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天相 9.0
作者: 老黑泥 主角: 江胜
102.01万字 5.6万次阅读 63.7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四百四十七章 大结局 2024-01-08 19:10:06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4
    作品总数
  • 524.46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447章
简介

风水术杀人不见血,救人于无形。 算卦占卜测天命,卦不敢算尽,畏天道无常。 我叫江胜,阳身阴命,注定半生坎坷,爷爷以‘胜’字为我命名,就是想让我胜天半子好好活下去。 爷爷给我订下了九门婚事,就是为了能够帮我渡过我自身以后的劫难,同时也能帮她们化灾避劫。 九个美女各有千秋,我该选谁? 在线等,挺急的……

第一章 批命

风水之术杀人不见血,救人于无形!

算卦占卜测天命,卦不敢算尽,畏天道无常!

从我记事的时候,爷爷就经常把这两句话挂在嘴边,村里很多人都说爷爷是被我爹娘的死刺激的疯了,整天神神叨叨的跟个失心老疯子似的。

我小时候也是这么认为的,为此也曾经嫌弃过爷爷,被村里同龄的小伙伴嘲讽之后,对疯疯癫癫的爷爷更加的厌烦了。

直到我六岁那年,村里发生了一件很轰动的大事件,才让我知道平日里表现的疯疯癫癫的爷爷有多么的厉害。

……

我叫江胜,是个早产儿,母亲在生我的时候大出血一命呜呼,父亲没过多久也伤心过度随着母亲去了,是爷爷将我拉扯长大的。

用爷爷的话来说,我早产出生,先天阳气不足,属阳身阴命,注定半生坎坷劫难不断,所以用‘胜’字为名,就是想让我胜天半子,希望我能平安长大。

如同爷爷所说的那样,我六岁之前的时候,确实小病不断,甚至在六岁那天生日的时候全身莫名的长满了尸斑,皮肤溃烂不堪,同时还高烧不退烧的我整个人都意识恍惚了。

我隐约记得,爷爷那晚在我的身上涂抹了很多的香灰,用红绳拴着我的手腕,在我的床边整整守了一晚上。

那天晚上风很大,院子里时不时的传来怪异的声响,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闹出的动静。那晚的爷爷没有丝毫的疯癫模样,神情严肃凝重,没有理会院子里的怪异动静,一手摩挲着几枚他一直贴身带着的铜钱,另一只手则是死死的拽着缠绕在我手腕上的红绳,像是担心我会被什么东西掳走了似的。

我扛不住高烧,很快就昏睡了过去,结果到了第二天一早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上的那些莫名出现的尸斑尽数消失了,溃烂的皮肤也恢复了正常。

而爷爷则是在院子里打扫着卫生,院子里血腥气浓郁,都是黄鼠狼的尸体,其中有几条最大的都有一米多长了,皆是开膛破肚死的很凄惨的模样,满院子的血腥气也招来了很多的苍蝇,令人恶心反胃。

我被吓到了,而看到爷爷浑身血污在那笑呵呵的剥着那些黄鼠狼的皮之时,我当时就直接呕吐了出来。

爷爷一直没有告诉我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当天中午的时候,爷爷刚把院子里的诸多黄鼠狼尸体处理好,将院中的那些血迹冲洗干净之后,村里就发生了一件很轰动的事情。

很多豪车进入了我们村里,停在了我家门前,从车里走下来了不少衣着考究的男男女女,引起了不少村民们的围观,皆是站在远处对我家这边指指点点,一副很震惊的模样。

这些开着豪车来村里找爷爷的人,都很恭敬客气,进了我家大门之后,一个个表现的唯唯诺诺生怕会引起我爷爷不悦似的。

堂屋里,这些看起来非富即贵的人小心翼翼的看着爷爷,各自说着自身的诉求,都是来求卦批命的。

每个人说完请求之后,就会拿出一张大红的帖子,恭敬的放在爷爷身边的桌上。

等这些人都说完了自身的诉求之后,爷爷淡声开口说道:“今日破戒,主要是为了我这唯一的孙儿,他会从这里挑选出九封命帖,我会为你们其中的九家批命。过了今日之后,世间再无麻衣鬼手……”

我不懂爷爷所说的这些话有着什么样的含义,只知道当爷爷说完这些话的时候,在场的那些男女皆是用灼灼目光看着我,很紧张很激动的模样。

爷爷让我上前,指着桌上的那一堆大红帖子,对我温声说道:“娃子,从这里挑出九个,这上面都是一些跟你同龄女娃的生辰八字,以后说不定其中会有你的良配呢!”

听到爷爷这话,在场的那些男女之中有不少人的脸色微变,不过都没有说什么。

我也不懂,翻看了一下那些大红帖子上的名字。

唐薇薇、柳茜、白晶晶、王筱曼……

生辰八字什么的我看不懂,随便挑选了九个大红帖子递给了爷爷,爷爷揉了揉我的脑袋,看着那九个大红帖子上的名字和生辰八字之后,爷爷的脸色微微有些怪异,轻叹了一声。

而在场的那些男女,有的激动不已,有的则是露出了失落之色。

我被爷爷撵出堂屋在院子里玩耍,那些男女一直待到傍晚的时候才从我家离开,一个个走的时候都是露出些许茫然之色,看向我的眼神也是怪怪的。

从这一天开始,村里人对待爷爷的态度明显大不一样了,这么多城里的有钱人来我家对爷爷都恭恭敬敬的,就算是傻子都知道爷爷不简单。

而爷爷还是以前那个样子,时而疯癫指天骂地的,不过也是从这一天开始,爷爷开始教授我一些风水术数之类的东西了,不学都不行,用爷爷的话来说,只有学了这些东西才能应付以后出现在我身上的那些劫难。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跟着爷爷学了这些晦涩难懂的风水术数的缘故,我的身体状况也逐渐的好转了起来,不再像以前那样动不动就小病不绝了!

同时,我还发现,爷爷教给我的那些晦涩难懂的术数五行之类的东西,我基本上一学就会,爷爷时常感慨我是天生吃这碗饭的人!

转眼间,几年的时间一晃而过,当我高考完,拿到了苏城师范学院录取通知书,兴冲冲的回家准备跟爷爷分享这个好消息的时候,去发现家里的气氛有点不对劲了。

院子里已经搭建起了简易的灵棚,白绫横挂,爷爷的黑白照片放在了灵棚之中,左右两侧还有白蜡烛点燃着。

而堂屋之中则是摆放了一口漆黑的棺材,棺材前摆着一个小方桌,方桌上摆满了酒菜,爷爷正坐在方桌前吧嗒吧嗒的抽着旱烟袋,双眸失神像是有什么心事似的。

还未等我开口询问家里这是怎么回事,爷爷就指了指方桌前的板凳,让我坐下。

“娃子,明天就是你十八岁生日了,爷爷等不到明天为你庆生了,今天算是为你提前过个生日吧!守着你这么多年,爷爷今晚也该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