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比星光璀璨 9.8
作者: 全是二
40.7万字 2万次阅读 168.8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一百零七章 番外 2023-10-16 22:04:42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6
    作品总数
  • 226.87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07章
简介

原书名《我的千吻坠落》 高考结束,宁欣在一夕失去一切,她毅然选择全额奖学金补助的拳术专业。 大学期间,宁欣身兼数职,做为家教老师,她依靠能文能武,尽心尽力地引导叛逆少年何东帆。何东帆在看见宁欣面对社会底层所有的不易和阴暗,不艾不怨、努力活着的态度后,开始自省人生。 在何东帆被家人反对时,宁欣支持他坚持、追逐自己的梦想网络安全。 可谁想,少年长大了,要平等的身份,还对她表达爱意。 是坚持不懈、永不气垒,又热情似火的爱意。 后来,宁欣才知道,原来一直有个人在思念她,追逐她,变成了闪耀的人。 才明白,最深的爱,不是死亡,而是活着,热爱生活的活着。 你是让我,想热烈活着的人。

第一章 姐姐没有恶意

北都,三月。

阳光稀稀洒洒,是金色的。

宁欣坐在公交车后排靠窗的位置,一手护住腿上洗得褪色的帆布双肩包,一手拉开车窗。

徐徐的微风吹进来,她舒适地眯了眯眼睛。

坐在旁边的老太太拍拍宁欣手臂:“姑娘,我吹不了凉风。”

宁欣抱歉地点头,把车窗关闭。

半个小时后,宁欣下车,走了几分钟钻进北都城老胡同里。

青砖墙,灰石板,斑驳而古旧。

但宁欣知道,住在这边儿的人,都不简单。

她转了两道弯站在一座四合院门口,厚重的院门虽是敞开的,但被造艺的假山隔断,看不到里面。

宁欣上前拉住院门的小铁环儿,轻轻扣门。

很快从里面出来一位大概四十来岁的女人,薄毛衣袖子挽到手肘处,装扮很是利索,问:“你找谁?”

宁欣忙接话:“你好,我是来给你家孩子补课的。”

“补课啊,快进来。”女人转身把宁欣往里面引,语气豪爽,“我就是给这家烧水做饭的,你叫我秦阿姨就好。”

宁欣点头,在背后叫了声‘秦阿姨’。

“你是在职老师吗?”秦阿姨转头瞧一眼宁欣,疑问,“年龄看上去很小呢。”

“不是。”宁欣应话,“我是大一的学生。”

“你姓什么?”

“我姓宁,安宁的宁,单名一个欣,欣喜的欣。”

一生安宁,一生欣喜。

宁爸爸,宁妈妈是这样期望着,给她取下的名字。

踩着砖铺的甬路绕过假山,一个正方形的院落落入眼眶。

莳花置石,影形绰落,不难看出是费心思搭建的。

还未到客厅,秦阿姨就扯开嗓门:“老太太,小帆的家教老师来了。”

老太太花白头发,看上去慈眉善目。她从桃木椅上站起身:“宁老师来了?”

宁欣笑着点头,打招呼:“老太太,您好。”

“坐。”老太太指了下旁边的桃木长椅。

宁欣坐下,桃木椅上有厚厚的软垫,极度舒适。

老太太打量宁欣。

小姑娘穿着一身春秋款的运动套装,藏蓝色,裤子和袖子侧边有两条白色线条,拉链规规整整拉到心口以上,露出一点里面的白色T恤。

黑色皮筋扎着高马尾,五官舒展,不笑时面相有些清冷,看着人笑时眼睛弯成月牙,露出一排皓齿,自然舒适。

老太太很满意,随即又皱眉,语调有些抱歉:“宁老师,你今天怕是白跑一趟了,我孙子……”

老太太顿了一下:“他跑了。”

宁欣诧异半秒,干涩地吐出一个字:“啊?”

“就是不想补课!”说到这儿,老太太音量加大,抬手指着门口,紫色玉镯在手腕处晃悠,“跑了!”

宁欣稍稍怔愣一瞬,努力消化这个噩耗,舔舔唇,扯出一个僵硬的笑:“没关系。”

她放在腿上的手指攥紧,又问:“那后边还补课吗?”

“补!”老太太点头,脸色和蔼,“就按我们说好的,每周六下午两点!下周我提前把他锁了!看他怎么跑!”

宁欣又尴尬地笑一下,站起身打算离开:“那我下周再来。”

“等等。”老太太站起身走向宁欣,掏出五十块钱塞她手心。

宁欣缩手,拒绝:“我不能要,今天也没补课。”

“你这一来一去路上也费时间不是?”老太太拍拍宁欣的手,“你拿着。”

宁欣垂眸看着五十块钱,犹豫两秒收下:“谢谢。”

老太太微微仰头,慈目盯着宁欣:“我听说你是北都体育大学,那个…那个……”

“拳击专项,我是拳击专项。”宁欣想到什么,赶紧补充,“虽然我算体育生,但我数学很好,初三的数学没问题的。”

“好!拳击专项好!”老太太笑,又拍拍宁欣的手,“特别好!我孙子就给你教育了!”

