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骨师 9.0
完结 签约作品 奇闻异事 奇门秘术
作者: 灵异13号 主角: 胡十三 胡国华
103.82万字 0.5万次阅读 9.6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396章 大结局! 2024-01-10 22:17:04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209.26
    累计字数
  • 396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396章
简介

【风水+悬疑+捡骨职业】奶奶害死了我妈,还差点儿把我害死,我死里逃生,成了一个捡骨师,我发誓要为我妈报仇。捡骨遮黑伞,洗骨糯米酒,点红不点睛,背尸莫回头。黑骨,红骨,青骨,玉化骨,我都遇见过,讲述这些年,我为人开坟捡骨所遇到的离奇诡异往事……

第1章 奶奶害死了我妈

我妈是被我奶奶给害死的。

九几年,我妈刚结婚那阵儿,走夜路,恰逢中元鬼祭,判官送子,她为了躲避那路上一队晃晃悠悠的纸扎人,不小心摔了一跤,掉进了柳河爬的墓坑里。

民间传说中,判官送子,就是每逢阴年,中元节鬼门大开之时,阴间判官要把自己的私生子给送出去。

女人夜里决不能出门,否则会怀上阴胎。

柳河爬那片以前是乱葬岗,我妈当时也被吓得不轻,回去后就病倒了。

几个月后,我妈病情依旧不见好转,肚子却大了起来。

我妈跟我爸结婚两年多,隔三岔五总是被我奶奶骂,就是因为,我妈一直没能给林家生个一儿半女。那天夜里走夜路摔跤,说起来,也正是因为半夜我奶奶找茬吵架,我妈生气要回娘家闹的。

但我妈肚子大了,老林家有后,总归是好事,奶奶对我妈的态度也好了一些,可我妈的病,却越来越重,后来都下不了床了。

怀胎十月,孩子要出生的时候,偏偏又遇见了难产。

妈本身就病重,这一闹,眼看着就只剩下一口气了。

爷爷急得团团转,喊来了村医。

可村医就是个半吊子,着急忙慌,也愣是想不出个办法来,说要不送乡医院看看?

可奶奶着急上火,也心疼花那钱,还在咒骂,说我妈,真是个不争气的东西,给老林家生个孩子留个后,还磨磨蹭蹭的,真是个赔钱货!

爷爷说,让我奶奶嘴上积德,不要乱说话,而他自己,半夜拿着一打阴阳钱和香烛,出了门!

第二天一早。

我却顺利出生了。

听着我呱呱坠地的哭声,我妈的病情,似乎也出现了一些好转。

只是,我爸准备把好消息告诉我爷爷的时候,一开门,脑袋咣当一下,撞在了啥东西上!

爸被撞得是眼冒金星,心说,谁这么缺德,在门口乱挂东西?

但仔细一看,眼前分明就是一口棺材!

没错!

一口红棺材,挂在我家房檐底下,把屋门给遮了一半!

看到这个,我爸心里直发毛,他赶紧矮着身子,从屋里钻出去看,到底是什么情况?这一看之下,我爸当场跪在了地上,哭了起来!

因为,我爸看到,我爷爷他穿着一身红色的寿衣,挂在我家房檐下那木椽子上!

堵住门口的红棺材,被横七竖八的麻绳捆着,系在他的脚下!

爷爷的脖子被拉得老长,他那张脸发青,张着嘴,瞪着眼,舌头都垂到了下巴上,最为诡异的是,他的双手鲜血淋漓,破口上还沾满了泥巴,有的地方甚至还露着手指骨。

这口红棺材,倒像是他徒手从土里挖出来的!

没人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村里看热闹的人,也只敢远远地看着,嘀咕着,谁都不敢靠近我家的小院。

遇到这事,奶奶倒似乎觉得没啥,她去村口,把村医喊过来,又喊了几个胆子大的人,帮忙把我爷爷取下来,开了棺。

红棺材里是空的。

里边放了一张黄表纸,上边用血画了一个小人,小人的身上写着我爷爷的生辰八字。

这棺材,像是我爷爷为他自己准备的。

只是我爷爷他死得太诡异了,就算是自杀,谁也没见过在脚脖上系一口红棺材的,说实话,棺材那么重,单凭我爷爷自己一个人,根本就不可能吊上去!

可家里我奶奶主事,她并不计较这事。

她似乎知道些什么。

只是整个村里的村民们都在议论,我出生了,我爷爷却离奇去世,死状还那么吓人,我这孩子,指定就是个催命鬼,不祥之物,是我,要了我爷爷的命!

