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离后,将门嫡女杀疯了 9.5
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权谋天下
作者: 车月 主角: 叶念 萧司煜 慕白辰
52.75万字 3.2万次阅读 92.7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230章 是本王不够努力吗 2023-10-08 15:33:02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52.75
    累计字数
  • 124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30章
简介

护国大将军府嫡女叶念,十二岁遇到被父亲收留的清傲书生赵墨城,一眼倾心。十五岁随父亲从边关凯旋,赵墨城绾在她发间的一支乌木发簪,便让她欢欢喜喜应了他的求娶。大婚当日得知,父亲竟是他的杀父仇人。婚后三年,赵墨城宠妾灭妻对她百般冷落折辱,更是机关算尽杀了叶钊,屠了她满门。上一世她被他诓骗下毒,废了武功挑断了手筋,绝望下咬舌自尽。重生归来,杀伐果断一身傲骨扭转乾坤!单骑入阵救出深陷埋伏的三皇子,粉碎了渣男的阴谋;回京后果断合离,抽丝剥茧还原十八年前容城真相,将威胁将军府的人一一除尽!善妒?喜女色?爱逛青楼?还莫名其妙成了晋王殿下暗恋三年的白月光?“若你愿做这六宫之主,本王便拿天下做聘!若你不愿,本王便弃了这天下,许你一生一世一双人!”她好不容易扛住了萧司煜的深情似海,却转身撞进了黑羽楼少主的心里,这冷心冷情的绝美妖孽,却唯独对她笑魇如花,“只要你在大魏一日,商辽大军绝不会踏过边境一步!这是孤对你的承诺。”

作品荣誉
第1章 重生

磅礴萧瑟的大雨瓢泼般砸在青石板的地面上,雨天的早晨阴沉的像是暮夜。

“她这是要去哪?”

“像是出府的方向...”

“她是知道了将军府满门处斩是在今日吗?”

“小点声!大人交代了在府里不准提起!”

“唉,月前凯旋回京的大夫人英姿飒爽,像个女战神,如今太可怜了些!”

“嘘,让二夫人听到你就别想在府里呆了!”

地上的女人费力地一点点往前爬动,湿透的里衣上满是泥污,紧贴在清瘦的背上。手腕处的伤口早已撕裂开,鲜血混着雨水簌簌流下。

“二夫人来了!”话音一落,檐下躲雨的女婢都噤了声。

“姐姐这副鬼样子是想去哪?”

沈千菡轻移莲步,倚在伞下站在了她的面前。

“千菡,你我姐妹一场,当我求你!让我去见我爹最后一面好不好?”

沈千菡俯下身,眼底的快意毫不掩饰:“姐姐怕是不知道,今儿天气不好,墨城特意上奏将行刑提前了一个时辰,早都结束了!”

她轻笑两声,补了一句:“不过听墨城说,叶钊受尽了酷刑都没了人样,姐姐还是不见为好呢!”

叶念本就苍白的脸上血色全无,嘴唇不可抑制的微抖,脸上看不出是雨水还是泪痕。

沈千菡作势想要扶起她,艳丽的丹甲却按在她受伤的手腕上使了力,顿时血水像小溪般染红了她身下的青石地板。

叶念疼得跌在了地上,沈千菡眼里的阴狠一闪而逝,笑着附在她耳侧:“中毒的滋味如何啊姐姐?”

叶念全身一僵,视线里却看到一双官靴大步进了府门,微顿了一瞬缓缓迈步停在了她的脸前。

沈千菡余光看到立即收手,起身迎了上去,语气甜腻:“墨城,你回来了!行刑还顺利吧!”

男人喉间轻哼了一声:“嗯。”

这一个字瞬间令她万念俱灰!

她绝望崩溃冲他哭喊道:“我爹不可能通敌叛国!名节比他的命重要!赵墨城!你明明知道!”

他在她脸前蹲下,抬手钳住她的下巴,眼里无温:“我自是知道!娶你前还知道,你的命比他的名节更重要!”

叶念的绝望僵在了脸上......

“这月余,叶钊每日忍受剔骨剜刑也未吭一声,我只跟他说可留你一命,他就干干脆脆的在认罪书上画了押!”

