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番外2

书名:
妻子的谎言
作者:
蛋似钢打
本章字数:
1314
更新时间:
2021-02-11 14:17:49

这时候大部分的都已经喝了下去。

“不错,不错唐门金汤茶就是好!一口下去人都通透了!”

“唔,味道好,我就是感觉有点像喝酒了。”

“是啊,我感觉有点上脸了!”

“身体都发热了!”

“这……这感觉好奇怪!”

不断有人开始媚眼如丝,一个个喘着粗气,如果不是有内力的压制,估计就开始一些不和谐的事情了。

唐凯满意看着周围人群的反应,但后来凝住了眉头。

他喝了一口,顿时把茶吐了出来,随后瞪向叶安平:“叶安平,你干了什么!你什么时候把情花药放进去的!”

严家栋有蛊毒护体百毒不侵,他到是没反应,看到周围的异像,再听到唐凯的咆哮。

他神色一怒:“兔崽子,你又干了什么好事!”

说着纵身一跃冲向叶安平。叶安平拔腿就跑,他好不断的喊着:“我这是为了内门的人丁兴旺啊!”

喜气洋洋的内门顿时一阵鸡飞狗跳。

等到唐凯散发了解药,平时了事端时候。

叶安平也鼻青眼肿的被抓了回来,站在台上给所有人道歉。

过了些时间,严家栋找到神色古板的额雷鸣交代到:“雷兄,我这要带全家回下京城,内门就有劳您照看一下了。”

雷鸣寡言少语,只是点点头。

很快,严家栋带着一家妻女回到了京城。

在路上严家栋还不断的对叶安平叮嘱:“兔崽子,到外面你别给我闹事!不然我打断你狗腿!在外面禁止使用内力!”

叶安平只是敷衍的回答:“知道了,知道了!”

很快叶家豪宅里,因为严家栋的回来变得热闹非凡。

这时候小一辈的人也纷纷来叶家百年。

苏倩云带着陆乘风走进了叶家。

“叶先生,在下陆乘风,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严家栋点点头,没什么架子随和的回到:“大家都快乐,都好!”

这时候一个男人小跑着进屋。

陆乘风眉头一皱:“方恒,你进来干什么?没规矩吗?”

方恒歉意的回答:“陆公子,不好意思,只是有一个女士拜托我进来说一下,不然我也不敢进来。”

陆乘风眉头一皱:“女士?不管其他的进来就先拜年吧!”

方恒双拳一抱:“祝大家事事顺心,节节高升!”

陆乘风点点头:“说正事吧!”

方恒赶紧回答:“外面有一个叫聂晓琳的女士,她想让我进来问问叶先生,不知道她是不是可以进来一起过年。”

严家栋一听,顿时眼中浮现复杂的神色,他下意识的看想苏秋彤跟沈熙。

苏秋彤跟沈熙一人微微一笑:“走吧,我们去一起去请聂姐姐一起来过年!”

严家栋感激的一笑,急切的走了出去。

他在门口看到聂晓琳,顿时拘谨的像一个小孩子。

严家栋抿了抿嘴,心里千言万语,但到嘴边缺只是变成:“你好吗?”

聂晓琳带着淡淡的笑容,虽然岁月已经在脸上留下了痕迹,但是她看向严家栋的专注未曾改变:“你若好,我便好。”

严家栋点点头,伸出有些颤抖的手拉住聂晓琳:“走吧,我们一起过年!”

聂晓琳点点头,露出幸福的笑容。

这时候一神秘黑衣男士快速的从远处冲来。

人未到声音先至:“等等我!我也要跟你们过年!遭!太远赶不上了!”

严家栋皱紧眉头,警惕的看着远处传来的声音。

他敏锐跌感觉到这声音至少是几公里开外。

严家栋内力凝声成线传过去:“来者何人!”

神秘人回传:“我乃下一本书主角,只是赶不上过年了!照这速度也年后才能到了!那年后相见!

在这里先祝大家幸福安康!大吉大利!

拜托各位年后等我!”

