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府宠妾灭妻?九千岁抄家求娶主母 9.1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作者: 张张猫 主角: 姜穗宁 商渡
110.25万字 4.5万次阅读 59.9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512章 被打赏了 2024-02-29 23:43:06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110.25
    累计字数
  • 238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512章
简介

【重生宅斗+虐渣打脸+男主假太监+追妻甜宠】 人人都说姜穗宁以商女之身嫁入平远侯府是高攀。 于是她战战兢兢为侯府操劳一生,为了保住韩家的门楣荣耀散尽家财,呕心沥血栽培养子,终于盼到他殿试高中,功成名就,自己却病入膏肓,无人问津。 直到死前她才知道,她精心教养的竟是夫君和别人生的亲儿子! 婆婆,姑嫂都知道内情,一边花着她的嫁妆银子,一边看她的笑话! 她那“不能人道”的夫君满脸嫌弃:你身份低贱,根本不配给侯府绵延子嗣! 俊秀出色的养子神情冷漠:我只会为生母请封诰命,你不要痴心妄想。 白莲外室满头珠翠,笑靥如花:姐姐辛苦了,来世嫁个平凡人家,可别妄想着攀高枝了。 * 一朝重生,姜穗宁决定不忍了。 嫌她只有银子,满身铜臭? 那她就用银子砸出一片锦绣前途!送渣男和侯府那一窝子下地狱! 只不过……那个权倾朝野,喜怒无常的大奸臣,人人喊打的玄衣卫督主商渡,怎么老想凑上来? “大人请自重,我……我可是侯夫人!” “无妨,很快就不是了。”

第1章 骗了她一辈子

长隆三十八年的冬天似乎格外冷。

姜穗宁知道自己快要死了。

她裹着旧裘衣坐在窗前,看着廊下纷纷扬扬的鹅毛大雪。

裘衣掩盖下的身躯已是瘦骨伶仃。

前院隐约传来鼓乐笙箫之声,是平远侯在为自己十八岁就高中探花郎的“嫡长子”大摆宴席。

那么热闹,却与她这个病入膏肓,时日无多的侯夫人无关。

“夫人怎么不在床上躺着?大夫说您不能受凉。”

贴身丫鬟彩秀端着药碗进来,对上她苍白消瘦的面庞,心头一酸,软了声调,“该喝药了。”

姜穗宁接过药碗,面容平静,语声淡淡,“其实这药喝不喝也没甚意义了。”

“您别这么说。”彩秀含着眼泪劝,“您为侯府操劳了半辈子,帮着侯爷顺利袭了爵位,又含辛茹苦养育大少爷,教出了大周朝最年轻的探花郎……您的福气在后头呢!”

姜穗宁不忍心让她失望,强打起精神喝了药,“我想睡会儿,你去忙吧。”

话音刚落,一连串脚步声踏进了寂静许久的棠华苑。

彩秀连忙起身,“见过侯爷,大少爷。”

姜穗宁抬起头,对上韩延青冰冷的视线,刺得她心头越发寒凉,不由咳了几声,艰难道:“侯爷不在前院待客,怎么来我这儿了,可是宴席有哪里安排不妥当?”

韩延青避而不答,只从袖中掏出一张纸丢了过去,“签了。”

姜穗宁接过打开,偌大的“休书”二字醒目刺眼。

枯瘦的指尖不住颤抖,她猛地抬头:“为何?”

“明知故问。”韩延青冷哼,“平远侯夫人,探花郎之母,怎么能是一介低贱商户女!”

姜穗宁脑中一片天旋地转,她嫁入侯府十五年,勤勤恳恳打理庶务,孝敬婆母,教养子女,才有了侯府如今花团锦簇的世家气派。

十五年,耗尽了一个女子最好的年华!如今倒嫌她出身商户,身份低贱了?

姜穗宁不再看他,转而望向一旁的韩序,声音发颤:“序儿,你也嫌弃母亲的出身吗?”

十八岁的探花郎,少年俊秀,意气风发,只是眼神比韩延青还要冷漠,“你根本就不是我母亲,若不是你占了侯夫人之位,我生母又怎么会无名无分,受尽委屈,都是你害得我们骨肉分离,一家不得团聚!”

姜穗宁眼瞳一缩,望向韩延青,“你不是说序儿的生母难产而死,所以才将他记到我名下……”

“序儿当然是我的孩子。”

一抹倩影袅袅婷婷进了门,冲着姜穗宁挑衅一笑。

姜穗宁看清来人,心神俱震,脱口而出:“凌雪?”

侯府四小姐韩凌雪,韩延青同父异母的姐姐,可她怎么会是韩序的生母?

姜穗宁眼睁睁看着她走进来,被韩延青和韩序父子俩众星捧月一般围绕着。

“阿雪,我们终于能光明正大在一起了。”

“母亲,儿子很快就能为你请封诰命了。”

一家三口和乐融融,姜穗宁倒成了那个拆散他们的坏人。

韩凌雪目光落在姜穗宁手边已经空了的药碗,隐秘地勾起唇角。

“实话告诉你吧,我根本就不是侯府千金,只不过占了原配嫡女的名头而已……等三郎休了你,我就可以换个身份,光明正大嫁给他。”

反正姜穗宁很快就要死了,让她当个明白鬼也无妨。

韩凌雪怜悯又嘲讽地看着她:“若不是看在你娘家有几两银子的份上,三郎怎么会娶你这个卑贱商女?”

