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做天师十五年 8.6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奇闻异事 奇门秘术
作者: 听澜本尊 主角: 项飞 陆小棠
162.13万字 2.2万次阅读 58.8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705章 落虹为君,诸剑为臣 2024-05-19 20:58:33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162.13
    累计字数
  • 245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705章
简介

我生下来就是个灾星,一个月内,家里连续走了三位老人,算命先生说我是恶鬼转世,让父亲把我溺死,不然就会家破人亡。二爷爷心有不忍,从父亲手里抢下我,为了不连累家人,他带着我背井离乡,来到东北山区,独自将我抚养长大。十四岁那年,弟弟突然查出了白血病,父亲为了救他连夜赶来了东北,亲手将我装入麻袋,扔进了黑龙河……

第1章 恶鬼转世

我叫项飞,但我原本并不姓项,而是姓秦,我最初的名字,叫秦小龙。我还有个弟弟叫秦小豪,我俩是双胞胎。

我们出生的那天晚上,我太爷爷死了,据说他看到一个浑身是血,捧着自己的头的女人飘进院子,在众人身后飘过,飘进了产房。老头吓得坐到了地上,突发脑溢血,活活的吓死了。

我太奶奶也看到了那女人,吓得昏死了过去,天不亮,也走了。

一夜之间,秦家添了两个小子,走了两位老人。

但这事还没完。

太爷爷和太奶奶出殡的那天,我爷爷也走了。

送葬的时候,路边突然冲出来一头牛,冲进了送殡的队伍。我爷爷躲闪不及,被牛角顶进了胸口,送去医院的路上就咽气了。

三天工夫,秦家三位老人暴毙,村里各种闲话传的满天飞,都说我和我弟弟是恶鬼,村里的出马仙赵二奶奶更是放出话来,说恶鬼不除,秦家要灭满门。

秦家人心惶惶。

我爸更是成了罪人,但他和我大伯都信不过赵二奶奶,于是哥俩花重金从县城请来了有名的风水先生马瞎子,请他给好好看看,我或者弟弟到底是不是那个女鬼转世。马瞎子先看了我们的八字,接着让我爸和我大伯把我们兄弟俩抱过来,在我们的额头上摸了好一会。

摸我弟弟的时候,老瞎子没摸出异常。

但轮到我的时候,他摸了一会,突然像触电似的,猛地从座椅上弹起,直接仰倒,摔了个四面朝天。

所有人都惊住了。

老瞎子的徒弟赶紧把他扶了起来。

“不对……这不对……”,老瞎子脸色煞白,示意我爸妈,“把大公子抱过来,我再摸一下,我再摸一下……”

我爸赶紧把我抱到他面前。

老瞎子有些紧张,颤颤巍巍的又在我额头上摸了摸,顿时脸色一变,诧异不已,“这……怎么会这样……”

“怎么样?”,我爸和大伯赶紧问。

马瞎子像见了鬼似的,摸索着拿过拐杖,“我不能说,我不能损阴德……你们另请高明吧……”

他说着就往外走,想赶紧离开。

我爸急了,拦住他,说马先生,您别说半截话啊,这俩孩子到底到底是不是恶鬼转世?您得给我们个话啊……

我大伯更是拿出了他和县长是把兄弟的关系,恳求马先生看在县长的面子上,一定给指点几句,要不然村里的流言蜚语会压死两个孩子的……

但无论他们怎么求,马瞎子都是那句话,不能说,不能损阴德……

他让徒弟搀着,绕过我爸和我大伯,出门上车走了。

我爸和我大伯都傻了。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不能就这么算了,怎么也得搞清楚是怎么回事,不然他们也没法在村里待下去了。兄弟俩商量了一番,最后我大伯又去了趟县城,请县长出面,请了马瞎子一顿。席间我大伯更是给了马瞎子一个一万块钱的大红包,恳请马大师指点迷津。

碍于县长的面子,马瞎子没办法,只好答应了。

他说这话不能席上说,让我大伯半夜去他家里,单独说。

我大伯答应了。

第二天,大伯回村来了,脸色相当的难看。

兄弟俩关上门,我爸连忙问马大师怎么说的。

大伯犹豫了很久,这才说了出来。

马瞎子的原话是,您家的这两位小公子,一个是仙家,一个是恶鬼,仙家是来报恩的,恶鬼是来索命的,且这仙家的力量不如恶鬼,所以两个孩子降世不过三天,家里就横死了三位老人。

他叮嘱我大伯说,仙家必须留下,恶鬼必须溺死,否则恶鬼长大之后,不但仙家会夭折,就是整个秦氏家族,也会死的一个不剩。

大伯吓得不轻,忙问他我和弟弟谁是恶鬼,谁是仙家?

马瞎子叹了口气,说他不能说,说了泄露天机,会折寿的。他让我大伯回来跟我爸自己观察,说恶鬼还是仙家,你们只需在子时将他们放进水里,自然就明白了。

于是大伯回来的当晚,爸爸准备了两盆水,在子时,将我们兄弟俩分别放进了盆里。

弟弟进盆之后,看上去一切正常。

而我被放进盆里之后,我嗷的一嗓子哭了出来,声音凄厉无比,似有无尽的冤屈……

我哭还是次要的。

听到我的哭声,全村的猫狗瞬间都炸起了毛,都跟着嗷嗷叫了起来,那声音听的人毛骨悚然。

于是我爸我和大伯就确定了,我就是那个恶鬼。

第二天,他们按照马瞎子教的方法,在祠堂摆了香案,准备了一桶水,准备溺死我。我妈舍不得,哭得昏死了过去,被人架走了。我爸咬着牙给我灌了一碗醋,接着就将呛的哇哇直哭的我按进了水里,任我拼命挣扎……

据说那一刻,外面狂风大作,原本晴朗的天瞬间乌云密布,风声呜咽,如同鬼哭……

我爸吓坏了,咬着牙将我按到了桶底,说你这个妖孽,我淹死你!淹死你!

我大伯也过来帮忙。

按说那会,我是死定了。

可我的命就是那么硬,就在我即将被淹死的时候,我二爷爷得到消息,踹开门,冲进了祠堂。

他怒喝我大伯和我爸,让他们停手。

我大伯吓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我爸却像疯了似的,两只手死死的掐住了身在桶底的我的脖子。

二爷爷冲过来,抄起香案上的香炉砸到了我爸头上,接着一脚将他踹到一边,从桶里把奄奄一息的我捞了出来。

那时的我,已经没气了。

二爷爷是中医,他把我放到香案上,一番急救。

我吐了半桌子水,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老人们纷纷指责二爷爷,说他救恶鬼,会害了秦家满门。

二爷爷怒斥他们,说你们看清楚,这是个孩子!是个孩子!你们怎么下得去手?

他怒斥我爸,“这孩子是你的亲骨肉,虎毒尚不食子,你真是畜生不如!”

我爸也急了,“说这孩子是恶鬼转世不能留,留了他,会害死全家!”

二爷爷一怒之下,抱起我往外走,说行,你们怕这孩子,我不怕!我老光棍一个,没儿没女,这孩子你们不要,我带走!我带他去关外,以后再也不回来了!

我爸和大伯都懵了。

老人们也都懵了。

二爷爷抱着我大步流星的走出了祠堂,那一刹那,天上的乌云散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