严家栋大笑一声:“这又何妨!年后老夫等兄弟一聚!”

好了!过年番外结束!

蛋蛋谢谢大家支持,也祝大家新年快乐!

请大家一定继续支持蛋蛋!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喜欢你六年,真把我当舔狗了?

云汐,我喜欢了你六年,不止一次对你表白,但也是最后一次了。 陆晨心中对自己说。 六年的时间,陆晨收获了无尽的冷眼与嘲笑,却没能换来云汐的一片真心。 能够做到这种程度,陆晨自问无人能及。 他清醒了,也放弃了。 云汐看着离去的陆晨,内心毫无波澜。 可当看到出现在陆晨身边的女孩时,却已追悔莫及。 “那原本是专属于我的爱!”
已完结,累计81万字 | 最近更新:第396章 爱情的种子生根发芽

第1章 最后一次喜欢你

书名:
喜欢你六年,真把我当舔狗了?
作者:
南风晓意
本章字数:
2293

“云汐,我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不止一次,但也是最后一次了。”

陆晨今天穿的很正式,头发刻意打理过,手捧一束红玫瑰,秀气的脸上还挂着一抹自嘲的笑。

四周围观的人群,见到陆晨的那一刻,纷纷停下了脚步。

“又是他啊?今年第三次表白了吧,还真是越挫越勇啊。”

“刚刚他说什么,最后一次表白了?这是求而不得,准备放弃了?”

“你信他?他可是校花云汐的头号舔狗,听说从高中开始,追了六年,雷打不动,怎么可能放弃,说不定是欲擒故纵呢。”

“你别说,你还别说,有点道理,不过这小子明明挺帅的啊,要是追我这么多年,让我原地去世我都愿意!”

议论纷纷中,云汐缓缓转身。

目光中的三分不耐,三分讥笑被陆晨尽收眼底。

可就是没从其中看到任何情绪波动。

陆晨忽然又笑了。

是啊,他追了六年,从未得到过云汐的任何反馈和希望。

对云汐而言,自己只是一条可有可无的舔狗。

需要的时候召之即来,不需要的时候挥之即去。

就算某天不见了,她也不会有任何惋惜和不舍吧。

云汐盯着陆晨手中的玫瑰看了许久,最终,薄唇轻动:

“陆晨,花我收下了,以后不要这样了,我……”

“没事,以后我也不会这样了,花我帮你扔了,反正你拿着也会偷偷扔掉的,就不劳烦你了。”

陆晨抢先说道,接着三步并作两步,找了个路边的垃圾桶,将手中的玫瑰,一整束扔了进去。

还记得他第一次送云汐玫瑰,第二天有人告诉他,花被云汐扔掉了。

陆晨还以为云汐对玫瑰过敏,接着又送过桔梗、薰衣草、郁金香,但无一例外,全都被云汐反手送给了垃圾桶。

后来陆晨才明白,云汐不是对花过敏,而是对自己过敏。

“我不会再纠缠你了!”陆晨说道,转身离去。

“其实我们还可以做朋友……”

云汐抬起准备接花的手顿在半空,稍显尴尬,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今天的陆晨异常决绝。

今天的事情,以前也不是没发生过。

但往往没过几天,陆晨就会像失忆一般,重新回到她的身边。

对她嘘寒问暖,帮她带早餐,取快递,尽一切所能的取悦她。

这一次,也是这样的吧?

云汐只能在心中安慰自己。

六年的时间,陆晨早就离不开自己了,毕竟除了自己,谁还会接纳陆晨呢。

云汐想着,陆晨的背影已经越走越远。

很快,就消失在了宿舍楼中。

常市的秋天有点冷,中南大学的氛围却很暖,纵使风带光了树梢上的叶子,却仍旧感受不到多少寒意。

喧闹的人群里,云汐站在风中紧了紧身上的大衣,神情有恃无恐。

转身,就看到了被陆晨扔掉的玫瑰。

被风一吹,花瓣凋零,略显凄凉。

之前都是自己扔陆晨的花,这一次,陆晨主动扔掉了,有点好笑。

云汐并没有当一回事,先回去吧,说不定明天一早,陆晨就已经顶着寒风,为她送来了温暖的早餐。

……

陆晨回到宿舍的时候,只有室友韩韬在打游戏。

见到面无表情的陆晨,韩涛放下了耳机,忙不迭起身拍了拍陆晨的肩膀:

“又失败了?我看你好像被拒绝都有抗性了啊,上次还戴着痛苦面具,这回都知道把悲伤留在门外,把情绪藏在心中了,爸爸我甚是欣慰!”

