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房夜忘关直播,王爷一夜爆火 9.1
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作者: 狐狸九 主角: 沈峤 司陌邯
121.93万字 0.6万次阅读 44.4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553章 洞房花烛 2024-03-14 22:56:07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121.93
    累计字数
  • 278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553章
简介

战地医生沈峤,自带拼夕夕购物空间穿越古代,替嫁吸血鬼王爷司陌邯。 沈峤本想做个正经生意正经人,谁知竟被刚出浴的美人王爷抢镜,店铺瞬间变成了狼窝。 粉丝强烈怂恿沈峤深入虎穴,偷拍点高清狠货。 结果被霸道王爷司陌邯堵在墙角,还不小心点开了现场直播,一夜爆火。 现代大舅哥不得不疯狂刷礼物,含泪替两人打马赛克。 成为拼夕夕有史以来,最豪横的榜一大哥。

第1章 二小姐中了马上风

“不好了!出大事了!二小姐中了马上风!”

这冷不丁的一嗓子,就把昏迷之中的沈峤给吵醒了,顿时支棱起耳朵。

马上风?那不就是房事晕厥吗?谁家男人这么生猛?

这瓜简直太劲爆了,必须马上前排板凳瓜子矿泉水。

门外李嫂“呸”了一声:“胡说八道,二小姐明儿才嫁入邯王府呢,清白的黄花闺女一个,怎么会得这种不要脸的病。”

“谁说胡话了?听说凌王爷吃了那种药,现在不上不下地未尽兴,正大发雷霆呢。”

“凌......凌王殿下?”李嫂磕磕巴巴:“那不是我家大小姐的未婚夫婿吗?这是乱伦啊!”

姐夫跟小姨子?

丧心病狂啊。

屋里的沈峤脑袋瓜子一阵嗡嗡响,心突然像被驴蹄子狠狠地尥了一蹶子。

草!不对!

貌似吃瓜吃到自己身上了。

因为,她穿越了!

这个被二小姐戴了绿帽子的可怜主儿正是自己,相府嫡出大小姐沈峤。

更狗血的是,明日就是她与继妹沈南汐同时出嫁的日子。

她嫁入凌王府,而二小姐沈南汐则被许配给了四皇子邯王。

原本满门荣耀,皆大欢喜。

只可惜,一个月前,邯王从战场上突染怪疾,一日不饮人血便浑身如遭虫噬,疯癫了一般,还被一脸的水泡毁了容貌,变得丑陋不堪。

御医们全都束手无策,钦天监则断言他是中了邪祟。

皇帝这才下旨赐婚冲喜,姐妹二人同日出嫁。

沈南汐哭天喊地地闹腾,可惜圣命难为。今日竟然找到原主,哭哭啼啼地哀求沈峤将凌王让给她。

原主自然不依,她竟然就将原主从台阶上一把推了下去,自己这个现代的战地医生就借尸还魂了。

谁知道,趁着自己昏迷,她就勾引原主未婚夫上了床,战况还如此激烈。

这缩头的绿毛龟,自己不能当。

沈峤咬牙坐起身,不顾下人李嫂的阻拦,趿拉上鞋子就走。

相府二小姐沈南汐的院子,如今正灯火通明。

屋门大开,沈相与沈南汐背对着门口跪在地上。

居中而坐的,正是沈峤的未婚夫婿——凌王司陌年。

他浑身笼罩着一股肃杀之气,脸上还残留着一抹不正常的潮红。

沈峤的到来,令院子里气氛瞬间凝滞,惊了屋子里的人。

司陌年起身迎出屋外,一脸愤懑。

“峤峤,你听我解释,我是被算计的。你府上小厮送信,说你受伤昏迷,我连夜过来探望,谁知道就被带到了这里。”

“然后呢?你为什么不走?”

说重点,付费章节!

“我没想到沈南汐胆大包天,竟敢给我下药。她又脱了衣服勾引我,是个男人都忍受不住,我压根身不由己!”

