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无度:重生小娇妻 9.5
作者: 复小芽 主角: 于盼盼
56.19万字 0.3万次阅读 0.8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二百章 大结局 2023-06-26 09:33:03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4
    作品总数
  • 405.93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00章
简介

二十一世纪的女汉子于盼盼从梦中醒来回到了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看着手里的五十多块钱欲哭无泪:真是辛辛苦苦几十年,一朝回到解放前。看带着金手指,又有武功伴身,还有医术赚钱的她怎么在这个特殊的年代混得风生水起。“盼盼,做我的女朋友吧。”某男狗腿地说。“可以,但是是暂时的。”于盼盼看了他一眼:长得还挺养眼的。“我会努力成为正式的;某男信誓旦旦地说。

第一章 重回前世

于盼盼醒来时头痛欲裂,睁开眼睛看到头顶发黑的木质楼板,感到熟悉又陌生,熟悉得好象曾经在这里生活了很久,陌生的是自己确确实实没来过这里,不管熟悉还是陌生,这绝对不是自己的家,她的别墅里不可能有这么黑的楼板;她真不明白,她只不过因为开出了一块球形的金丝血玉,而这块玉又太过美丽就抱着睡了一觉,怎么就到了这个地方了。

“你回到了你的前世。”忽然,脑子里有一个声音告诉她,回到了前世?就在她惊凝不定时,脑子里如同打开了闸门似的涌进了一段记忆。

原来真的是回到了前世,四十多年前的大华国,这个时候的大华国,物资十分贫匮乏,生活水平很低,她前世在这里生活了十六年,在这里,她一直和她的奶奶生活在一起,在她十六岁那年,她高中毕业后不久,她的奶奶去世了,而她那对在省城部队里的父母认为她已经高中毕业了,也就可以自食其力了,就没有接她过去一起生活,任由她在农村一个人孤怜怜的。

本来她觉得自己一个人生活也好,不需要看别人的脸色,自由自在的,白天在生产队出工,晚上和雨天就给村民做衣服赚点零花钱也蛮好的,只不过天不遂人愿,她的大堂哥要在奶奶的热孝里结婚,要她让出她的房子搬到拖屋堂屋后面那间屋子里和堂妹一起睡,以后就跟着大伯一家吃,她坚决不同意:这是爷爷奶奶分给她爸的房子,凭什么大伯他们想要就要,还要她过寄人篱下的生活?她父母的脸色都不想看,以后要她跟着那刻溥的大伯母一起生活,还不如杀了她,于是,一个要房子,一个不腾房子,两个人先是吵嘴,吵着吵着就动起了手。

她一个小姑娘应该不是一个小伙子的对手,无奈她常年干农活,又坚持练从父亲那里学来的军体拳,有力气也有技巧,她的大堂哥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小伙子,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于是乎没多一会,她的堂哥就变成了猪头,而在旁边看戏的大伯母没想到自己的儿子还打不过一个小姑娘,正等着儿子收拾完那个丫头后让她乖乖地让出房子,没想到转眼间儿子就鼻青眼肿了,这让她怒从心上起,恶向胆边生,拿起旁边的洗衣木槌用力向于盼盼的脑袋上挥去,没有半点防备的于盼盼被这一下给彻底打倒了,昏迷了四天,等她的灵魂在另一个时空生活了三十多年才醒过来。

在这四天里,她大伯家的人除了把她丢到她的床上外,没有一个人来看过她,也没有人通知她的父母,更不用说替她延医请药了;还把她给生产队看管的两头牛给接管了过去,说于盼盼自从奶奶去世后没人管了就越来越懒了,不但好几天都不出工,连队里的牛也不愿意看了,他这当大伯的义不容辞接过这活,免得队里再去找其他人了。

“这是穿越还是重生?”于盼盼以前看过一些重生穿越小说,但没有一部与自己的情况相似,所以她也不知道怎么定义自己回到前世这件事。

从镜子里看到与以前的自己极其相似的容颜,于盼盼松了一口气:总算不要顶着一张不熟悉的脸生活了;看到头上那个肿得比苹果还大的包时,心想自己被人打了,差点丢了小命,总不能这么悄无声息就算了吧,想到这里,她锁上门,慢慢地往大队办公室走去。

这时是八九点钟的样子,正是生产队放工吃早饭的时候,人们正三三两两的结伴往家里走,看到于盼盼一脸的病容,还有头上顶着个大包,都想这小姑娘是怎么了?这个聪明勤快的姑娘该不会是和人打架了吧。

“盼盼,你这是怎么了?几天都没见你出工了,又没有请假,队长都发脾气了。”几个中年的女人走了过来。

“几位婶子好,你们也知道我的性子,怎么会无缘无故旷工,我这不是没办法吗?前几天,我大堂哥说要结婚,要我把房子腾出来搬到他们家去住,我说这房子是我爸爸的,我没有权利给他们,要他们去找我爸爸说,我爸爸同意了我就给他们腾房子,我大伯他们不同意,坚持要我搬,我不搬,我大伯母和大堂哥一怒之下就打了我,这四天我都昏迷不醒地躺在床上,直到刚才才醒过来,现在我的头还痛得很,得去大队办公室打电话让我爸回来带我去看病。”于盼盼红着眼圈,眼里含着泪,又时不时的摸摸头上的大包,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这于大明也真是的,要老弟的房子为什么不跟老弟去说,为难一个小姑娘算什么事?看看那么大的包,定然伤得不轻。”

“于大明的确不地道。房子的事是大事,她一个小姑娘怎么能做主,杨冬梅又不喜欢盼盼,如果她真的把房子给了于大明家,杨冬梅还不打死她。”

“盼盼,婶子扶你去大队部吧。”看着于盼盼脚步虚浮,摇摇欲坠的样子,李兰花把肩上锄头递给自己的弟妹。怜惜地扶着于盼盼。

“谢谢兰花婶子,到大队办公室不远了,我能走,婶子还要回去煮饭,婶子要是回去晚了,柱子叔他们就要饿肚子了。”于盼盼婉拒了李兰花的好意,她不想于大明家的人迁怒别人。

李兰花等人看到于盼盼坚持不要人送,也就息了心思,只是在回家的途中把于盼盼的遭遇诉说了一遍又一遍,一个上午整个生产队都知道了于盼盼被打的事,不到一天就传遍了整个大队。

却说于盼盼来到大队办公室,大队长于大敏正在整理邮递员送来的报刊书信,看到于盼盼可怜兮兮地走进来。

“盼盼,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个样子?”于大敏虽然是大队长,但也和于盼盼是一个生产队,对于盼盼也是很了解的,是个勤快又孝顺的孩子,于老太太从生病到去世一年多的时间里都是于盼盼端茶倒水,后来倒床了更是端屎端尿的伺候着,两个媳妇和两个女儿从未沾过手,一个小姑娘把老太太伺候得干干净净,舒舒服服。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