“阿雪,不必和她多言,她这些年享受了侯门主母的风光荣耀,早就该还给你了。”

韩延青握着心爱之人的手,满眼都是深情。

韩凌雪低头娇羞一笑,却趁韩延青不注意,无声地用口型对姜穗宁说——

蠢、货。

姜穗宁身子不受控制地发抖,眼前一阵阵发晕,艰难地出声:“你们……真让我恶心!”

恍惚间,她似乎什么都明白了。

当年她意外落水,恰好被路过的平远侯府三少爷韩延青所救,众目睽睽之下有了肌肤之亲,两家这才议了亲。

一介商户之女居然能嫁给侯府嫡子做正妻,而不是纳个妾打发了,人人都说她姜穗宁撞了大运,夸平远侯府做事大气。

正因如此,哪怕成亲后韩延青对她冷淡至极,从不进她的卧房,姜穗宁也从无怨言,只是尽心尽力,做好妻子的本分。

就连他庶出的孩子韩序,也被她记在名下,视如己出,花重金请名师,严厉管教,培养成才。

更有那年……侯府卷入皇子谋逆大案,险些被抄家流放,也是她全力周旋,甚至连娘家大半的财产都贴进去,才堪堪保住这一府荣耀富贵。

从没有人问过她愿不愿意嫁,她就成了外人口中为了攀高枝不择手段的心机女。

原来她只是平远侯府选中的钱袋子、冤大头……

她被韩凌雪骗得团团转,因心疼她年纪轻轻就守了望门寡,对她一直多加照顾,有求必应。

没想到明面上的姐弟身份,竟成了二人偷情幽会的挡箭牌!

韩凌雪骂得对,她就是个辛苦为人做嫁衣的蠢货!

姜穗宁剧烈咳嗽起来,打翻了桌上的药碗,猛地吐出一大口血。

“夫人!”

彩秀尖叫着扑过来,姜穗宁的意识却已经模糊……

*

阳春三月,绿意葱茏。

廊下叽叽喳喳的画眉鸟唤回了姜穗宁的思绪。

她不是被韩延青那一家子活活气死了吗?怎么一睁眼又回到了嫁入侯府那年?

“姜氏。”

韩老夫人微微抬高声调,对她的走神有些不满,“是将序哥儿记在你名下,作嫡子教养,还是为三郎纳妾开枝散叶,你自己选吧!”

大嫂王氏一脸幸灾乐祸,在旁边煽风点火,“三弟妹,我看你就把序哥儿接回棠华苑养吧。教养庶子本就是嫡妻的职责,说不定序哥儿还能给你沾沾喜气,让你也生个大胖小子呢。”

她早就看姜穗宁不顺眼了,一个攀了高枝的商户女,还敢带那么多嫁妆进门,根本没把她这个大嫂放在眼里!

“大嫂说得对。”另一道柔柔的声音响起,“序哥儿一向乖巧听话,不会给你添麻烦的。”

姜穗宁垂着眸,眼底一片冰凉。

韩老夫人,王氏,韩凌雪。

前世就是她们三个一唱一和,以纳妾威胁,哄得她将韩序记为嫡子,尽心尽力养大了一头白眼狼!

姜穗宁忽地抬起头,冲王氏弯唇一笑。

“大嫂说得对,一个庶长子而已,将来再怎么蹦跶,也越不过我亲生的孩子啊。”

王氏脸色一变,她夫君便是老侯爷的庶长子,姜穗宁这话岂不是在嘲讽她?

“你少说两句吧。”韩老夫人白了王氏一眼。

她又看向姜穗宁,和颜悦色道:“你大嫂是个浑的,别和她一般见识,但道理却是这个道理。序哥儿小小年纪就没了生母,如今三郎娶你进了门,你就该把序哥儿接回去教养,他将来长大了也会感念嫡母仁慈,孝顺你的。”

姜穗宁轻咬嘴唇,面露为难,“可是我年纪小不经事,更不懂如何教养孩子。听说序哥儿之前一直被四姑娘照看着,不是亲母,胜似亲母……”

尾音渐弱,意味深长。

这话一说,韩凌雪脸色也白了,连忙辩解:“弟妹你千万别误会,我是可怜序哥儿年幼,三郎一个大男人又不会带孩子,所以才帮着他照顾了几年。”

韩老夫人咳嗽一声,“凌雪只是序哥儿的姑姑,总不能照顾他一辈子,还是你这个嫡母名正言顺!”

姜穗宁还是推辞,“那不如请大嫂帮着带几年?反正她房里已经有几个小侄儿侄女了,再多一个序哥儿也无妨。”

“不行,序哥儿是三房的孩子,怎么能送去别处?”

韩老夫人耐心渐渐耗尽,又旧话重提,“姜氏,我答应三郎娶你进门,就是看在你家子嗣兴旺,能为侯府开枝散叶的份上,否则以你的出身,是万万进不了侯府做嫡子嫡妻的。”

“儿媳惶恐。”姜穗宁连忙低下头,语声微颤,“正因儿媳自知身份低微,见识浅薄,才不敢随意插手序哥儿教养,怕他沾了儿媳身上的铜臭味啊。”

韩凌雪面色微变,偷偷给韩老夫人使眼色。

韩老夫人也迟疑了,序哥儿将来要继承侯府家业的,真被姜穗宁教坏了怎么办?

她没好气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说该怎么办吧?”

姜穗宁冲她甜甜一笑:“我觉得母亲刚才那个提议就不错。”

“什么提议?”

“给夫君纳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