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子凶猛 8.4
完结 签约作品 历史 架空历史
作者: 三只仓鼠 主角: 萧羽 江玉燕 白少卿
86.05万字 0.1万次阅读 7.7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377章 和光同尘 2024-01-30 09:00:43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86.05
    累计字数
  • 184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377章
简介

大虞朝堂纷乱不断,边关战事不休,萧羽在这乱世中诛奸佞,稳朝堂,定四海,收失地,折服无数名将谋士,醒掌天下权势,醉卧美人膝!

第1章 质子

大虞皇朝,王府。

“萧羽,你个禽兽,哀家杀了你!”

萧羽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把明晃晃的宝剑,正抵在脖颈之间。

什么情况?

角色扮演?同事恶作剧?

随即脑海涌现无数记忆,瞬间让他明白了一切。

他穿越了,穿越到了八贤王萧川次子萧羽身上,此番作为质子,被留在了京都王府。

而眼前这个二十岁左右的绝美女人,正是当朝皇太后江玉燕。

他昨日大婚,迎娶的正是江玉燕一母同胞的妹妹江玉茵。

江玉燕前来祝贺,跟江玉茵聊到很晚,就在婚房旁的房间睡下了,没想到喝的酩酊大醉的萧羽竟然走错了房间,睡在了江玉燕房中。

想起这一切的萧羽,心中不由躁动起来,这可是母仪天下的皇太后,天下多少男人想都不敢想的女人。

如果今日将她拿下,自己岂不是也体验了一把当皇帝的感觉!

想到此,他微微一笑,盯着江玉燕道:“燕儿,要杀我,你早就动手了,何必等到现在。”

江玉燕冷哼一声,皇太后威严散发出来,盯着萧羽冷冷道:“大胆,燕儿岂是你能叫的?”

萧羽轻轻推开宝剑,然后坐起身,看了一眼洁白的床单,嘴角勾起一丝玩味的笑。

“如何叫不得!”

“太后?呵,不过是傀儡罢了!”

“大虞朝堂权力三党相争,你们江家之所以将你妹妹嫁给我,不也是因为近来你们家在跟阉党争夺中落了下风。想要跟王室合作,对抗阉党!”

“如今别说杀我了,就算是把我惹恼了,江国丈也不会饶了你!”

萧羽每多说一句,江玉燕的脸色便白上一分。

说到最后,江玉燕手中的宝剑当啷一声掉落在地。

此时的她凤冠斜挂,霞帔凌乱,一点绛唇染朱色,玲珑身姿随风轻摆,对刚晨起的萧羽有一种致命的诱惑。

不等江玉燕有多余反应,萧羽一把抱住了江玉燕的柳腰,将她抱回到了床上。

“燕儿,我的好皇嫂,我还知道你嫁给我皇兄之时,皇兄已经病入膏肓,根本不可能跟你行闺房之事,所以直到现在,你还是处子。”

“方才我也看了,床单未见落红,既然你我机缘已到,皇兄没让你体验到的,本世子来替他完成。”

说着话,萧羽的手已经压着她的双手按在床头。

江玉燕羞愤交加,内心更是惊疑不定。

京都之人都说世子羽不学无术,可如今他剖析朝局一针见血,拿捏人心句句致命,哪有一点浪荡子模样!

说不定前番他借口去江南花天酒地也是装的,目的就是为了挑起阉党和外戚在江南的争端,他们王府好坐收渔翁,待边关事停,好让八王荣登大宝!

想到此,她如坠冰窖,刺骨的寒意席卷全身。

萧羽不知她心中所想,他此时正一脸迷醉的趴在她散乱的秀发边。

嗅了一下沁人心脾的馨香,嘿嘿笑道:“皇嫂,你的身子真软,真香,不愧是母仪天下的皇太后,滋味就是不一样。”

江玉燕听着他不堪的言语,收起思绪,转而是滔天的委屈,悲愤,羞涩。

“哀家可是一国之母,你竟敢对我行不轨之事,你就不怕我让陛下灭你们满门吗?”

萧羽嘿嘿一笑,在她耳边吹了口气,让江玉燕浑身一颤。

“我亲爱的皇嫂,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八王弃子,出了名的浪荡不羁,就算是死了,也是个尝过皇太后味道的风流鬼,对我来说不亏。”

说罢,在江玉燕愤恨的目光中,继续道:“而且,我也未必会死,先不说皇宫中那位三岁傀儡皇帝有没有这个能力,就单说我八王府三十万将士往这一摆,大虞如今就无人敢动。”

“更不用说阉党那边了,如果江家一旦跟王府闹翻,阉党那边就会彻底肆无忌惮起来。”

“届时江家覆灭,阉党再将你洗干净送来当做拉拢我王府的筹码,你还是一样逃不过我的手掌心。”

“所以,我要是你,我就好好的享受这一刻,好好的体会做女人的欢愉。”

江玉燕惊恐的看着萧羽,仿佛第一次认识他一般。

按照现如今朝堂的诡谲局势,他说的这种情况很可能会成为现实。

但,她可是堂堂的皇太后。

连先皇都没碰她的身子,今日竟然要被萧羽欺辱了。

她恨!

她怕!

她想逃出萧羽的魔掌!

可惜,萧羽并不给她这个机会。

萧羽开始动手,动作十分粗鲁。

对付这个世上最优雅女人的方式,只有采用最粗鲁手段才能激发出最大的刺激感。

江玉燕逃无可逃,就像一朵暴风雨中来回飘摇的花朵,被萧羽一次又一次的占有。

她还不敢发出太大叫声,生怕睡在隔壁屋的妹妹听到这可耻的声音。

良久,江玉燕彻底没了反抗,萧羽也心满意足的抹了一下被江玉燕咬破的嘴唇,喘着粗气,将她抱到了自己身上。

“皇嫂,你方才的表现很好,我很满意,以后可要保持住,你是不知道,我可爱死你那隐忍不发的小表情了。”

江玉燕两行清泪悄然落下,她颤抖着道:“你这混蛋,我告诉你,只此一次,以后你休想动哀家一根手指头,要不然就算拼着江家的命运,也要跟你不死不休!”

萧羽紧了紧自己的臂膀,让她更贴近自己。

然后亲住她的小嘴,含糊不清道:“这可由不得你,如果你真的如此刚烈,就不会被江思远当做棋子,送给我皇兄了。”

听到他一针见血的话,江玉燕眼中浮现浓浓的恨意。

就在此时,门外忽然响起了敲门声。

“太后,你醒了吗?”

江玉燕一下就听出这是妹妹江玉茵的声音。

她慌乱的推了一下萧羽,然后轻声道:“别出声,要是被玉茵看到了,咱俩都完了。”

萧羽一紧臂膀,又将她拉回到了自己身上:“怕什么,你妹妹可是我明媒正娶的老婆,早晚也要经历你刚才经历的一切。”

说完,萧羽嘿嘿一笑,按着她的头,将她的耳朵凑近自己嘴边。

然后轻声道:“皇嫂,不如就将她也放进来,咱们大被同眠,我的本钱你是知道的,届时你们姐妹同时服侍我一个,肯定别有一番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