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千金下山回豪门,哪有不疯的 8.8
完结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都市奇幻
作者: 花萝吱吱 主角: 季桑宁 晏玄 朱夏
156.5万字 1万次阅读 22.3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604章 我帮你推油 2024-04-30 08:01:22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237.24
    累计字数
  • 460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604章
简介

【排雷:女主没良心+疯批+道德感不高(没有道德),不喜欢慎入!!!】 十七年前被噶了心脏丢在护城河的季桑宁回到家后,妈没了,爹不爱,两个哥哥还站在绿茶假千金身边嫌弃她。   后妈恶毒,绿茶挑衅,狗爹责骂,兄长指责她没良心....... 无所吊谓,她会平等地创飞一切。 毕竟她心都莫得,哪来的良心?   一家人就该整整齐齐躺在医院,季桑宁反手召集鬼魂给他们在医院唱大悲咒,顺便敲个人头木鱼,功德+1再+1   随着马甲抖落。   大哥最崇拜的大画家,是她。   二哥最崇拜的顶级棋师,也是她。   顶级豪门跪舔的玄学大佬,还是她。   一家人痛哭流涕求她原谅。   “请润。”   她不做豪门千金,她要做豪门的爹。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某逆天存在的大佬拉拉她的手:“那我呢?”   “你?”   “你猜呢?”   “做你身后的男人。”   “?”

第1章 这一次,要拿回属于我的一切

华容山,青玄观。

“十七年了,狗徒弟,你该下山去拿回属于你的一切了,让那挖了你心脏的贱人付出代价。”

老人苦口婆心的劝。

季桑宁不带犹豫的摇头:“师父,我要在山上陪你。”

少女亭亭玉立,手法利落地将一只吱哇乱叫的野鬼塞进了纳魂袋。

“我当年刚出生就被剜了心,丢进了河里。是您老人家把我从河里钓了起来,还传授我玄学法术,我得报恩呐。”

“你报恩的方式就是薅我头发???”老头儿顶着一脑袋光明顶怒气冲天。

十七年过去了,头发被她薅成了光明顶,胡子成了九齿钉耙,唯一硕果仅存的,就是这满口的牙。

“今天不论你如何说,都得给我滚下山去,而且你不下山继承家产,要让我老人家去喝西北风吗?”

季桑宁歪了歪头,精致小脸上带着一种不谙世事的天真,唯独听到家产的时候眼前一亮。

“家产?我家很富裕吗?”

说着,伸出小手想要给老师父捋捋胡子。

“你滚犊子!”老头子熟稔地后退,中气十足地吼了一声。

又昂首挺胸的停下来:“何止是富裕,我已经算清楚了,你就是季家流落在外的真千金。”

“季家是S市有名的豪门,但你那个渣爹可不是个好东西,把你开膛破肚丢进了河里,转头就娶了小三,把私生女带回了家,顶替了你的身份。”

顿了顿,老头儿继续道:“还有你妈,死得也不明不白。”

季桑宁从小没有心,按理说是感觉不到仇恨的。

但听老头子这么描述,却好像冥冥中,肩膀上担了点什么。

好像,是该下山浪一浪了。

“那,我继承了家业就回来给师父养老,师父不要害怕死山上没人收尸。”季桑宁认真说道。

老头嘴角疯狂抽搐。

从季桑宁的表情中,他看出她绝不是诅咒,而是真诚感慨。

“滚!”

老头忍无可忍,将季桑宁打包丢下了山。

眼看着那小小的人影儿消失,老头叹了口气,干脆为乖徒儿掐指算了一卦:“财运亨通,倒是不错。还能谈个恋爱……”

算着算着。

老头脸色忽然一变:“怎么……怎么好像不是人???”

“不确定,再算算………怎么会,怎么会是……”

老头儿大惊失色,看着季桑宁下山的方向。

可现在喊人回来也来不及了啊!

