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赶出娘家当天,我和首富闪婚了 9.5
作者: 司七月 主角: 池恩宁 楚黎川
226.8万字 13.9万次阅读 95.1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985章 深入交流 2024-04-24 12:06:08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353.83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985章
简介

池恩宁带着女儿孤苦无依,为了甩掉渣男,随便找个男人闪婚了。 本以为只是挂名夫妻,契约一到,俩人各奔东西。 谁知被闪婚老公缠上,在她这里蹭吃蹭喝,还和她要钱花。 好在婚后,池恩宁好运附体,不但升职加薪,随便买张彩票也能中头等大奖,日子过得风生水起,不差多养一张嘴。 忽然有一天,池恩宁惊讶发现,电视上的全球首富怎么和自家废柴老公长得一模一样,名字也一样? 当他们契约到期,去民政局离婚时,一排豪车停在她面前,楚黎川带着两个同款缩小版男孩,手捧玫瑰,笑容宠溺的望着她。 “老婆,我和儿子来接你回家。”

第一章 闪婚

云城三月的夜晚还很冷。

池恩宁搂着女儿躺在木板床上,脚下放了两个热水袋,依旧觉得凉。

原本还能插电褥子,嫂子嫌费电,将她房间插座孔都用水泥封死了。

隔壁又传来兄嫂吵架声。

不清晰,却刺耳。

“哪有嫂子怀孕,小姑子带着孩子还住在娘家的?甭管沈少爷什么人品,他不嫌弃你妹带个野种,愿意出五十万彩礼,到时我们也能换大一点的房子!”

“我不管,我明天就去找沈少爷订婚期……”

恩宁从枕头下摸出耳塞,塞在女儿耳朵里。

借着月光,望着女儿恬静的睡颜,心头一阵泛酸。

沈一鸣风流成性,为人龌龊无下限,她决不能带女儿嫁给一个人渣。

恩宁拿出手机,联系了五年前救过的那个男人。

他叫楚黎川。

是当兵的。

发短信简单聊了两句,得知楚黎川单身,抱着试试看的态度问。

“你能和我领证结婚吗?就当偿还当年的救命之恩。”

让恩宁没想到的是,楚黎川竟然答应了。

他知恩图报,恩宁也不想欺瞒,“我有个女儿,今年四岁。”

担心楚黎川也如那些相亲对象一样,嫌弃她带女儿,急忙解释。

“我不会纠缠你,也不需要你帮我养女儿!我们母女不会给你的生活带来任何困扰。”

“我最近遇到点麻烦,需要已婚的身份!等事情解决,我会和你离婚,保证不耽误你后半生幸福。”

忐忑不安等了许久,楚黎川终于回消息了,他们约好明天上午九点半民政局见。

翌日。

恩宁帮母亲将楼下超市货架摆好,吃了早餐,拎着粉色小书包,骑着粉色小电驴送女儿去幼稚园。

到了学校门口,欣欣小声问恩宁。

“妈妈,什么是野种?为什么舅妈和幼稚园的小朋友都这样说欣欣?”

原来,女儿昨晚都听见了,却一直假装睡熟。

她才四岁,懂事得让人心疼。

恩宁捧着女儿粉扑扑的小脸,柔声说,“谁说我们欣欣是野种!我们欣欣有爸爸,只是爸爸在欣欣还没出生时去世了!”

“欣欣,不要在意别人说什么,我们只要开开心心过好我们自己的人生就好。”

欣欣还是不开心,耷拉着小脑袋,“妈妈结婚后,新叔叔会不会讨厌欣欣?嫌弃欣欣不够乖?”

“怎么会?妈妈的小公主最乖,最讨人喜欢了!”

恩宁搂住女儿,忍住眼角酸涩,在心里发誓,她绝不让这种情况发生!

女儿是她的命,是她的全部,谁都不能嫌弃,一个眼神都不行!

恩宁到了民政局,给楚黎川发定位。

不一会,天空传来螺旋桨的轰鸣声。

三架直升飞机呼啸而来,围着民政局上空低空盘旋。

众人纷纷仰头张望,为首竟是军事战斗机,超科技酷炫造型,让人胆战心惊,仿佛随时会有炮弹丢下来。

众人议论纷纷,难道要打仗?