陆晨撇了一眼韩韬,被气笑了:

“死一边去,你爹我再也不当舔狗了,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

眼前的韩涛,是他的兄弟兼儿子。

而像这样好大儿,他还有俩!

大学宿舍中互相称爹,似乎已经成了传统,对于这个称呼,往往是先起的那个人当爹。

有付出就有回报,用一顿早餐换三声爹听。

一来二去,都已经习惯了。

而韩韬听到陆晨的话,脸上是一万个不相信。

可看到陆晨那坚决的表情,又不像是假的。

犹豫再三,还是掏出了手机,点开了一个名为【有福同享,有难退群】的群聊。

韩韬:出大事了,你们谁有精神病院的联系方式?

崔志刚:?

向远:?

韩韬:陆晨这小子,说他再也不当云汐的舔狗了。

崔志刚:……

向远:……

韩韬:dabgkbf%*#

最后这一串乱码,并不是韩韬语无伦次,而是陆晨已经按着他的脸在键盘上摩擦了。

完事后,韩韬起身扔给陆晨一根烟,率先点上,吐出烟雾道:

“真决定了?”

“这事还能有假?”

陆晨夹着烟,放在手中把玩着,神情之中满是郑重。

“这是好事啊,你早该放弃了,云汐那种女人,你不能说她坏,可也好不到哪去,六年的时间,是条狗也被打动了吧,别说是个人。”

韩韬起身,拍了拍陆晨的肩膀。

身为兄弟,他没劝过陆晨放弃。

可也从来没支持过陆晨继续,任谁都能看出来云汐只是需要一个工具人。

她要是真想谈恋爱,追她的人都能从中南大学排到法国去,也不可能到现在没有一点消息传出。

只能说,陆晨这么多年的深情,都是无用功。

“出去搓一顿庆祝下吧,我请!”

韩韬说着,掏出了手机准备摇人。

陆晨没有拒绝,他也想喝酒。

人心都是肉长的,突然放弃一段长达六年的单相思,他不可能无动于衷。

但这也是他经过深思熟虑后的结果。

心累倒是其次,明知道没有结果的努力,才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两人抽着烟,出了宿舍门。

临了,韩韬还不忘贱兮兮的说道:

“你要是用这事骗你爹一顿饭,那咱们这父子关系就到此为止吧!”

“呵呵~”

陆晨回了声冷笑,并未多言。

狼来了的故事都听过,只是,他并不需要证明什么,时间会证明一切。

昏暗的天空下,陆晨向着天空吐出一个烟圈,透过烟圈的正中央,看到了一轮满月。

不知为何,决定不再继续之后,有一种脱困的感觉,格外轻松。

这也就意味着他再也不用早起去食堂买早餐,宿舍快递站两头跑,也不用热脸贴冷屁股守着微信,只等着那一句冷漠的“嗯,啊,哦……”

与崔志刚和向远集合后,四人随意找了个新开业的烧烤店。

只要消费,啤酒不限量。

一整晚,结结实实的给老板上了一课。

醉了酒的陆晨想明白了许多事情,从前的他就是一条彻头彻尾的舔狗,自诩深情,其实在别人眼中就是一个小丑。

打扑克没了他,就像失去了大小王。

而现在,他看开了,也必须放下了。

没了云汐,他会活的更好,更有人样,也会更加的轻松。

有时候,放过自己,才是最好的解脱。

直到打烊,老板收了钱之后,脸色难看的将醉醺醺的四人全都赶了出去。