几年后,我也五岁多了。

计划生育严打政策过去,我爸妈就商量着,准备要个二胎,可去医院检查的时候,检查结果却显示,我爸属于先天性不育,这辈子都不可能要上孩子,医生建议我爸妈领养一个孩子!

可我爸先天不育,我又是从哪来的?

结果出来后。

我爸一直闷闷不乐,就连地里的活也没劲儿干了,成天唉声叹气,一语不发,我妈也变得沉默寡言,夫妻俩之间也没了交流。

我奶奶知道了这事,就一直逼问我妈爸,说你这先天不成,当年大娃子是咋生出来的?

谁知道,我爸被逼急了,说出了当年的真相。

他告诉我奶奶说,其实,当年我妈病倒在床上,身体虚弱,吃饭都得我爸一口一口喂,除了日常照顾我妈之外,我爸他从来都没有碰过我妈。

他也不知道咋回事,稀里糊涂的,我妈就怀上了。

奶奶一听这话,恼怒不已。

她跑到我爷爷的坟头,哭了一下午,回来的时候,眼都是红的,拿着扁担,她看到我妈就打,她说,我爸那方面不成,我妈当年肯定是跟别的男人混了,我也肯定不是林家的种,她要打死我妈这不守妇道的女人!

我妈委屈,极力澄清这事。

可我奶奶胡搅蛮缠的劲儿上来,啥都不听,就拿着扁担,冲我妈往死里招呼!

扁担砸在我妈头上,砸得头破血流!

而我爸也不管,就蹲在一边的石桌旁,一个劲儿地抽闷烟。

后来,我妈抱着我,躲进了屋里。

门从里边反锁了起来,奶奶进不来,她就在那儿一个劲儿地砸门,说无论如何也要把我妈这个破鞋给赶出林家,我妈留在林家,就是脏他林家的宅子!

家丑不可外扬。

我奶奶这人倒好,她见人就说,妈跟别人搞破鞋的事,生怕村子里的人不知道这事似的。

自家人扣屎盆子,那不是屎也是屎了。

村里人连看我妈的眼神都变了,特别是那些光棍汉,甚至一个个都还想扒我家墙头,人言可畏,一传十,十传百,整个村子里的人也都觉得,我妈她就是那种贱人。

他们议论我妈就算了,谁知道,事情传到我妈娘家那边,我舅舅居然还过来,扇了我妈一巴掌,说她不要脸,给他家丢脸了。

那时候我妈她都快要绝望了,可看着还小的我,她一直都在硬撑。

可奇怪的是!

偏偏在这种时候,我奶奶的态度,却突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那天中午。

奶奶专门宰了一只鸡,炖了鸡汤。

她主动把鸡汤,送到了我妈的面前。

她还说,她之前办事的方式不对,都是自家人,那过去的事情就当过去了,希望我妈不要把那些事情放在心上,以后的日子好好过!

我妈当时都懵了。

她当然想好好过日子,但她也不敢动筷子。

在我奶奶的再三劝说下,我妈还是把鸡汤给喝了下去,喝鸡汤的时候,奶奶还笑着给我妈添了鸡腿。

我妈喝着哭着,说想把好吃的鸡腿肉都留给我。

我奶奶说不用,锅里还有。

当时,我妈觉得,虽然不知道我奶奶突然间的态度转变,是啥原因,但至少,以后总算是能有安稳日子过了,过去的事儿,她也不再想了,就当没发生过。

想着这些,她更是哭得稀里哗啦的……

妈喝完鸡汤,我奶奶又说,家里的胡萝卜没了,让我妈帮忙去地里拔几棵,一大锅的鸡汤,晚上加点胡萝卜还能再喝一顿。

我妈使劲儿地点头,含着泪,拿了个小竹篮,就去村边菜地了。

菜地在村外废弃土地庙边上,那地方很偏。

后来。

听村里人说,妈在土地庙里跟村里的两个光棍,发生了见不得人的事儿,村民们去地拔菜的时候,就看到她昏迷了,光溜溜地躺在破土地庙门口,臊死人了!

这事对我妈打击太大,她知道,是我奶奶给她喝的鸡汤里,加了东西。

奶奶不是对她好,是要害她。

可事情已经发生,说啥都晚了。

原本村民们就老议论我妈,土地庙这事更是彻底在村里炸开了锅,我妈受不了那侮辱,醒来后,跳进了柳河爬!

柳河爬以前是乱葬岗,后来修水库,那一片被淹了,成了水潭。

里边尽是淤泥,我妈她一去不返。

那时候我才五岁多,我妈就是我的一切,我大哭着,不顾一切地跟着我妈,跑进了柳河爬。

我爸想要拉着我,可我奶奶却拦住了他。

“一个野种,又不是咱们老林家的种,你拦他干什么?让他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