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0章 春夜流光(大结局)

书名:
冲喜夜,替嫁医妃把王爷毒醒了
作者:
君逸然
本章字数:
4003
更新时间:
2024-02-22 21:32:13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侯府继妻摆烂后,全家跪着求原谅

谢婉瑜贤惠了一辈子,却落得个众叛亲离的下场。 她爱慕的夫君陷害她,视如己出的养子污蔑她,甚至连疼爱呵护的继子都眼睁睁地看着她被迫害致死而无动于衷。 再睁眼,她重生到了即将过继养子之时。 渣夫私通长嫂拿她当挡箭牌,可以,叔嫂不伦奸生子,话本子来一套? 养子想让她替亲娘腾位置,可以,一纸诉状递到顺天府,开国第一例休夫案,帮尔等合家团圆! 继子嫌弃她管太严,可以,拿了我的还回来,吃了我的吐出来! 只是,明明这辈子只想报仇后独自美丽,为何那位权倾朝野的秦王殿下竟然黏了上来? 谢婉瑜:男人算什么,搞钱它不香吗? 太叔瑱:本王名下财富,皆与你为聘。 谢婉瑜:……那我考虑一下?
连载中,累计99万字 | 最近更新:第480章 看热闹

第1章 重生过继当天

书名:
侯府继妻摆烂后,全家跪着求原谅
作者:
阿燃
本章字数:
2205

“夫人,老夫人派人来说,族里已将过继的孩子送来,现下就等您去看看了。”

兰沁轻步进屋,恭敬地向倚在窗边愣神的女子禀告。

谢婉瑜回过头,看着面前低眉顺目的丫鬟,好一会才醒过神来。

是了,她已经重活一世,回到了二十岁那年,即将过继那白眼狼之时!

她唇角嘲讽地勾起,“送来了几个?”

“约莫四五个,皆是失怙失恃,无亲无旧的。”顿了下,兰沁又觑着她的神色说,“听说有个叫萧锦旻的小公子,长得格外俊朗,脾性也天真乖巧……”

谢婉瑜睨她一眼,意味不明,“是吗?”

这丫头,原是在这时候就生了二心。

她站起身,“走吧,随我去瞧瞧。”

一路楼阁亭榭、迥廊婉转,谢婉瑜的心也随之起起伏伏。

前世,她嫁给定远侯萧璟为续弦,五载无所出,被太婆婆萧老夫人劝说过继族中孤儿,以期带来喜信。

她应了,在萧老夫人的“建议”下,挑选了年方六岁的萧锦旻过继,对其亲自抚养教导,疼爱有加。

可结果,正是那个她视若亲子的孩子,污蔑她与人有染,使她身败名裂,而后又借她名义栽赃谢家有不臣之心,导致她父兄被圣上猜忌。

最终谢家被抄并流放西南,她母亲病死在流放途中,而她也在痛苦悔恨中毒发而亡……

可以说,她前世的悲剧大半都源于今日这场过继!

思及此,谢婉瑜心中恨意汹涌,直到站在泰安堂前,才彻底收敛了所有情绪。

一进屋,坐在主位的萧老夫人便招手让她上前,笑说:“婉瑜快来,这几个孩子你仔细着挑上一挑,不枉你婶娘将人送来一趟。”

谢婉瑜唇边含笑,望向坐在萧老夫人右手边的族长夫人沈氏,“劳婶娘亲自跑这一趟,前儿我得了方龟山砚,听说真哥儿要进学了,正好用得上。”

