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纨绔女世子杀疯了 9.5
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权谋天下
作者: 闲汉 主角: 白芩歌 沐云行
35.86万字 0.1万次阅读 2.3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64章 大结局 2023-08-18 10:19:06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4
    作品总数
  • 367.68
    累计字数
  • 810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64章
简介

女扮男装的靖国侯世子白芩歌重生了,但又没有完全重生,一个身体两个灵魂。她时而纨绔闹腾,将京城搅和的鸡犬不宁,时而冷如煞神,将诡谲朝堂玩弄于股掌。 满京城流传着关于她的流言。 “他到底疯没疯?” “听说他是个断袖,喜欢隔壁镇国公府的独子,两根独苗苗要是搅在一起,咱们大周就要完了!” 镇国公府独苗沐云行:谁要跟他搅在一起! 白芩歌:这个可以有,重活一次她就要发最狠的疯,杀最毒的人,撩最硬的汉!

第1章 带刺儿的玫瑰

白雪苍茫,满目血红,十万白家军没有等来援军,兵败梅岭。

白芩歌仰躺在地上,她想不明白,为什么忠心耿耿的白家军会落到这般田地,她和父亲为什么会是如今的下场?

秃鹫盘旋在头顶,她缓缓闭上眼睛。

血流尽了,带着她女扮男装的秘密一起淹没在苍茫的雪原之中。

恍惚中,耳边竟然出现了京城的喧闹,她轻笑一声,年少时,她喜欢凑热闹,可惜这辈子再也回不到京城了。

身边有人撞了她一下。

“喂,你突然装什么深沉?该你下注了,你可别想着耍赖!”

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将她飘向空中的灵魂往下拉,声音的主人身边一堆人起哄。

“就是,每次输了你都耍赖,这次咱们都在场作证,谁输了,就脱光衣裳,围着京城跑一圈!要是不敢赌,你干脆回家洗干净了睡觉,别出来丢人现眼!”

白芩歌睁开眼睛看着周围。

花里胡哨的装饰,杂乱的香料味道,还有……满身金玉穿着骚包的少年们。

她脸前一张放大的烧饼脸,眼睛正对着他额间的那条金玉抹额,这个打扮……只有看多了戏文,一向自诩风流的忠勇侯府小公子乔南舟能做得出来。

“这可是你说的……”

她唇角勾了勾,手掌抚着桌面起身,将身前所有的筹码拍在大字上。

“全部押大,从此以后,老子下注只压大!谁也别想压老子一头!”

她竟然重生了!

她要查清楚到底是谁在背后针对靖国侯府,是谁在背后设计十万白家军将士埋骨梅岭!

这辈子,她要亲手送他们下地狱!

她突然散发出来的气势让少年们愣了愣,仿佛面前的人不是他们熟悉的纨绔白芩歌,而是换了一个人,带着点儿疯批的味道,挺让人害怕的……

下一瞬,满身意气风发的少年毫无征兆地砸向桌面,一直防备着他耍赖的乔南舟伸手将她捞到一旁。

“嘿,白芩歌,你真行,怕自己输了丢人装晕是吧!幸好我眼疾手快没叫你得逞!现在就揭开骰盅,胜负立刻见分晓——”

“怎么是大?”

他的声音因为扬得太高破了音。

白芩歌睁开眼睛看过去,嘿了一声,撞开他将现场保护起来。

“看见没看见没,我赢了!接下来请欣赏忠勇侯府的小公子乔七去街上裸奔!”

围观的少年们起哄着发出笑闹声,乔南舟脸色有点不好看,指着白芩歌。

“你耍赖,明明是小,就是你耍赖!这次不算,再来一次!”

灵魂被挤出去的白芩歌眼睁睁看着曾经的自己同乔南舟打在一处,为了掩盖自己会武功的事实,脸上结结实实挨了几拳,手下却不吃亏,对乔南舟下阴招。

看不见外伤,但是保准他十天半个月下不了床的阴招。

嘶……

当年的她这么蠢吗?

以为假装纨绔就能让头顶那位天子不忌惮他们靖国侯府?

视线飘到街上,一身形矫健的黑衣公子纵马自远处奔来,她的眼睛盯在少年被腰带束起的,宛若细柳的腰上……

镇国公府沐云行?

他还活着?

