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从重生到新婚夜开始 9.1
完结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年代重生
作者: 西瓜要存养老金 主角: 陆砚青 霍毅
60.38万字 1.2万次阅读 21.2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297章 大结局:相爱到白头 2023-12-16 11:57:04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60.38
    累计字数
  • 138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97章
简介

【八零重生+先婚后爱+科研型大美人+恋爱脑糙汉+对照组逆袭】 当了一辈子对照组的陆砚青,直到死才知道原来自己从家世显赫到家破人亡,从人人称羡的科研天才到被拐卖成酒色场的玩物,只是因为她是个年代文对照组女配。 一朝重生到新婚夜,对照组剧本?直接撕掉! 没有金手指?抢来就好! 看科研大佬如何打脸虐渣,科研搞钱两手抓! 就是家人们,谁懂啊! 国家包分配的糙汉大佬怎么是个恋爱脑啊! 陆砚青刚整理一下书房,糙汉就哭唧唧:老婆我不想睡书房。 陆砚青:我真的只是在整理材料……

第1章 重生新婚夜

“嗯……”

陆砚青痛呼出声。

睁开眼,身上俯着一个高大的男人,眉眼英俊,鼻梁高挺。

墨一样的眸子里含着心疼,毫无经验的他手足无措的停在那里,豆大的汗珠从他额角滚落。

怎么死前会梦见这种场景?

男人拂去她脸颊上泪水:“对不起,不哭了好不好?”

低沉磁性的嗓音听得她耳朵麻麻。

玉白的双腿比她的脑子更快行动,缠上黝黑的劲腰。

细嫩的藕臂抱住那俊美的脸庞,她主动挺起上半身:“你亲亲我,亲亲就好了。”

声音带着她自己都没察觉的媚意,娇嫩如花瓣一样的菱唇吻上汉子的喉结,还没等她再吻就被身上的人掠去剩下的呼吸。

昏过去之前她还在想,原来自己骨子里还有点为老不尊.

死之前居然梦到了自己的第一任丈夫。

这劲腰,啧。

陆砚青醒过来的时候,浑身疼得几乎无法挪动,被子下被清理过的身体满身青紫。

不对!她不是死了吗?

她抱起被子愣愣地看向墙上贴的大红双喜,床头柜上摆的老式日历-1981年6月12号.

窗户边,熊猫牌电视机、蝴蝶牌缝纫机和自行车上面扎的彩带都还没来得及拆,她试探着用手探到枕头下,摸出一块白金的欧米茄手表。

这时候结婚讲究三转一响,这里头的手表又以进口的最好,进口的手表里瑞士的最佳。

第一任丈夫霍毅不知托了什么人情,从国外带回来这只欧米茄。

这只表跟了她二十年,最后被拿去抵了欠债。

前世死之前她才知道自己这荒唐的一辈子只是个年代文对照组女配。

她一辈子的死对头才是书里的女主。

《八零之后妈》描写了21世纪穿越而来的女主阮甜甜身负千万物资和空间灵泉,开局嫁给一个大了自己15岁的老男人,刚结婚就成了4个孩子的后妈,之后一路打脸奇葩的故事。

年代养崽文女主有三件套。

考上大学、一胎三宝和发家致富。

她这个对照组也有三件套。

丢掉工作、夫离子散和穷困潦倒。

还连累的父母家里一团乱。

丢掉工作后,她曾南下寻找工作机会,可进一家倒一家,无论怎么样都无法正常工作。

一次好心救人却被拐卖进地下酒色场,被控制成了陪酒女。

阮甜甜意气风发,发家致富,她穷困潦倒,年老色衰,再见面时两人之间彷佛隔着天堑。

这辈子,她再也不要当什么对照组!

“怎么哭了,是不是伤着了?是我不好。”

闷葫芦丈夫不知什么时候回来,蹲在床前,嘴巴笨,来来回回就那么几句话。

说完话高高大大的人蹲在床边,宽肩窄腰蜷缩着,像个等着挨训的大狗狗。

陆砚青看他这副样子,有了逗逗他的兴趣,慢慢从被窝里探出娇花一样的小脸:“手伸出来。”

粗糙的大手刚伸出来,一张嫩的滴水的芙蓉面搭了上去,清澈的眸子含着水意:“疼。”

一个字就叫这个外人眼中的冷面阎王乱了手脚。

大手托着她的脸,一动也不敢动,生怕手里的茧子擦破她的油皮,粗大的喉结滚动了几回,最终也没能憋出什么好听的话来。

看他这副乖乖的样子,莫名有些想要欺负。

扶着他的手臂借力坐起来,抬手揪了揪他的脸。

好糙。

看着俊美,手捏上去却有种摸砂纸的感觉。

松开手,瞥到他衬衣领口的疤,玉白的小手点过去,拨开领口,粉白的手指比划了一下。

两指宽,三寸长,这道疤边上还有一块圆形的疤。

挣钱多,说话少,死得早。

对第一任丈夫的记忆就这样清晰起来。

霍毅死了十多年以后,烈士名单公布,她才知道原来他是个反间谍的情报工作人员。

八十年代是开放的年代,蚊子臭虫也借机想进来,霍毅是抓蚊子臭虫的人。

表面上却只是个普通的退伍兵。

当年父亲压着她的头让她和霍毅结婚的时候,她还以为父亲重男轻女随便找个人来搪塞她。

她上辈子真够不食烟火,真要只是个连工作都没有的普通人,怎么凑的齐三转一响,弄得来欧米茄?

霍毅粗大的喉结滚动着,很想捉住在身上捣乱的小手,可心里又想她继续这么捣乱,尤其那柔柔的眸光里带着一些心疼,这丝心疼像定身术定住他,只呼吸越来越滚烫。

怀里的佳人对他的痛苦豪无所觉,看了半晌,陆砚青退出来起床收拾。

徒留霍毅半蹲在床边怅然若失。

他们住的是单位分房,隔音一般,刚出卧室门就听见外面的议论。

“瞧吧,陆家有钱有势怎么会把女儿嫁给一个无父无母的,说不准肚子里都揣上了。”

“难怪之前还说怎么首长家去提亲都不要,合着是不敢要啊。”

“看着就妖妖娆娆,可怜小霍当接盘的。”

“你们看吧,我话撂这儿,两个人过不了多久就得离婚。”

陆砚青听着笑笑。

上嘴皮一搭下嘴皮,说闲话不要本钱。

她推开家门冲着刚刚说闲话的人:“哎哟,张奶奶,你还有心情说我,我前两天搬家还看你家张大爷天天往王婶婶家跑,你们两家关系真好呀。”

“黄大姐,你家里孩子是不是下个月该高考了,可我怎么看他还老跟着巷子口那几个街溜子到处混也不上学。”

“小王,你跟对象下个月是不是要订婚,可我怎么看着他总来给我们单位的小陈送吃的。”

一通下来无差别攻击。

上辈子后几十年学会的。

吵架的时候只管骂人,不要辩解。

一定吵赢!

果然刚刚还议论的人脸色铁青,闭上嘴,散了。

一时间单位楼里各家各户摔盆砸碗,鸡飞狗跳。

回头看见霍毅站在门边看着。

她还有点尴尬,咳了一声:“看什么,快去做饭,我饿了。”

高大的男人点点头,乖乖听她指使,什么也没说就进了厨房。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