“他一个小人儿,哪用得上那般名贵的砚台?”一方龟山砚足要百两银,较之不菲的价格,寓意更是好,自然让爱孙心切的沈氏喜笑颜开。

她心道,定远侯府上下数代侯夫人,也就这位继夫人最是大方体贴,平日对求上门的族人多有帮扶不说,半点架子也不摆,族里对她评价一直极好,偏生那萧璟瞧不上人家。

如今还弄出什么过继,当谁猜不出这里头的猫腻似的,奈何定远侯府势大,已故的侯夫人又留下了嫡长子,族里便也不好说什么了。

谢婉瑜看向堂下站成一排的五个小孩,小的五六岁,大的也不过七八岁,莫不神情忐忑,又隐隐透着期待。

因为他们都很清楚,只要今日被侯夫人挑中,就能成为侯府公子,从此衣食不愁,富贵无忧。

谢婉瑜一眼便看见了站在正中的萧锦旻,眼中瞬间涌起滔天恨意,狠狠掐住掌心才勉强压制了下去。

她神情讳莫的盯着萧锦旻,正是六七岁年纪,带着几分婴儿肥的小脸五官明朗、眉眼清亮,偷偷望着她的眼神既懵懂又天真,还夹杂着一丝孺慕,煞是惹人怜爱。

全然看不出他前世城府深沉、手段狠辣的模样。

上辈子,谢婉瑜便是被这眼神看软了心肠,将他过继到了名下。

她眼前又恍惚闪过前世死前萧锦旻怨毒的面容。

“母亲?你可知每每我这般叫你,回去后都得漱好几回嘴?”

谢婉瑜难以置信地吐出口血,不解地看他,“你恨我?如果不是我,你一个孤儿焉能成为侯府公子,能得大儒教导,能有锦绣前程?我视你为亲子,费尽心力为你谋划,你却恨我?”

萧锦旻眼神阴冷,“视若亲子?若你真当我是亲子,怎么舍不下脸替我求娶公主?况且,我本就是真正的侯府公子,何需你来施舍?”

他忽又笑起来,“不怕告诉你,我爹娘一直健在,等你一死,我娘便能重新嫁入侯府,堂堂正正的成为侯夫人,届时你就在地府看着我们一家团圆吧!”

重新嫁入?一家人?

谢婉瑜瞳孔骤缩,“你、你爹娘是谁?”

她心头涌起一个荒唐又令人恶心的念头。

萧锦旻得意大笑,“你已经猜到了不是吗?”

“……婉瑜,你怎么了?”坐在主位的萧老夫人皱眉唤道。

谢婉瑜回过神,眸中戾气迅速褪去,面色如常的笑了笑,“孙媳只是瞧见这些孩子,心中有些感念而已。”

萧老夫人闻言缓下神色,“那你今日就好生挑一挑。”

顿了下,她指着萧锦旻笑说:“我瞧这孩子就不错,眼神清正,模样生得也好,一瞧就是有福气的。”

谢婉瑜看向萧锦旻,似笑非笑,“孙媳瞧这孩子倒是与侯爷有几分相似呢!”

余光一瞥,她没错过老夫人脸上一闪而逝的心虚,心下冷笑。

果然没猜错,她这太婆婆早就知道萧锦旻是谁的种!

难怪前世那般喜爱萧锦旻,时常一口一个乖孙的叫,瞧着比对萧明轩那个并不怎么肖似萧璟的嫡长孙还要喜爱!

“既然这孩子合了弟妹的眼缘,那不正说明这孩子和弟妹有缘?”一记轻柔的笑声骤然从门外传来。

谢婉瑜猛地抬起头,就见一群婢子簇拥着一人进来,却是个一身素雅、容色清丽脱俗的年轻妇人,袅袅娜娜的往那儿一立,便似拂风的弱柳,叫人不胜怜惜。

谢婉瑜盯着对方,眸色明明灭灭,唇边绽出抹意味不明的笑,“长嫂也觉得这孩子不错?”

她看一眼萧锦旻,没错过他看到年轻妇人时,眼底刹那间迸发的惊喜和亲近。

呵,果真不愧是亲母子呢!

也是直到她死后,成了一缕孤魂,才知萧锦旻生父竟就是她那位情深义重、深爱亡妻的夫君萧璟!

更讽刺的是,萧锦旻生母正是面前这位为亡夫守节,受到朝廷表彰的庶长嫂薛雪柠!

在这场过继不久,薛雪柠就会意外坠崖身死。

前世她还真心实意的落了几场泪,感叹对方可怜,却未料到人家坠崖是假,身死是假,实则早已远赴边关同萧璟双宿双栖。

更是凭借从她手里讨去的孤本医经,成了声名远扬的女神医,最后更是传言在战场上救下萧璟,成了侯府恩人。

她死后不久,薛雪柠便改颜换容,以救命恩人的身份风光大嫁进侯府,一家三口从此真正团聚。

一对乱了人伦的叔嫂,并一个奸生子,将她谢婉瑜当傻子般戏耍!

让她心甘情愿给人做挡箭牌遮羞布不说,最后还奉上了自己和谢家两条人命,彻底成全了这一家子的锦绣青云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