我靠,又当婊子,又想立贞节牌坊,刚从沈南汐温柔乡里抽身而退,就跟自己玩这套一往情深。

沈峤清冷一笑:“殿下真是受委屈了啊,看来我家二妹这技术不咋滴。”

跪在地上的沈南汐突然爬起来,跌跌撞撞地走到沈峤跟前,“噗通”一声重新跪下了,紧攥着她的衣角,扬起一张梨花带雨的脸。

“大姐,求求你了,我是真心爱慕凌王殿下的,求你就成全了我们吧?”

“啪!”

沈峤几乎使了全身的气力,狠狠地打在沈南汐的脸上,只可惜,昏迷初醒,还是个软脚虾。

“你用这种下三烂的手段抢我的夫婿,还有脸求我成全?”

沈南汐夸张地痛呼一声,扑倒在地上,身子战栗得如风中枯叶。

“姐姐若是恨我,便打死我吧!反正我如今名节尽毁,已经是残花败柳,我也不想活了!”

从头上拔下一支金簪,便毫不犹豫地插向自己心口。

好!加油!使劲儿!死不了我就鄙视你!

可惜,司陌年眼疾手快,俯身一把握住了她纤细的手腕。

金簪落地,沈南汐就势扑进司陌年的怀里,哭得泣不成声。

“殿下,是我错了,我是真心爱慕你的。我只想在大婚之前将自己完完整整地交给殿下,并不想破坏你和姐姐的感情。”

司陌年并没有推拒,哪怕是做个样子。

沈峤冷冷地看着拥抱在一起的两人,讥笑出声:

“既然凌王殿下这么怜香惜玉,那么,明日你我的婚事便作罢吧。从此一刀两断,再无瓜葛。”

婊子配狗,天长地久,可别祸害我了。

沈峤转身想走,却被叫住了。

“峤峤!是我对不起你,如今我只求你一件事。”

司陌年语气一顿,略微犹豫:“明日花轿临门,你能代替南汐暂时应付一下邯王府吗?”

沈峤愕然转身:“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想让我替她嫁给邯王?”

“只是暂时的,明日我会与邯王府的花轿一同临门迎娶,到时候你坐进邯王的花轿里。

等我与南汐拜完堂就立即去接你。我四弟已经是苟延残喘,他不能将你怎样。”

“然后,你就可以坐享齐人之福,同时迎娶我们姐妹二人是吗?”

“这是两全其美的解决方法。”司陌年压低了声音:“你父亲刚才已经答应我,只要我不计较今夜南汐给我下毒之事,并且答应娶她,他日后定会唯我马首是瞻。

我外祖乃是定国将军,再得沈相鼎力相助,足可以与太子抗衡。为了你我的未来,只能委屈你暂时牺牲一下。”

沈峤微眯了眸子。

原主印象里,司陌年有野心,工于心计,但是没想到,他竟然连感情都可以算计。

如此既可以坐享齐人之福,又可以借此要挟原主父亲,不用担心相府会权势旁落。

她冷冷一笑:“可我若是不愿意呢?你凌王府我高攀不上,你们男婚女嫁,与我没有半分关系!”

沈峤决绝转身,突然就觉得后颈之处一阵剧痛,顿时两眼一黑,不省人事。

麻蛋,这男人真卑鄙,玩不起,搞偷袭,你个小垃圾。

自己昏迷初醒,又被气得火冒三丈,反应迟钝了。

邯王府。

大红喜轿稳稳当当地落在府门外。

黑漆大门紧闭,门外冷冷清清,贺喜宾客寥寥无几,就连大红的灯笼都未悬挂一个。

李嫂撩开轿帘,轻轻地推了推花轿里仍旧昏迷不醒的沈峤。

“大小姐醒醒,该拜堂了。”

沈峤缓缓睁眼,半晌方才反应过来,自己这是被塞进花轿,直接打包送来邯王府了。

妈呀!吸血鬼啊!

半夜饿了,看着枕边人秀色可餐,这位邯王殿下会不会把自己蘸着馒头当宵夜嘎巴嘎巴吃了。

可怜重活一世,却拿着一张小三斗地主,让我怎么出牌?

玩我呢?

算算时辰,凌王府应当都拜完堂了吧?自己这时候杀过去,还赶得上吃席不?

两个天打雷劈的货!给姑奶奶我等着!这就去搅得你凌王府鸡飞狗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