“将军府一百三十六条性命,虎啸军中三十七名亲信,再加上叶家百年的名节,在他眼里都不及一个你呢!”

赵墨城眼里满是猩红,温润如玉的脸第一次看着可怖。

她突然低声的笑,笑得悲呛哀绝,满脸的泪一滴滴滑落烫在他的指上。

十二岁初见他倾心,十五岁从边关回京应了他的求娶,做了他的妻。

为他卸了戎装学了女红,兵书撤尽棋谱随身,甚至为了弥补他,与爹决裂。

这三年自己堂堂的正妻俯低做小,百般忍让,换来的却是满门被屠,只剩自己一个,被他下了毒,武功尽废,不人不鬼......

他复仇的心,凭自己的一厢情愿终究暖不化啊......

“赵墨城,嫁给你,我后悔了。”

他眼里一黯,钳住她下巴的手指猛地收紧:“看在三年的夫妻情分上,我才不杀你!你有什么资格后悔!叶钊死不足惜,他欠我的你下半辈子接着还!”

叶念看着他笑:“我爹欠你的已经还了,可你欠我的,你还不清!”

赵墨城一怒之下掐上她的脖子:“不知死活!若是求我......!”

下一瞬府里惊叫声四起!

他脸上的愤怒还未散尽,整个人僵在了雨中:大量的血从她唇角溢出,漫在了他还未抽回的手上!

*

漆黑的营帐内,叶念猛地抽了一口冷气从床上坐了起来!

她眼神发愣,额头全是冷汗,后背也全被汗水湿透……

片刻后,她惊惧的环顾四周,入目一片漆黑,她伸手探了探,下了床,赤脚站在冰凉的地上,脑子里一片混沌,不知道身处何处……

前方突然出现了一丝光亮,玉柳和紫云点燃了营帐里的灯吹息火折子后,急忙走上前来。

“主子,你这是怎么了?”

“做噩梦了吗?”紫云有些稀奇。

“玉柳!紫云!”叶念心中一颤,抬手将她俩抱在了怀里。

片刻她满脸是泪,焦急的抬眸张望。

“我爹呢?我爹在哪?

紫云和玉柳对视一眼,不解的回答道:“将军自然在京中的将军府啊!”

叶念有些混乱了!

她顾不得紫云和玉柳看傻子一样的目光,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这里是营帐?军营?!

她心里一惊,抬眸问道:“如今是什么年份?几月几日?”

紫云已经彻底懵了,回答她:“天佑二十一年七月初四啊!”

七月初四?那是她死前的两个月,那将军府就还在!爹还活着!

叶念心中瞬间充斥着巨大的欢喜,有些脱力踉跄着退了两步,紫云和玉柳赶紧上去扶着她坐回床上。

难道自己重生了!...七月初四的话...快要回京了呢...很快就能见到爹了...她念叨着,突然满脸惊慌站了起来!

“三皇子可在营内?”

“三皇子入夜时分已领兵出营了,已经过去三个时辰了主子。”

叶念一听,大惊失色!

她迅速穿戴护甲,同时吩咐紫云:“乌石岭有伏!拿我兵符,通知刘副将速率五千轻骑驰援三皇子,赵副将负责安守营地,以防敌军偷袭!安排妥当之后,你和玉柳速去乌石岭与我会合!”

紫云一脸不解,叶念催促她:“什么都不要问,赶紧去!”

紫云接过虎符同玉柳急急出了营帐,叶念剑负身后,提起她的长枪神威翻身上马火速赶往乌石岭,心里祈求一切还来得及!

前世三皇子于七月初四率五千精锐在乌石岭埋伏,安排叶念率大部于辰时同时发动攻击,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可敌方太子胜也心有灵犀看中了乌石岭,领精兵一万,提前设伏。

夜里子时两兵遭遇,混战一夜。

援军到了后,五千精锐所剩不足五百,三皇子胸口中箭,身负重伤,被围困其中!

叶念率兵虽剿灭了燕军残部,可还是让太子胜逃脱了。

前世她被赵墨城算计下毒,至死都不明白他用何计策构陷将军府通敌叛国,如今却猜想到了大概,乌石岭一战必有蹊跷!

不是天意定在人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