一时间人心惶惶。

然而那三架飞机盘旋一圈,朝着远处飞走了。

恩宁没心情关注别的,等了将近一个小时,给楚黎川打电话不接,发短信不回。

难道他反悔了?

恩宁很失望,删除楚黎川的号码,正要离开,一辆出租车倏地停在民政局门口。

车门打开,走下来一个男人。

他穿着黑色笔挺西装,戴着一副超大墨镜,气质矜冷。

五年未见,恩宁不敢认,直到男人迈着大长腿,朝她走来,她才确定。

“楚先生,你来了!”恩宁笑着打招呼。

楚黎川态度冷淡,墨镜后一双深瞳,漫不经心地扫了恩宁一眼。

恩宁今天穿了一件白衬衫,外搭浅咖色风衣,牛仔裤,白色运动鞋。

干净清爽,充满朝气,褪去五年前的青涩,长得愈发明艳动人!

恩宁见楚黎川拒人千里,也不再说话,正要走入民政局,身后出租司机喊了一声。

原来楚黎川坐车没付钱。

他似乎也才反应过来,摸了下西裤口袋,对恩宁说。

“没带现金。”

他的钱包一直在贴身助理那里,今天这种场合不想引人注目,没让助理跟着,下了直升飞机直接打车过来了。

恩宁扫码付款。

楚黎川说,“会还你。”

“喊你来领证,车费理应我报销。”恩宁觉得楚黎川现在一定过得很不好,说还她,只是顾及男人颜面。

不过他们之间,有些事情分清楚,也能少些人情牵扯。

故而,当楚黎川拿出一份婚前财产协议,恩宁看都没看,直接签字。

楚黎川很意外。

恩宁以救命之恩要挟,不就是看上楚家庞大的家业吗?

他生平最讨厌别有居心接近自己的女人。

若不是为了拿回五年前遗失的金表,他只会给恩宁一大笔钱,让她不要纠缠。

“我们的婚姻不会长久,我也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婚内,我会尽到身为丈夫应尽的所有责任。离婚后,该给你的一分也不会少。”

恩宁看得出,楚黎川很不情愿。

若非无计可施,她也不想强人所难。

“我虽救过你,但我们五年未联络,和陌生人没什么差别!忽然被我喊来领证,换成是我也会有所防备。”

“你能和我结婚,帮了我大忙,对你感激还来不及。当兵不容易,保家卫国身先士卒的,我不会贪心你的财产?”

楚黎川别有深意地看了看恩宁,以退为进的招数他在商场上都玩烂了!

接下来办结婚手续,他们没有一句交流,领完证一起走出民政局。

“你遇到什么困难了?”楚黎川问。

看在恩宁对他有恩的份上,总不能对她太苛刻。

只要恩宁开口,他现在就能给她一大笔钱。

恩宁不想和外人说家里那点糟心事。

哥哥腿脚有残疾,好不容易结婚有了孩子,她不想成为兄嫂夫妻关系不睦的祸因。

想从家里名正言顺搬出来,并甩掉沈一鸣那个混蛋,结婚是最好的办法。

“也没什么,就是想结婚了!”恩宁说。

楚黎川觉得恩宁虚伪,语气也变得没什么耐心。

“那我们的夫妻关系需要维持多久?半年,一年,还是更久?”

恩宁认真想了想,“一个月足够了!”

“一个月?”楚黎川心下冷笑。

难道恩宁认为,一个月就能俘获他,让他舍不得离婚吗?

恩宁从包里拿出一张卡,里面存的是她下半年的房租。

“这里有八千块,虽然不多,却是我的一片心意。”

楚黎川拧着眉心,不明白恩宁为何给他钱?

“密码是卡号后六位。”恩宁将银行卡塞在楚黎川手里,“今天耽误你这么久,你也挺忙的吧!一个月后,我们还是这个时间,在这里见。”

楚黎川的眉心拧得更紧了!

他的新婚妻子,是要将他甩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