宁欣茅塞顿开。

难怪那么多优秀的、有经验的家教老师不找,偏偏找她一个体育大学的,大一的,拳击专项的,原来是个不仅需要文化教育,还需要武力教育的刺头。

坐上回程公交车,宁欣摊开手心,把有些皱巴的五十块钱放在腿上理平,对折两下放进书包里。

她眼睛无神,面色平静地看着车窗外的春色,心里却早已一团乱麻。

房租一个月三百块,她目前欠租一个月。

本来以为今天能拿到三百块的家教费,所以她承诺房东今天一定补足所欠的房租,结果…

今天房东再问起来,不知道该怎么交代。

下了公交车,宁欣去菜市场买菜,经常光顾的菜摊,宁欣很熟。

宁欣走到菜摊前:“阿姨,我来拿菜。”

菜摊阿姨抬眼,从旁边拿出一袋菜递过去,又低头勾毛线,淡淡道:“给两块钱。”

宁欣掏出两块钱放好:“谢谢。”

周六下午的菜市场没什么顾客,近几年,特别流行纸牌斗地主,无聊的菜摊贩子们便用一个塑料凳子做桌子,围着斗得火热。

“炸——哈哈哈哈!!!”

宁欣被突然激动高昂的声音吸引目光,这一转头,看见小巷子深处站着几个中学生模样的男生。

三个男生把一个势单力薄的男生围在墙角,伸手逼人拿钱。

宁欣虚了下眼睛,绕过斗地主的人,把菜放在巷角,走过去。

她看见其中一个男生伸手,笑说:“再拿点。”

那个被围的男生顿了下,展开手上黑色皮夹,听话地从里面掏出十块钱,递过去。

在钱落入掌心时,宁欣按住‘抢钱男生’的肩膀,厉声问:“哪个学校的?”

因为宁欣的突然出现,‘抢钱男生’的两个同伙往后退了两步,微微散开。

‘抢钱男生’跟宁欣差不多高,侧头看了眼宁欣,不屑地呛声:“我哪个学校的管你屁事!”

‘抢钱男生’扭动肩膀,宁欣用了巧劲儿,男生根本挣脱不开。

‘抢钱男生’提起嗓子:“妈的!放开老子!!”

宁欣视线落在他手上,钱被捏成一团了。

她警告语气:“先把钱还给人家!”

男生不仅没还,侧转身一脚踢向宁欣,宁欣一个反手,把人轻摔在地上,男生五官皱在一起,捂着手臂哇哇叫痛。

宁欣弯腰,捏住男生手腕轻轻一扭,男生手指不受控地张开。

宁欣把钱抽走,转身看向一直背靠在墙上的男生。

他黑短发,长相干净明朗,有少年的青涩和朝气。

他看着她,手上的黑色钱夹还未收。

“别怕。”宁欣语气安抚,把十块钱递到他面前,“拿着。”

男生有些僵硬地垂眸看了眼钱,又抬眸看着宁欣,忽地一笑,露出虎牙:“大姐,这是我朋友,你干嘛呢?”

宁欣皱眉。

她只当他是被欺负怕了,才这样说。

她转头,警告性地看了眼旁边的三人,命令:“你们手上的钱,全部还给他!”

说完,她看向男生,轻声宽慰他:“你别怕,记得告诉家长,告诉老师。”

男生无语,收敛笑容后站直身子。

宁欣身高172,这个男生站直身子竟比她稍稍高一些。

他把黑色钱夹展示出来,里面好几张一百块,五十块面额的纸币,还有些许零钱。

他语气轻散,说:“你看啊,我这儿有一百的,五十的,他们不抢,抢十块?”

说完,他有些戏谑地睨着她。

他的语调、眼神,似乎都在告诉她,她想多了。

宁欣稍稍一愣,还未做反应,旁边跳出来一个男生,手上捏着十块钱,哭丧的脸,哭丧的语气:“姐姐,我们是朋友,没抢钱,他是我们老大。”

老大?

宁欣看向‘老大’。

‘老大’一张笑脸,露着虎牙,抓着黑色皮夹的手指了下巷子深处:“我给钱,请他们上网。”

宁欣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过去。

巷子尽头,有棵柳树,旁边挂了块破旧的招牌,上面写着‘网吧’。

宁欣看了两秒,心里了然。

她平淡自若地收回视线,拉过男生的小手臂,把钱塞给他:“你应该明白的,姐姐没有恶意。”

然后,她转头看着刚刚被自己摔在地上的男生,往前走了一步:“你没事儿吧?”

那男生没有刚才嚣张的气焰,捂着胳膊往后退:“没事儿,姐姐,我没事儿,你别过来了。”

宁欣咽了口口水:“对不起,误、误会了。”

“没、没关系。”男生抱着手臂,摇头。

宁欣舔舔唇,转身离开,走了几步,听见身后男生叫嚷声。

“好痛啊,我的胳膊好痛啊,帆哥,我觉得我胳膊断了。”

宁欣拎起地上的蔬菜时,转头:“没断,我没用劲儿。”

几个少年一怔,看过来。

宁欣尴尬,轻咳一声,拿出成年人的架势:“未成年不能去网吧,小心我告诉你们家长,告诉你们学校。”

说完,宁欣大步离开,只听见身后小巷传来独属于少年们的笑声。

宁欣走出菜市场,绕过小巷,沿着活水沟往里走。

旁边有围起来的工地,周末也在施工,噪音一阵一阵的,灰尘也一阵一阵的。

宁欣捏着袖子捂住口鼻,走了差不多五分钟到达环境杂乱的棚户区。

还未进去,她就听见人杂声。

虽说这里平时也很吵,但不是这种窸萃的杂声。

宁欣弓着腰从公共区域晾晒的衣服下钻过去,快步跑,果然看见自家门户围着一群看热闹的人,并小声对着里面指指点点。

宁欣冲过去:“让一下,阿姨,让一下。”

拨开围观群众,宁欣看见自家门户脱皮的黄色木门被打开,房东阿姨正在里面肆意翻找东西。

而她的妈妈,穿着蓝色薄羽绒服,蜷缩在床尾,捂着耳朵,发丝凌乱的披散着,无措又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