山脚下。

季桑宁摸着手腕上的镯子,小脸委屈极了。

老头真是一点都不懂她的孝顺。

哦镯子里是老头给她准备的下山大礼包。

具体有什么,她还没翻过。

不过老头就她一个徒弟,肯定准备的是宝贝!

咦,竟然还有一张银行卡?

季桑宁掀开,底下还有张纸条,是老头的鬼画符。

“压岁钱,拿着花!”

季桑宁眼眶突然有些干涩,十七年来第一次有一种名为不舍的情绪。

她得赶紧回家,把仇给报了,回来孝顺师父!

回家第一步,得找个交通方式——

不远处的公路上,刚好停着一辆黑黢黢的车,季桑宁两眼放光的就走了过去。

可过去才发现,这周围也太过安静了,季桑宁右手带着的青玉手钏摇晃起来,再睁眼,眼前就出现了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

她眸子闪了闪,想来是恶鬼把周围变成了鬼打墙,这车主才出不去。

“临兵斗者,阵列在前,敕!”

季桑宁直接在掌心幻化出一柄小巧精致的剑,刺进了恶鬼的胸膛。

又随手掏出了一张符箓贴在恶鬼额头上。

恶鬼顿时原地抽搐着哀嚎起来。

分分钟惨叫着原地爆炸了。

车窗这才摇了下来。

后座上,男人穿着黑色的服饰,偏中式的打扮,透着一股神秘气息。

身材高大,宽肩窄背,就算是坐着,也能看到身材比例更是好到了极致,修长的腿边,静静放了一把黑伞。

季桑宁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对着一脸意味深长的神秘美男扬起小脸灿烂一笑:“帅哥,咱能搭个顺风车吗?”

男人:“......”

“叩叩叩。”她又敲了敲车窗,以为里面的人吓傻了。

前排主驾的司机似乎有什么动作。

被男人一脚踢在椅背上。

顿时,司机安静了下来。

“上车。”他转头望着季桑宁。

刹那间,她被那张脸晃了一下。

神秘,矜贵,俊美,优雅……世间好像没有形容词能形容。

季桑宁:“ꉂꉂ(ᵔᗜᵔ*)”

帅的捏。

男人:“……”

“上车。”语气略带不耐。

“嗷……谢谢。”她二话不说,上了后排与男人坐在一起。

上车后季桑宁盯着男人猛看。

直看得对方头皮发麻。

“目的地。”他只好深吸一口气,淡淡问道。

“哦,带我去银行。”季桑宁道。

先搞点钱花花。

“嗯?”

他挑了挑眉,示意司机开车。

若是季桑宁多看前方一眼,就会发现司机根本没有踩油门,甚至没有握住方向盘。

换言之,车就是凭空开着走的。

“好看?”

终于,男人抬起漆黑的眸子,盯着季桑宁的眼睛,掀起嘴角问道。

看了他一路了。

季桑宁不觉得害羞,诚实点头:“好看。”

男人眉头霎时皱起,漆黑瞳孔里爬上点点深沉。

然而,也许是她的目光太过简单与澄澈。

男人决定逗逗她。

“然后呢?”他问。

“我看你细皮嫩肉,阴气又重,不要在这种荒郊野外瞎晃。”

“下次,可没有人救你。”

季桑宁意味深长道。

男人:“……”

一个小时后,车停在某家银行前。

“看在搭顺风车的份上,这次我就不收你捉鬼的钱了。”

她说完毫不留恋下了车。

季桑宁走后,男人一双潋滟的眸子微微眯起,盯着她的背影,浮现一丝危险的味道。

“她竟敢将属下为您精心准备的食物给捅得原地爆炸了,属下将她绑回来来给您当代餐。”

“嘭!”车门开启,主驾的男人想要下车,语气十分急躁。

“不必了,我还不饿,走吧。”男人勾起殷红的唇笑。

再说,这姑娘这么大点,他也吃不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