白芩歌想去堵住他。

“哎呦!谁暗算我?”

跟乔南舟纠缠在一处的白芩歌摔了个屁股蹲,奇怪的是她正好被同伴拉开,身前身后都没有人,好端端地摔了一跤。

好像有一条线,将她的两个灵魂拴在一处。

灵魂状态的白芩歌试探着往窗前挪了挪。

坐在地上的白芩歌不受控制地往后摔倒。

见鬼了?

白芩歌从地上爬起来,顺着刚才牵引自己的方向走到窗边,看到打马经过的沐云行,心底疑惑,刚才的怪事儿难道跟沐云行有关?

来不及多想,她就惊恐地发现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地翻出窗外,正好……砸在经过的沐云行身上。

楼上一众纨绔们顿时炸了锅。

“世子啊,您这是什么搭讪的新招式?别具一格,清丽脱俗,空前绝后啊!”

来了个比乔七公子裸奔更大的新闻,靖国侯府的纨绔世子继上次在清风楼把镇国公府的少年将军当成小倌儿调戏之后,再一次当街投怀送抱……

白芩歌收起狐疑,眨眼笑看着一脸黑线的沐云行,脸上做出轻浮的吞咽口水的表情。

“那个,有话好说……”

沐云行很讨厌她。

“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

楼上落下来一个东西,沐云行下意识接住,没想到接住的竟然是不学无术,敢当街轻薄他的靖国公府纨绔世子白芩歌。

他抬头冷冷一个眼神扫过,起哄的纨绔们瞬间噤了声。

身为侯府世子,他不思进取也就算了,还天天跟一群狐朋狗友厮混,出入秦楼楚馆……

他连碰一下都嫌脏。

“你自己滚下去,还是我扔你下去?”

沐云行的声音冷冰冰没有温度。

“哎呦,我的老天爷哎,你好歹打个招呼啊……”

沐云行将她扔下马背扬长而去,结结实实摔了一跤的白芩歌看着他的背影目露深沉,直到身边围满了人。

“世子您没事儿吧!”

纨绔们下楼将她扶起来,白芩歌唇角勾起一抹弧度,看着像笑,但又不是笑。

“世,世子,您是脑子摔坏了吗?笑得怪渗人……”

白芩歌猛然打了个激灵,恢复理智后头皮一阵一阵发麻,怪事儿年年有,今年特别多,从刚才到现在不超过一炷香的时间,她已经有两次灵魂出窍的感觉了。

那种感觉很难形容,她好像站在了自己身边,看着另一个自己在跟自己的朋友们说话。

她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完全不受自己控制!

谁给她下降头了,还是谁在背后给她扎小人了?

“世子,您快醒醒,别被美色迷了眼睛,咱们不是还得敲锣打鼓喊人来围观乔公子裸奔吗……咦,乔公子呢?”

众人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赌输了的乔南舟溜了。

白芩歌没工夫跟乔南舟计较,她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刚才的怪事,是有人在背后谋害她?还是她真的见鬼了?想得头疼也没想出答案。

“这事儿先给他记下,本世子头疼,先回家了。”

纨绔们将她拦住。

“不对,世子您摔的是屁股,怎么会头疼呢?”

白芩歌嘶了一声,这帮纨绔脑子该好使的时候不好好使,不该好使的时候瞎逞能。

“老子发愁怎么对付乔南舟那个混小子愁得头疼行了不?”

随口胡诌了一句,白芩歌准备追上沐云行,看看他到底在搞什么鬼,怎么他一出现,怪事儿就找上自己。

纨绔们像是知道她想什么一般,再次将她拦住。

“世子,您要是喜欢,大家伙儿陪着您去清风楼找几个小倌儿听听曲儿解解闷儿,那位冷面煞神咱们可惹不起!”

沐云行十三岁上战场杀敌,十五岁时就能带着几百个人追得北辽那位战神王爷东躲西藏,十八岁杀进北辽王庭,活捉北辽王妻妾子女二十三人。

刚一回京,就被白芩歌轻薄,闹得满城风雨。

白芩歌敢肯定,如果不是靖国侯府只她一根独苗苗,那家伙会毫不犹豫地杀了她!

惹不起她也惹了,反正也不是头一次。

“不,越是带刺儿的玫瑰,本世子越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