缠着。”

“就算这些婴灵不是直接死在她手上的,也是间接被她害死的。”二师父说完这句话叹了一口粗气。

我则是用着一副疑惑的眼神看二师父,不懂他说这番话是什么意思。

站在一旁的吴东升为我解释了一下,我们国家实行计划生育是从一九八二年开始的,一直到二零一五年结束,当时提倡晚婚,晚育,少生优生,从而有计划地控制人口。老一辈的村妇女主任都做过一件事,那就是用着强硬的手段带着超生怀孕的妇女去医院做流产。

听了吴东升的话,我明白了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婴灵缠着孙桂兰的棺材,不让她出殡,这是她的因果报应。

我们从孙桂兰的子女口中得知,孙桂兰干了二十多年妇女主任,自从她不当妇女主任后,先是患有糖尿病,脑梗,身子留下了半身不遂的后遗症,后来又患了心脏病,尿毒症,生前卧床三年,身上生了不少淤疮,遭了不少罪。

“二师父,这事咱们是管还是不管?”我认为孙桂兰这就是因果报应。

“咱们要是不管的话,这棺材今天肯定是抬不走了。”

“老林,快帮帮忙吧,这边急着出殡,殡仪馆的车还在村口等着呢,司机都打电话催了好几遍了!”吴东升走过来对我二师父催促一声,此时吴东升急的是满头大汗。

二师父走到那些婴灵的身边说了一句“她生前重病缠身,算是得到了应有的报应,死后所有恩怨也该一笔勾销,今天是孙桂兰出殡的日子,你们差不多就行了,赶紧离开吧。”

小婴灵们听了二师父的话,非但不听,一个个瞪着眼珠子,呲着牙望向二师父,嘴里面还发出低沉的咆哮声,意思是让二师父别多管闲事。

“既然你们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了。”二师父对那些围着棺材的小婴灵们说了一句,就从兜里掏出收魂袋。

收魂袋能有巴掌大,是由黄绸布缝制而成的,袋口是抽绳束口那种。收魂袋的一侧绣着八卦图案,另一侧绣着一个合体字“赦令”,赦字在上,令字在下。

赦令是古代时候皇帝减免罪行的一种命令,我们经常会在电视或者电影中看到皇帝大赦天下,这里就是指的赦令,赦令在道教被称作为法旨,意思是三清天尊下达的命令。

“别站在一旁傻杵着,过来帮忙收了这些小婴灵。”二师父转过头对我嘱咐了一声。

听了二师父的话,我从挎包里掏出收魂袋并扯开袋口。

“我是天目,与天相逐,睛如雷电,光耀八极,彻见表里,无物不伏,收魂,急急如律令。”

我和二师父念完咒语后,收魂袋产生一股强大的吸力,棺材旁的那些小婴灵化为一团团黑色阴气不受控制地钻进收魂袋中,还有一些小婴灵反应及时,转过身就逃跑了。

对于逃跑的小婴灵,我们没有赶尽杀绝,而是放任他们离开。没用上一分钟时间,那些缠着棺材的小婴灵被我和二师父收走一多半,其余的小婴灵全部逃走了。

鬼是人死后三魂七魄离体后变为生前的形象,我们称之为鬼。通常鬼是不会主动伤害人的,除非那些含冤而死,或者一些因为各种原因导致的鬼害人,正因为如此,我们道教弟子就成了降妖除魔的代表。当然了佛教弟子和出马弟子也有着降妖除魔的本事。

婴灵可以说是最低级别的鬼魂,对于我们来说还是很好对付的。

二师父拿着狼毫笔沾着朱砂在黄符纸上画了一张符咒就贴在了棺材盖上,随后对着吴东升说了一句“可以起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